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5章 要她和鳳奕郯做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5章 要她和鳳奕郯做朋友字體大小: A+
     

    「沒事,我能理解。」凌若夕不是傻子,更不是熱血衝動的笨蛋,這樣的小刁難,她還未曾放在眼裡,更何況,太妃也不過是想要替兒子出氣,只要在她能夠容忍的範圍內,她不會與之計較。

    宮女似乎沒料到她會這麼好說話,神情明顯怔了一下。

    「難道娘親說錯了嗎?」凌小白率先開口,態度很是乖張,即使凌若夕可以不計較,但他卻不行,他的娘親又沒做錯什麼事,幹嘛要被安排在這裡罰站?憑什麼?

    凌小白的原則很簡單,幫親不幫理,天大地大娘親最大,誰敢欺負她,他就一口咬死對方,替娘親報仇!給她解恨!

    某人的維護,凌若夕怎麼可能感覺不到?心底湧入一股暖流,臉上的冷色不自覺淡化了幾分,一身駭然的氣勢,也在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走,進去了。」

    母子倆從宮女跟前擦身而過,沒看她一眼,抬腳踏上石階,一步步湊近大殿,剛到門外,就聽見從裡面傳出的談話聲,其中還夾雜著幾聲輕笑。

    但當他們兩人的身影出現時,原本歡快的氣氛明顯停止,太妃含笑的面容迅速陰沉下去,隨手捧起肘邊的茶盞,撥弄著茶蓋輕輕捋著杯子里的熱茶,沒有對凌若夕投以半個眼神。

    「快進來,參見太妃啊。」老夫人急忙打圓場,不希望因為凌若夕而導致太妃的不悅,丞相府雖然根基頗深,但比起皇室,仍舊是不值一提的。

    「拜見太妃,太妃萬福。」凌若夕微微屈膝,態度不卑不亢,絲毫沒有見到貴人該有的謙卑與惶恐,依舊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樣,好似一座千年難化的冰山,讓人難以接近,反倒是凌小白仗著自己得天獨厚的臉蛋,向太妃乖巧地笑著,顯然是想起了第一次見面,就得到贈禮的事兒,雖然他知道太妃對娘親略帶敵意的態度,但是呢,即使要翻臉,也得等到他拿到點好處吧?不然多虧啊。

    面對凌小白的熱臉,太妃總算是緩和的臉色,點點頭算是打招呼,態度比起頭次見面時,冷淡了不少。

    「太妃,今兒我們若夕是來向你賠禮道歉的,她還小,有時一時衝動犯下大錯,還望太妃大人有大量別和她計較。」老夫人樂呵呵地開口,輕描淡寫將過錯推到凌若夕頭上,且把來意說得一清二楚。

    凌若夕深邃的黑眸微微閃了閃,沒有吭聲。

    太妃抬起眼皮,施捨般地看了她一眼:「若夕,你真的知錯了嗎?」

    老夫人急忙朝她擠眉弄眼,示意她快點認錯,莫要把兩家人的關係再惡化下去。

    「這次多謝太妃替臣女向皇上求情。」凌若夕避重就輕,認錯?她何錯之有?與鳳奕郯交手,不過是自衛,若不是他先對小白出手,她也不會反擊,她絲毫不覺得在這件事上,自己有任何過錯,但太妃替她求情的這份恩情,她算是認下,不論對方出於何種理由,幫了就是幫了。

    聞言,太妃才長長呼出口氣,緩慢地從椅子上站起身,「罷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本宮已從皇上那兒了解到,錯並非全在你一人身上。」

    這是給台階讓凌若夕下呢,但凌若夕還沒傻到相信太妃會打從心裡這麼認為,不過是場面話。

    「此事到此為止,雖說本宮與你無法成為一家人,但本宮更不願與你做敵人,你的娘親可是本宮昔日的至交好友,你也算是本宮的侄女,不論之前你和奕郯有什麼恩怨,本宮希望往後不要再提,你明白本宮的意思嗎?」太妃深深凝視著下方的凌若夕,一字一字緩聲說道。

    這個女子背後擁有著神秘的勢力,提點提點就好,她還不願與之撕破臉皮。

    「明白。」凌若夕微微頷首,「只要王爺能夠就此揭過此事,我凌若夕也不會主動提起,更不會隨意騷擾王爺的安寧。」

    太妃眼眸一沉,哪裡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她這話的意思分明是,若鳳奕郯主動刁難她,她仍不會留情。

    心底泛起淡淡的薄怒,自從皇上登基,她被尊太妃以來,還從未被人如此頂撞過,但偏偏又礙於凌若夕背後的勢力,不敢貿貿然同她翻臉,華衣下因怒氣微微起伏的胸口,好半天才平靜下去,太妃慈善一笑:「這樣就好,你和奕郯雖然沒有緣分做夫妻,但依著本宮看啊,你們或許能夠成為朋友,俗話說不打不相識嘛。」

    朋友?

    凌若夕在心頭不屑地冷笑,恐怕那三王爺如今見到她,不哇哇叫著衝上前來殺了她已是萬幸,做朋友這種事,絕不可能。

    見太妃鬆口,老夫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了落回了原位,趕緊在一旁賠笑道:「這是自然,若夕福薄沒能成為三王妃,但這倆孩子歲數相近,興許哪一日還真成為知己良朋了呢?」

    有老夫人刻意的討好,太妃的心情也逐漸明媚起來,大殿內,氣氛慢慢恢復了溫馨。

    寒暄幾句后,有太監前來稟報,皇帝剛下朝,如今正在御書房,打算接見凌若夕。

    「既然皇上有請,本宮也就不再留你了,老夫人,許久不見,在這兒陪本宮下下棋,怎麼樣?」太妃眼眸一轉,看向一旁正打算起身的老婦,微笑著提議道,只是那笑,卻不達眼底。

    老夫人一時間有些躊躇,她擔憂地看了凌若夕一眼,害怕自己不在身邊,她會在皇帝面前亂說話,若是哪句話說錯,得罪了皇上,牽連甚廣。

    「你怕什麼?若夕一身本事,難道還能在宮裡出事嗎?這樣,林默默。」

    一名老嬤嬤從殿外快步走了進來,「奴婢在。」

    「你陪若夕去一趟御書房,可千萬別把人給弄丟了,不然,本宮拿你是問!」鏗鏘有力的命令,阻斷了老夫人所有的退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留下來,放凌若夕一人前去面見北寧帝,只是這顆心啊,卻忽上忽下的,實在很難平靜。

    凌若夕牽著兒子,剛想離去,誰料,凌小白如同一隻泥鰍咻地從她身旁竄過,一溜煙蹭到了太妃跟前,「漂亮夫人,寶寶要走了。」

    他糯糯的嗓音帶著孩子般單純的撒嬌與任性,可愛到爆的表情,瞬間擊中太妃心底最柔軟的部位。

    「去吧去吧,將來咱們有的是機會碰面,來人啊,取本宮的長命鎖來,送給小少爺,這麼懂事的孩子,本宮甚是喜歡。」太妃毫不掩飾對凌小白的喜愛,接過婢女遞來的純金打造的長命鎖,親自替他系在脖子上,揉了揉他的腦袋瓜子:「路上小心。」

    「恩。」凌小白眉開眼笑地點了點頭,他就知道,沒人能拒絕自己的,在太妃不舍的目光下尾隨在凌若夕身後走出大殿,暖和的陽光從頭頂上灑落下來,他懶洋洋伸了個懶腰,趁著沒人注意,急忙將鎖捧起,用兩顆虎牙狠狠咬了一下。

    「真的是金子做的。」大眼放著狼光,那模樣,好似恨不得將這鎖一口吞進肚子里。

    躲在他衣袖裡的黑狼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對凌小白少見多怪的德性很是無語,不就是金子嗎?要不要這麼激動?若是將來他去了雲族,見到族裡的奇珍異寶,可不得激動到睡不著覺嗎?

    此時的它絕不會知道,後來的某一日,當凌若夕這頭餓狼造訪雲族后,整個雲族被洗劫一空,所有的銀子通通進了他的肚子,此乃后話。

    凌若夕跟著林默默緩慢朝著御書房走去,精緻絕倫的花園隨處可見,山石成林,林蔭如海,一片聲色盎然的景象,綠池湖畔的垂柳,枝椏細小,正隨著微風左右搖曳著。

    「娘親,皇帝長什麼樣?」凌小白將長命鎖小心翼翼塞入懷裡,拍了拍,確認安全后,才昂起頭來,好奇地問道,他自幼出生在邊陲小鎮,那兒見過什麼皇帝?不過,能夠住在這麼奢華的皇宮裡,他一定很有錢才對。

    要是娘親能嫁給皇帝,等到將來他升天了,這些財產會不會都是娘親的?凌小白輕輕磨蹭著下巴,胡思亂想著,要知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給自己找一個有著用不完的金錢的爹爹,最好短命一點,這樣才能早點見閻王,然後讓他和娘親攜款私逃,過二人世界。

    「和普通人一個樣,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凌若夕言簡意賅地闡述道,說實話,北寧帝的相貌比起英俊冷冽的鳳奕郯,絕算不上出眾,只能稱之為清秀,但勝在那一身渾然天成的貴氣,讓人下意識忽略掉他的模樣。

    「他是不是很有錢?」凌小白再度問道,眼底浮動著不安分的光芒。

    引路的林默默腳下一滑,險些沒被他這句話給驚到跌倒,這孩子是怎麼回事?即使是三歲小兒也該知道,坐擁整片天下的皇上,是人上人,天下至尊,怎麼可能是窮光蛋?

    凌若夕冷冷地瞪著他,薄唇輕輕蠕動幾下,傳音入密:「你最好絕了心裡那些不該有的想法。」

    娘親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

    凌小白驚愕地張開嘴,特佩服地望著自己的親娘,「娘親,你可真厲害,居然能猜到寶寶的心思。」

    廢話!她養了五年的兒子,她難道還不了解嗎?每每牽扯到銀子這件事,他就會正經過,絕對會進入抽風狀態。

    雖然猜不到具體是何事,但必將同皇帝,哦不,是和皇帝手裡握有的金銀珠寶脫離不了干係。

    接收到娘親警告的眼神,凌小白幽怨地垂下頭,一個勁扯著掌心滑落下的袖口,娘親幹嘛這麼瞪著他?他又沒做錯什麼事。

    「凌小姐,御書房到了。」交談中,他們已抵達御書房外的小花園,鋪滿琉璃瓦片的房檐下,一條千轉百回的長廊空無一人,長得茂盛的盆栽放在門口的台階兩側,兩排近衛軍正虎虎生風地把守各自的崗位,比起後宮的歡聲笑語,這裡明顯多了幾分威嚴、霸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