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章 證據對她不重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章 證據對她不重要字體大小: A+
     

    三人漸行漸近,紅梅的身影清晰地出現在二姨娘跟前,此時,她早已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放下茶壺時,隨手用衣袖將濺出的水滴擦乾,落落大方地坐下后,便把自己當作壁花,乖巧、柔弱地陪在凌克清身旁。

    「你還知道回來?」凌克清見到這個大女兒就來氣,怒聲低吼道,「把老夫人一個人留在宮中,出宮后,不立即回家,反而在外面閑逛到這個時辰,你難道是忘了,我交代過的話嗎?」

    他興師問罪的口氣,像極了一位嚴厲的父親正在教育不懂事的女兒,只可惜,凌若夕卻無動於衷,要關心女兒早就該關心了,又何需等到現在?

    「我只是在街上見到一個故人,紅梅,快來拜見相爺。」凌若夕輕描淡寫地就將話題轉開,對凌克清的怒火絲毫沒有放在心上,若不是血緣的關係,若不是還沒有查到大夫人的屍骨,她怎麼可能還留在這座府宅里,面對各式各樣心懷鬼胎的人呢?

    紅梅跨步上前,朝著凌克清行禮問安:「奴婢紅梅參見老爺。」

    「你是……」凌克清古怪地眯起雙眼,隱隱覺得眼前已進入中年的婦女有些眼熟,忽然,他愕然道:「你是紅梅?夫人身邊的貼身丫鬟?」

    「回相爺,正是紅梅。」紅梅不急不躁地點頭,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哼,你還敢回來?」二姨娘率先發難,手掌砰地拍在面前的石桌上,憤然起身:「六年前,你偷了大夫人的陪嫁首飾,如今居然還若無其事的站在這兒?老爺,不能放過這個小偷,一定要好好的懲罰她,讓她知道,犯了錯的代價!」

    這個紅梅,絕不能留!

    二姨娘眼底閃過決然的殺意,恨不得立即將紅梅就地正法。

    「我的人,什麼時候輪到旁人來處置了?」凌若夕一個箭步,將紅梅護在身後,迎上二姨娘陰鷙怨毒的視線,譏誚地笑了:「二姨娘,作為主子,即便紅梅犯了錯,也該由我來處罰才對,無需你多管閑事。」

    「姐姐,娘親她只是不希望你受騙。」凌雨涵嬌聲說道,白色的面紗下,絲絲委屈悄然爬上她的容顏,那扶柳之姿,那楚楚動人的神情,足以讓任何人心生憐惜。

    凌克清的臉色瞬間暗沉下去,他警告地瞪了二姨娘一眼:「多事。」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斥責她,二姨娘心裡怎麼可能好受?但她卻還要擠出笑,向凌克清賠罪,心裡嘔得快要吐血。

    「若夕,你也是,二夫人再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這是你面對長輩應該有的態度嗎?」凌克清同樣敲打著凌若夕,不願助長她太過張狂的個性,想要磨去她銳利的稜角。

    「我只尊敬值得我尊敬的人。」凌若夕淡漠的啟口,絲毫沒有給凌克清留半分顏面。

    「你!你是說她不值得你尊敬嗎?」凌克清氣得臉紅脖子粗,二姨娘受辱事小,他無法鎮壓住凌若夕,才是真正讓他動怒的原因。

    「我有指名道姓是誰嗎?別這麼快對號入座。」凌若夕眸光一沉,譏誚地扯了扯嘴角,以示自己的不屑。

    凌克清的面色黝黑如鍋底,放置在膝蓋上的拳頭更是握得咯咯作響,但他卻強忍著,不願再與凌若夕撕破臉,那日在北苑發生的事,他一刻也不曾忘記過,更不敢忘,凌若夕當時滿是殺意的眼神,每每只要回想起來,他就忍不住心底發顫。

    凌若夕可沒打算去猜想他在想什麼,眼波一轉,輕飄飄落在二姨娘的身上:「二姨娘,不知道你還認不認識紅梅?畢竟你們之間的關係非同尋常,想來肯定是不會遺忘的。」

    她特地咬重了非比尋常四個字,似提醒又似警告,更似洞悉一切的銳利與嘲弄。

    二姨娘狠狠擰起眉頭,臉色極差,卻又強忍著,「若夕的口才還真是一日比一日好啊。」

    「多謝誇獎。」凌若夕坦然地接收下了她的讚美,甚至好心情地朝她露齒一笑,那笑,似勝利者的示威,又像是煞氣圍繞的死神,看到獵物時才會出現的涼薄與狠絕。

    二姨娘被她看得渾身發冷,不安地吞咽了好幾口唾沫,她才勉強鎮定下來,乾巴巴動了動嘴角,那表情似笑,又似扭曲。

    凌克清微微眯起眼,視線不斷地在二姨娘和紅梅之間掃動,總覺得,自從這紅梅出現后,身旁嬌妻的情緒就一直不太平靜,難道,她們之間發生過什麼嗎?

    「娘親,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女兒幫你請大夫來看看吧。」凌雨涵擔憂地彎下腰,注視著二姨娘不太正常的神情,柔聲建議道。

    二姨娘微微搖了搖頭,「不,我只是被這日頭曬得有些發暈。」

    「我以為,二姨娘是與故友相見,太激動了呢。」凌若夕涼薄地諷刺道,眼底流轉著銳利如刀的寒芒。

    紅梅惡狠狠瞪著二姨娘,那模樣活像要把她千刀萬剮了似的,讓二姨娘沁出一身的冷汗。

    「你忽然回府,是想伺候在大小姐身邊嗎?」凌克清沒有理會二姨娘與凌若夕之間劍拔弩張的氛圍,他向來認為,後院女眷的事,不是男人該插手的。

    紅梅收回目光,紅唇輕輕蠕動幾下,還沒說話,就被凌若夕給截去了話頭:「其實,她是回來討一筆巨債的。」

    一場有關於人命、恩情的巨大債務。

    二姨娘幾乎在瞬間就聽出了凌若夕的言外之意,她心頭一緊,總覺得前所未有的不安,訕訕地動了動嘴角:「討債?討什麼債?」

    凌若夕怎會看不出她的反常?她冷冷一笑:「自然是血債,血債血還,天經地義。」

    言簡意賅的八個字,如同一記重鎚,狠狠地敲打在二姨娘的心窩上,讓她渾身的血液迅速倒流。

    她臉上偽裝的平靜幾乎快要支撐不住,心頭的駭然如同狂風暴雨般升起,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要不然怎麼會忽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紅梅仇恨地目光狠狠刺向二姨娘,彷彿要將她凌遲。

    凌克清莫名其妙地看著眼前硝煙味濃郁的兩人,「你們在打什麼啞謎?什麼血債?說清楚!」

    「這……」二姨娘眼眸一閃,勉強穩住心潮:「我也不知道若夕忽然間在說什麼啊。」

    裝,繼續裝!以為她找不到證據,就拿她沒有辦法了嗎?

    凌若夕濃郁的黑眸里閃過一絲寒光,涼薄的嘴角再度上揚了幾分,兩排茭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爍著璀璨的光暈,好似張開血盆大口的厲鬼,嚇得二姨娘險些魂飛魄散。

    「沒什麼,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倒是把二夫人嚇住了。」凌若夕輕描淡寫地解釋道,卻讓凌克清心底的疑惑加深,他又不是瞎子,怎會看不出她們兩人之間的暗潮?

    平日里,雖說偶有恩怨,但到底還是維持著表面上的平靜的,但如今,怎麼會……

    「還有事嗎?」凌若夕哪兒管他在想什麼,眉梢冷峭,淡漠地問道。

    「若夕一定是累壞了吧,老爺,讓她回去歇息,有什麼事明日再談。」二姨娘實在不願意繼續應對凌若夕,輕輕扯了扯凌克清的衣袖,朝他搖搖頭。

    「恩,那你就下去吧。」凌克清斂去眸中的複雜,隨意地揮了揮衣袖,示意凌若夕滾蛋。

    她頭也不回地轉過身,臉上的笑容在轉瞬的剎那被徹底冰封,只剩下濃烈的寒氣。

    紅梅幾乎是一走一回頭,那仇恨的目光,如影隨形地尾隨在二姨娘的身上,好似要將她整個人給刺穿,格外可怕。

    「娘親,那女人在撒謊。」凌小白嘀咕道,「寶寶能看出來,她絕對在同娘親撒謊。」

    「我知道。」二姨娘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脫過她的眼睛,連凌小白都能看出的事,她又怎麼會看不透呢?那女人,一見到紅梅整個人就徹底變了,更甚,在她簡單的試探中,丟盔棄甲,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她與六年前大夫人的死,脫離不了干係。

    「大小姐,您一定要為夫人報仇啊。」紅梅快步上前,頂著一雙通紅的眼睛,請求道。

    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便是當年沒有能夠揭開大夫人死亡的真相,讓罪魁禍首逍遙法外。

    「即使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因為這是她接手這具身體時,就已經許下的承諾。

    記憶中,那賢良淑德的夫人,是她的血脈親人,或許也是本尊心底唯一的一寸凈土,不論是誰,害了她,都必須要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是凌若夕的覺悟,哪怕付出一切,她也要為大夫人報仇!

    冰冷的眸子掀起嗜血的殺虐之氣,墨發在身後凌亂地飛揚著,好似一頭張牙舞爪的猛獸,正在叫囂著,想要出擊。

    回到北苑,紅梅被安排在距離主卧不遠的客房內,凌小白剛進屋就看見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黑狼,猛撲過去,「小黑!」

    黑狼被他一把握住,險些沒被嗆死,拚命瞪大雙眼,向凌小白表示著心頭的驚怒,一個勁地吱吱吱吱叫嚷著。

    凌若夕懶得去看這副主寵重逢的感人畫面,利落地轉身,將房門合上,她走到一株蔥綠的綠樹下,頭頂上,偶有綠葉從枝椏上飄落下來,沾染上她的肩頭。

    「今日的事,多謝了。」眸光緊緊叮囑牆角的山石堆,她不認為對方會聽不見。

    身負玄力之人,即便是百米外的動靜,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雲旭一席墨色長衫,胸口綉著銀白色條紋狀馬褂,腰間纏一條簡單質樸的緞帶,佩刀走出,身影挺拔如松,面容剛毅如石,「這是我的分內事。」

    「……不管怎麼樣,這個人情我記下了。」要不是雲旭的幫忙,今日,她必定會被皇帝抓住痛腳,「你是怎麼找到一百遍佛經的?」

    就算黑狼速度再快,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抄寫一百遍佛經,絕對是天方夜譚。

    雲旭滿臉神秘,搖搖頭:「身為少主的隱衛,這點小事不在話下。」

    他的口氣一如既往的自信、篤定,提到雲井辰,毫不掩飾內心的崇拜與憧憬。

    那是他從小的信仰,是雲族未來的族長,也是這個世間,最完美的男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