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章 她需要一個做白工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章 她需要一個做白工的女人字體大小: A+
     

    紅梅苦澀地笑了,她決然地抬起頭,第一次對上了那雙讓她打從心裡畏懼、害怕的眸子,鼓足勇氣道:「不論大小姐是否相信,奴婢在偷走首飾盒后,就已經後悔了,這些首飾雖然價值連城,但這些年,不過是奴婢用來睹物思人的物件,奴婢未曾替夫人申冤,已是大大的不忠,若是再變賣了夫人的遺物,那奴婢與白眼狼有什麼區別?怎麼對得起夫人多年的恩情?」一口氣說了太多話,紅梅略微有些氣喘,平復幾下后,她才接著道:「當年若不是夫人心善,將年幼的奴婢從惡霸手裡救出,帶在身邊做貼身丫鬟,奴婢斷然不會活到現在,或許早就被人糟蹋,賣入了窯子。」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即便是卑賤如她,也知曉這個道理。

    她只恨自己力量微弱,無法替大夫人查明真相,無法將真正的罪魁禍首繩之於法!

    六年來,紅梅閉上眼就會看見大夫人被吊在橫樑下的畫面,甚至好幾次夢見大夫人渾身是血,質問她為何不替自己申冤的畫面。

    她日日夜夜飽受著內心的折磨,慚愧、內疚、憤怒,種種情緒壓在她的心窩裡,讓她根本無法喘過氣來。

    人的眼睛和表情或許會說謊,但當情緒激烈到一個地步時,人身體所出現的本能反應,卻絕不可能作假,凌若夕相信,紅梅此時此刻表現出的情緒是真實的。

    她心底的殺意終是盡數退去,手腕一翻,將簪子重新收入袖中,挑眉問道:「所以你懷疑是二夫人?」

    「二夫人自從進府,處處與夫人做對,三番四次想要挑撥老爺和夫人之間的感情,並且在暗處散播謠言,企圖抹黑大小姐的名譽,當日第一個進入夫人卧房的人,也是她,這件事,除了她還能有誰能做得出?她那樣心如蛇蠍的女人,絕對做得出這種事的。」紅梅怒聲咆哮道,激動的拽住凌若夕的裙擺,猩紅的雙眼緊緊盯著她,希望她能相信自己所說的每一個字。

    「早就知道那女人不是什麼好傢夥。」凌小白不屑地輕哼一聲,毫不掩飾對二姨娘的不滿與敵意。

    凌若夕擰起眉頭,瞧著被紅梅拽在掌心,已經泛起褶皺的衣擺,猶豫一秒后,終是忍下了心底的不悅,沒有將衣擺抽出。

    「娘的死,就沒人懷疑嗎?」若事實當真如此,偌大的丞相府,竟無一人提出質疑?身為主人的凌克清,身為丞相母親的老夫人,就不曾懷疑過嗎?

    還是說,因為人已死,所以打算息事寧人,不再追究?

    紅梅苦笑一聲,神色黯然地垂下頭去,「懷疑?二夫人多年來在府內培植親信,又深得老爺寵愛,即使懷疑,又有誰敢和她做對?說出實情?」

    也對,大夫人死後,二夫人便是後院里身份地位最高的女人,即便奴才們心存懷疑,但為了自己的前途,為了不得罪她,也只能選擇漠視。

    這是人在危險時,最本能的做法,凌若夕可以理解,但是,她卻不相信凌克清會看不出一絲蛛絲馬跡。

    「事情我已經清楚,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凌若夕口鋒一轉,低聲問道,她原本是打算在得到想要的消息后,殺了紅梅的,但現在,她卻反而猶豫了,或許她應該考慮,給她留下一條生路。

    「奴婢這六年過得猶如行屍走肉,只請求大小姐賜奴婢一死,好讓奴婢下到九泉,向夫人賠罪。」紅梅昂著頭,猛地閉上眼睛,彷彿在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能夠死在大夫人的血脈手裡,對她來說,是最好的結局。

    現在的大小姐已經有能耐,有本事了,她絕對能夠調查出真相,替大夫人申冤,只是可惜,自己此生無法看到那一日的到來了。

    瞧著紅梅無懼生死,甚至求死的模樣,凌小白不禁動了惻隱之心,「娘親,她好可憐。」

    「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從今往後,你就做我的貼身婢女,隨我回丞相府。」凌若夕眼眸微微一閃,心裡已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她盯著紅梅,冷聲吩咐道。

    「啊?」紅梅被這一決定給嚇傻了,大小姐怎麼可能還願意留下她?她可是偷走了大夫人的遺物啊。

    「怎麼,你不願意?」凌若夕不悅地問道。

    紅梅立即喜極而泣,清淚簌簌地從眼眶裡滑出,「不,奴婢願意,奴婢願意!」

    凌若夕不知道如何安慰人,若不是看在紅梅還算忠心的份兒上,她甚至不會給她留下活命的機會,「出去換件乾淨的衣物,我不喜歡我的人成天哭哭啼啼,留在我身邊,飲食起居由你打理,若是做得不好,即便你是娘的隨嫁丫鬟,我也不會留一個無用之人。」

    紅梅並沒有因為她冷漠的言語而受傷,激動地朝凌若夕重重磕了幾個響頭,便捂著臉啜泣著退出房間。

    直到房門重新合上,凌若夕才放鬆下來,輕靠在椅子上,皺眉沉思。

    如她所料,大夫人的死,的確有疑點,若當時的情況當真如紅梅所說,二姨娘即便不是主謀,也是從犯!必定和此事脫離不了干係。

    「娘親,咱們真的要留下她嗎?她看上去好弱。」凌小白盤算著若是多留一人,他們母子倆的開銷得超出不少,而且,這紅梅又弱又無能,還老愛哭,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只會是累贅。

    他雖然只有五歲大,但在凌若夕從小潛移默化的教導中,早已有一個觀念根深蒂固,那便是強者身邊從不要弱小的存在!因為那隻會拖後腿。

    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多一個不用發銀子的丫鬟,不好嗎?不用給工錢,還能處理大大小小的瑣事,很方便。」

    凌小白仔細想了想,似乎留下這紅梅還是有幾分好處的,最重要的是,不用給工錢!

    「可是,她願意嗎?」他糯糯的問道,很懷疑這世上會有願意做白工的人存在。

    凌若夕眸光篤定,「她會願意的。」

    對於一個忠誠的人而言,還有什麼,比得上留在主子唯一後代身邊,更高興的事嗎?

    「對了,娘親,你們方才說的事,到底是什麼?寶寶沒聽明白。」見凌若夕打定主意,凌小白也不好再說什麼,反而詢問起了她們倆方才所提及的事。

    「你不用明白,這件事我會幹凈利落地解決掉。」新仇舊恨,二姨娘她絕不會放過!早在接手這具身體時,她就發過誓,必定會找回大夫人的屍體,並且將所有欺辱過本尊的人,通通踩在腳下,決不留情。

    紅梅換下粗俗的麻衣,跟在凌若夕身後,朝著丞相府而去,一路上,她的心情格外忐忑,威嚴的府宅已近在咫尺,她卻愈發的緊張起來,掌心甚至沁出了一層密汗。

    凌小白不停地打量著身後神色不安的紅梅,神色略帶失望,怎麼看這丫鬟都是弱不禁風,一點能力也沒有的人,留下她,對娘親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剛進府,便有家丁通知了後院的眾人,凌克清正同二姨娘、凌雨涵在院子里享受著溫馨的下午茶,聽聞家丁通報,他剛毅的面容頓時沉了下去,二姨娘微笑的嘴角也驀地一僵,眼底飛快閃過一道怨毒的光芒。

    「咦?姐姐怎麼會這麼晚才回家?」凌雨涵疑惑地呢喃一句,可落在凌克清耳中,卻與火上澆油沒什麼兩樣,這個女兒,越來越不像話了,竟在外面閑逛到快要用晚膳才肯歸家!

    察覺到丞相的怒意,二姨娘朝凌雨涵投去一個滿意的眼神。

    「去,叫大小姐過來。」凌克清朝家丁吩咐道,決定和凌若夕再談談。

    家丁盡責地將命令傳到凌若夕這邊,她眉梢一翹,原本打算前往北苑的腳步隨著轉了個彎兒,「既然他誠心誠意的請求,那我便過去一趟就是,紅梅,跟上。」

    她很期待,當二姨娘見到紅梅時,會是怎樣的表情。

    三人優哉游哉的前往後院,還未走近,便看見圍坐在石桌旁,氣氛僵硬的一家三口,常青樹下,三人皆是一身名貴錦緞,時不時有微風拂過,畫面美好得讓人不忍上前去打擾。

    「姐姐。」凌雨涵第一個發現站在不遠處幽靜小道上的凌若夕,驚喜地笑了一聲,朝她招招手,「爹爹等你好一陣了,快過來啊。」

    凌若夕眼眸微微閃了閃,濃郁的黑色將她眼底所有的情緒通通吞沒,她緩緩走上前,姿態悠然且大方。

    紅梅低垂著腦袋,不安地尾隨在後面,緊張得連雙腿也在發抖。

    「別抖,要做娘親的人,怎麼能怕這種小場面呢?」凌小白特意慢了幾步,湊到紅梅身旁,低聲提醒道。

    他可不想娘親身邊留有沒本事的人。

    紅梅渾身一抖,貝齒在下唇上留下一排泛白的印記,是,她不能夠給大小姐丟臉,絕對不能!堅定的決心下,絲絲勇氣在她的心尖迸發,她深吸口氣,抬起頭來,昂首挺胸地邁開步伐。

    二姨娘正坐在石凳上,提著茶壺為前來的凌若夕斟茶,當她的餘光瞥見某道熟悉的身影時,唇邊得意的笑容徹底僵住,手臂一顫,茶水竟從茶壺裡飛濺出幾滴。

    凌若夕將她的反常看在眼裡,嘴角劃開一抹譏誚的淺笑,看來,她的猜測是對的,若不是心裡有鬼,她又何必這麼害怕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