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4章 軒轅世家來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4章 軒轅世家來人字體大小: A+
     

    誤會?

    豈止是誤會,她和二夫人之間,還有著血海深仇!

    凌若夕身上的冷冽氣息愈發濃郁,整個屋子,彷彿都被一股寒流給籠罩著,她眸光森冷,譏誚地揚起嘴角:「妹妹,明人不說暗話,你我之間還需要演戲嗎?這裡可沒有外人在,收起你這一套,我可不是憐香惜玉的人。」

    凌雨涵被她直白且尖銳的話語說得臉色驟變,眼底滑過一道冷怒的暗光,「姐姐,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妹妹我一再退讓,你卻屢屢羞辱我,你……」

    「羞辱?」凌若夕打斷了她的話,「真正的羞辱還沒到呢,你們母女倆可得好好活著,若是死得太早,豈不是很無趣嗎?你們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會慢慢地向你們討要回來。」

    話冰冷刺骨,帶著絲絲決然。

    凌雨涵沒有想到,凌若夕根本不是來看望病人的,她是來示威,是來宣戰!

    柔弱的臉蛋迅速漲紅,寬袖下的雙手黯然握緊,她死死咬住牙根,噴火的視線,狠狠扎在凌若夕的身上,彷彿要將她整個人刺成篩子。

    凌若夕毫無在乎她狠厲的目光,揮揮手,轉身離開了房間,剛跨出房門,便與前院的家丁撞了個正面,家丁橫衝直撞而來,她敏銳地側身避開,這才逃過被撞到地上的下場。

    「啊!疼。」家丁吃疼地撲入房內,腳踝被門檻絆了一下,整個人摔得四腳朝天,格外狼狽。

    「慌慌張張做什麼?到底什麼事?」凌雨涵深吸口氣,這才壓下因凌若夕而升起的嫉恨與怒火,但口氣比起往日的嬌柔、純良,多了幾分冷硬。

    家丁哆哆嗦嗦從地上站起,「二小姐,老爺讓您去前廳,說是二夫人的娘家人到訪。」

    「真的?」凌雨涵雙目一亮,挑釁地朝凌若夕看了一眼,娘親的娘家,可是堂堂第二世家,就憑她,斗得了嗎?

    「紅梅,你知不知道什麼叫狐假虎威?」凌若夕不屑地勾起嘴角,看了眼身後的婢女,嗓音恰巧能夠讓在場的人,聽得真切。

    紅梅忍住笑,哪裡會聽不出她是在指桑罵槐?卻極有眼色地搖頭,一臉的不解,「還請大小姐明示。」

    「諾,眼前不就有一幅活生生的嗎?」下顎微揚,她譏誚的目光如同刀子,刺入凌雨涵的心窩。

    「你!」凌雨涵氣得夠嗆,轉瞬,又壓下怒火,「姐姐回來不久,恐怕還未見過軒轅世家的人吧?要不,隨妹妹去見見?畢竟是一家人,提前見上一面,也省得日後鬧出什麼笑話。」

    這是在向她炫耀她娘家的家世?

    凌若夕正好也有去見見傳說中第二世家的想法,微微頷首,淡然地應下了她的邀約:「好啊。」

    兩人一前一後朝著前廳走去,一路上,姐妹倆沒說過半句話,圍繞在她們之間的氣氛,充滿了複雜的硝煙味。

    剛穿過迂迴的紅漆長廊,便聽到從前廳里傳出的,豪爽笑聲,凌若夕腳下的步伐微微一頓,眼底浮現了一絲凝重。

    高手!絕對的高手!

    明明聲音就在前方,她卻察覺不到對方的修為,渾身的寒毛一根根豎起,那是只有在遇到絕對強者時,才會出現的緊張與狂熱。

    凌雨涵先一步進入廳中,凌克清正坐在上首,與不請自來的中年男人談笑著,那人一席名貴錦衣,墨發高束,鬢髮微白,清雅的面容掛著如沐春風的淺笑,一雙炯炯有神的鷹眼偶有精芒閃過。

    分明人就坐在那裡,卻無法讓人探查到他的實力,渾身散發著一股溫文俊雅的氣息,好似一羸弱的書生。

    「舅舅!」凌雨涵蹭蹭地跑到中年男子身邊,親昵地喚道,臉上綻放著喜悅的燦爛微笑。

    「呀,雨涵,好久不見,有沒有想舅舅?」軒轅勇莞爾一笑,颳了刮她的鼻尖,但隨即,他的目光越過眼前的侄女,看向站在屋外正準備進來的凌若夕。

    嬌小單薄的身軀,沐浴在陽光下,膚若羊脂,眼若秋眸,一身凌厲氣勢,如同出鞘寶刀,鋒芒畢露。

    這就是傳說中心狠手辣的大小姐,凌若夕?

    軒轅勇眼眸微微一沉,龐大的玄氣威壓朝著凌若夕撲去,如同一座巨山,狠狠壓在她瘦弱的肩膀上。

    凌若夕身體一僵,體內平靜的玄力被這股威壓逼得瘋狂運轉起來,不停衝擊著她的肝臟,四肢似被固定住,無法動彈,無法掙扎。

    強!

    真正的強者!

    這個男人的實力比她所碰見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強悍。

    凌若夕用力握緊拳頭,指甲在掌心留下一排駭然的月牙印記,她咬著牙,倔強地挺直背脊,即便技不如人,但她的傲骨,不允許她向任何人折腰。

    軒轅勇心底驚疑一下,威壓再次加重,颶風平地升起,席捲著整個大廳,凌若夕如瀑的青絲被颳得在空中肆意飛揚,衣訣凜凜,緊繃的小臉肌肉不自然地抽動著。

    「唔!」一聲悶哼后,從肝臟騰升的血液,順著她的唇角滑落下來,臉色近乎慘白。

    紅梅急得都快哭了,但這股威壓卻精準地只衝著凌若夕而去,旁人根本察覺不到,即使她有心想要幫忙,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

    「不錯,倒是個好苗子。」威壓足足持續了近半柱香的時間,久到凌若夕甚至誤以為自己的三魂七魄通通離體,那股可怕的窒息感,才驀地散去。

    她雙腿一軟,險些跌坐在地上,卻又咬著牙,固執地傲然挺立著,雙腿隱隱發顫,渾身的筋脈有著不小程度的損傷。

    僅僅是威壓,就讓她連站立也這般艱難,這就是軒轅世家的家主擁有的實力嗎?

    「能夠得到家主大人的誇獎,是小女的榮幸。」凌克清眼底飛快閃過一絲不忍,但隨即,便淹沒在了那雙冷漠的眼眸中,他賠著笑,絲毫不在意屋外強撐著一口氣的大女兒。

    凌雨涵在心底得意地笑了,她不是很能耐嗎?如今,不也一樣只能在自己面前吃苦頭?

    還真以為藍階的實力就了不得了,哼,活該!

    「我什麼時候說過,榮幸這兩個字了?」一道冰冷、倔強的嗓音,從屋外傳來,如同一道驚雷,將廳內和睦的氣氛,頓時打破。

    軒轅勇眸光一冷,臉上如沐春風的笑頃刻間消失,「小女娃,剛過易折,倔強是好事,但盲目的自負,看不清自身的實力,可會出大事的。」

    他是在暗指凌若夕仗著實力驚人,太過狂妄。

    凌若夕壓住體內翻江倒海的抽痛,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漬,傲然道:「第一次見面就送上晚輩這麼大一份見面禮,這就是堂堂第二世家家主該有的風度嗎?」

    黑眸,銳利無畏,絲毫沒有面對強者的懼怕與崇敬。

    猶如一批孤狼,即便身受重傷,也要捍衛自己身為狼的尊嚴。

    那淡漠的身軀明明連站立已顯得這般艱難,卻又彷彿擁有著能夠撐起一片天的偉岸。

    凌克清眸光複雜,看著不遠處的大女兒,心底不知是喜還是憂。

    「放肆!」跟隨軒轅勇而來的護衛,從花園中竄出,一個個握著森白的刀刃,凶神惡煞瞪著凌若夕,將她包圍在中央。

    這些人,每一個都身負玄力,最低的也是青階巔峰。

    即使是護衛,也是一等高手嗎?凌若夕斂去眸中的驚愕,氣定神閑站在原地,看也沒看這幫人一眼,目光始終落在屋內清雅的中年男人身上。

    「好了,和一個晚輩計較,傳揚出去,豈不是讓人恥笑我軒轅世家仗勢欺人嗎?」軒轅勇莞爾一笑,隨意揮揮手,示意護衛散去,那不是大度,而是一種未曾將對手放在眼裡的狂妄!

    在擁有絕對實力的資本上,他有這個資格不將失敗者放在眼中。

    羞辱!這是**裸的羞辱!

    凌若夕咬碎了牙,才忍下想要出手的衝動,在沒有摸清敵人的實力前,貿然行動,只會讓她落於下風。

    「數日前,凌小姐曾與我的執事有過小小的矛盾,今日除了看望我那不成器的妹妹,我也想順道將此事解決。」雖然嘴裡說著不成器,但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對二夫人的寵溺與縱容。

    凌若夕微微擰起眉心,神色依舊淡漠如冰。

    「軒轅家主,那件事是我這大女兒的錯,你可別和她計較。」凌克清急忙替凌若夕求情,這位家主性格喜怒無常,又極其護短,一個不討好,說不定今日,她就得血濺此處了。

    「親家,你想得太多了,我豈是那般不明事理的人?」軒轅勇頓時失笑,搖搖頭,撫了撫略顯褶皺的衣袖,朝跟來的護衛使了個眼神:「把東西送上來。」

    兩名護衛扛著一個紅木箱子從府外走來,隨後砰地一聲放在凌若夕身旁,雖然箱子未曾打開,但根據塵土飛揚的跡象,裡面必定裝了什麼不輕的東西。

    「打開看看,也算是我送給你的見面禮。」軒轅勇笑得極為溫柔,但與之相反的,則是他眼底那片陰鷙、殘暴之色。

    凌若夕危險地眯起眼,艱難地彎下腰,強自壓下體內漫上的血腥,故作若無其事地將箱子上的鎖扣打開。

    「舅舅,你送給姐姐什麼禮物?這麼神秘?」凌雨涵好奇地問道。

    「呵,看下去你就知道了。」軒轅勇揉了揉她的腦袋,毫不掩飾對她的疼愛。

    箱子在打開的瞬間,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迎面撲來,距離較近的紅梅,臉色慘白地看著箱子里的東西,胃液開始翻騰,她哇地一聲,彎腰乾嘔。

    只見那箱子里,靜靜地放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被隔斷的脖頸上,汨汨鮮血還未乾涸,肌膚透著一股熱氣,死亡絕不會超過半個時辰!

    凌若夕瞳孔驀地一緊,她已然認出,這顆人頭的身份。

    不正是當日與她爭執的執事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