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2章 老夫人出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2章 老夫人出招字體大小: A+
     

    佛堂,老夫人正安靜地跪在蒲團上,手中握著一串檀木佛珠,在晶瑩剔透的白玉觀音像前,虔誠地吟誦著心經,整個佛堂透著一股寧靜、祥和的氣氛,檀香裊裊,朦朧的白霧瀰漫在空氣中,直到日上三竿,她才睜開眼,將佛珠戴入手腕,從蒲團上緩慢地站了起來。

    估摸著老夫人禮佛的時間也該結束,她身邊伺候的嬤嬤輕輕敲響房門,走進屋準備伺候她用膳。

    「最近大小姐還安分嗎?」老夫人微微合上眼瞼,任由嬤嬤攙扶著在佛堂外室的大廳內坐下,輕聲問道,布滿皺紋的臉蛋,帶著老人常有的慈愛,提起凌若夕時,也不如旁人那般忌憚、敬畏,似在關心晚輩的老人。

    嬤嬤盡忠職守地稟報道:「前幾日大小姐得罪了軒轅世家后,又與老爺發生爭執,據說事情鬧得還挺大,連二姨娘也牽扯其中,不過這兩天,倒是在北苑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還算安分。」

    老夫人微微頷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淺笑:「若夕倒是聽話了,誒,這丫頭,大概還記得六年前的事,不然怎會與他爹如此生分?」

    這豈止是生分,分明是要變成仇敵的節奏啊,但這話嬤嬤也只能放在心裡,哪兒敢說出口呢?

    「去請大小姐來,總歸是一家人,父女倆哪有隔夜仇?」老夫人琢磨著豁出這張老臉,給他們父女牽線搭橋。

    嬤嬤撫了撫身,慢吞吞朝著北苑走去,只是心裡略顯不安,這大小姐可是連老爺的面子也不給的,會聽話的來見老夫人嗎?

    她倒是想太多,老夫人雖說太過熱情讓凌若夕有些彆扭,有些提防,但丞相府最大boss的召見,於情於理她也不會漠視。

    「娘親,寶寶好累。」凌小白有氣無力地走在凌若夕的身旁,時不時打著哈欠,唇紅齒白的臉蛋上,掛著偌大的黑眼圈,看上去格外憔悴,他昨天可是加倍完成了訓練任務,現在渾身沒哪處不酸的,原本還想睡個懶覺,卻被娘親從被窩裡抓了起來,見什麼老夫人,小手揉了揉眼睛,眼角有生理鹽水的晶瑩水光微微閃爍。

    凌若夕眸光輕輕閃了閃,利落地蹲下身,把眼皮正在打架的兒子一把扛在肩頭。

    「啊。」凌小白先是一驚,隨後特得意地笑了,自動找了個舒坦的姿勢,合眼繼續睡去,天大地大,補眠最大。

    嬤嬤嘴角一抽,看著前方姿勢怪異的母子,傷風敗俗!哪有女兒家會把小孩扛在肩上的?這大小姐怎麼就把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帶到府里了呢?

    迎著陽光慢吞吞走入老夫人所住的宅院,幾株梨花樹在院子里開得正艷,片片雪白似錦的花瓣,隨著微風在空中打著旋兒,緩慢落下,團團錦簇的花圃,奼紫嫣紅,紫藤架上纏繞著一圈圈蔥綠的藤蔓,院落閑適且美麗,如夢如幻,別緻清雅。

    凌若夕剛踩上台階,便注意到坐在廳里垂目飲茶的老夫人,多日未見,她的精氣神一如既往的抖擻,紅光滿面。

    「若夕,你可來了。」老夫人面上一喜,急忙放下茶盞朝她招招手,「哎喲,快過來讓老身瞧瞧,這段時日在府里一切還習慣嗎?」

    凌若夕眉心一跳,她可不認為府里府外發生的大事,老夫人會一無所知,她突然讓自己前來,必定是有事,比耐心,她從來不缺,當年她為了狙殺一名毒梟,可以在別墅外蹲守一夜,她的耐力,可想而知。

    將凌小白從肩頭放下,她輕輕揚起一抹淺淡的笑容,「還好,住得很滿意。」

    「……」這話,有沒有一點太理所當然了?老夫人也就隨口一問,倒是被她坦然、鎮定的姿態弄得怔了怔,「恩,住得習慣就好,我啊,就擔心你不習慣。」

    她迅速斂去面上的怔忡,慈眉善目地笑了。

    「寶寶昨天沒睡好嗎?怎麼看上去沒什麼精神?」她的目光落在上下眼皮正在打架的凌小白身上,低聲問道,眼底泛著淡淡的擔憂與關切。

    凌若夕在後用手指戳了戳凌小白的後背,示意他說話。

    小傢伙頭頂上的呆毛猛地一顫,霍地抬起腦袋,極力打起精神朝老夫人咧開嘴,笑得分外乖巧,「奶奶,寶寶昨天在院子里練基本功,所以才會沒有精神,奶奶不會責怪寶寶吧?」

    他每天的訓練在丞相府根本不是什麼秘密,老夫人輕易的就接受了他的理由,莞爾一笑,「當然不會,小白這麼懂事,奶奶喜歡還來不及呢,用過午膳了嗎?我吩咐廚房做了幾樣小菜,將就在這裡陪我這個老人用一點吧。」

    凌小白眼眸一亮,驀地回頭期盼的看著凌若夕,有白食,不吃白不吃。

    凌若夕同樣是這樣的想法,抱著凌小白在老夫人下首的椅子上隨意坐下,月牙白的衣訣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墨發飛揚,動作帶著說不出的灑落與利落,毫無女兒家該有的矜持,與那眉宇間的冷冽英氣交相呼應,別有一番風情。

    老夫人看在眼中,心裡滿意得不得了,這才是丞相府嫡出大小姐該有的風範與氣度嘛。

    「皇上日前赦免你的重罪,老身想著,找個時間帶著你進宮謝恩,你看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去。」老夫人柔聲說道,與其說是命令,更像是在徵詢凌若夕的意見,她的態度不像是掌管整個後院的老人,溫柔得讓凌若夕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事反無常必有妖,老夫人詭異的態度,故意的示好,凌若夕怎麼可能感覺不到?她從不認為一個人會無緣無故對旁人好,記憶中,雖說昔日本尊在這位老人面前也還算是得她的眼緣,但卻絕沒有現在的親近與熱情。

    心裡的戒備不減反增,但她的臉上卻一絲不露,面無表情的對上老夫人含笑的容顏,「好。」

    「恩,這才對嘛,這次的事皇上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皇上聖明,你可不能恃寵而驕,驕傲自滿。」她這是在影射前些日子凌若夕與軒轅世家動手的事,提醒她莫要四處興風作浪。

    衣袖下的手指微微緊了緊,凌若夕也不說話,只是安靜地坐著,等待她說出今日這一行的重點,總不能只是為了事隔多日後,才來敲打她吧?

    「哎,你也別怪老身提醒你,畢竟啊,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身知道你這六年來刻苦修鍊,身手已是年輕人中的佼佼者,但在這天子腳下多的是高手,萬一哪天……」老夫人循循善誘地給凌若夕灌輸著大道理,她眼觀鼻鼻觀心,自動屏蔽,如果只是單純的關心與念叨,她尚且不會如此,但她能夠感覺到,這些聽似和善的話語里,帶著幾分斥責與責備,更多的,是不希望她在京城丟了丞相府的臉,讓丞相府名譽掃地。

    凌小白聽得昏昏欲睡,小小的身體靠在椅子中,腦袋朝下點著,隨時有睡過去的可能。

    老夫人如何看不出他們母子二人的不在意?口風微微一轉,「聽說,你前幾天與你爹發生了爭執?」

    凌若夕眉頭一蹙,深沉如海的黑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緒,猶若一泓死水,波瀾不驚。

    「你也別怪他,他畢竟是一家之主,即使心裡偏袒你,但面子上的事還是要做的。」老夫人替丞相說著好話,天知道,那日當她聽聞北苑所發生的鬧劇后,有多后怕,她算是看明白了,這凌若夕對丞相府根本就沒有一點感情,若是放任她如此下去,保不定哪日,會將整個府邸拖累,又或許與她的兒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哦。」凌若夕木然應了一聲,情緒始終平平。

    她不冷不熱的反應讓老夫人頓時語結,準備了滿肚子的話語,此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在丞相府,她何時拿自己的熱臉去貼過旁人的冷屁股?

    氣氛在瞬間變得尷尬起來,凌小白憨憨地打了個哈欠,愣是對這廳內的情況視若無睹,小腦袋歪向一旁,已是陷入了夢鄉。

    老夫人訕訕地將話題轉開,沒有再提起這件事,但廳內的氣氛卻始終回不到最初的溫馨,帶著一股詭異的壓抑。

    草草用過午膳,凌小白吃著別人的食物也不心疼,離開時,肚子圓鼓鼓的,彷彿袍子里塞了個圓球,他舒服的嚶嚀一聲,睜開眼,樂呵呵地朝老夫人要了不少糕點,某人可沒有拿人手短的羞恥感,能白拿的東西不拿,那叫傻瓜!

    「明日你便隨我進宮吧。」老夫人吩咐下來,希望能儘快進宮謝恩。

    凌若夕沉默地應下,心底卻惡趣味的想著,她出現在北寧帝面前,會不會直接把這位皇帝給氣死。

    「娘親,皇宮就是咱們上次去的地方對不對?有很多的金子和值錢的東西!」凌小白雙眼放著狼光,想到上次在太妃那兒見到的金銀財寶,哈喇子險些從嘴角溢出來。

    如果他每天都能在皇宮裡醒來,看著璀璨的金山,絕對會讓他心情愉快的。

    「娘親,要不咱們去把皇宮裡的東西偷偷拿走吧。」他開始打起了皇宮的主意,誰讓那兒是金銀窟呢,對於一個小財迷而已,那就是他夢想中的桃花源。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等你拿走後,這輩子別想清靜,隨時準備被人緝拿。」

    「沒關係,有了銀子寶寶可以雇很多高手貼身保護,不怕他們追殺。」凌小白斬釘截鐵地說道,開始思考,這件事的成功率,娘親說過謀定而後動,他得想出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法,再行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