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章 究竟是誰更無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章 究竟是誰更無恥?字體大小: A+
     

    兒子?

    眾人紛紛將視線落在一旁翹著二郎腿,一副二大爺姿態坐在長凳上的小奶包身上。

    「好,就算鄙人一時不查得罪了小姐,但你也不該因此出手啊!」執事咬著牙,狠聲說道,在他看來,身為軒轅世家的人,整個京師他們便該橫著走,可這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小丫頭片子,竟敢和他們做對,必須得要付出代價才行。

    「人,我已經傷了,你想如何?」凌若夕沉聲問道,軒轅世家?即便是天王老子,膽敢當著她的面,妄想對她兒子不利,也必須要做好橫屍的準備。

    她太過坦然的態度,讓這名執事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心頭的怒火蹭蹭地焚燒著,但想到凌若夕藍階中期的實力,他又不禁又有些忌憚。

    「大人,和她說這麼多做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會怕了她嗎?」一名綠階巔峰的華衣少年得意洋洋地說道,雖然凌若夕勢力強勁,但在他看來,他們人多勢眾,根本沒有必要懼怕她,若是在這兒丟了第二世界的臉面,他們回去后,必將受到重罰。

    執事眼底隱過一絲精芒,似乎在考慮圍攻凌若夕,將場子找回來。

    「娘親,他們一定是想著要仗勢欺人。」凌小白的嗓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讓眾人全部聽見,頓時,無數雙含著鄙夷與不可置信的眼睛,紛紛落在軒轅世家的人身上。

    身為如今赫赫有名的世家,若是當真圍毆一個女子,即便得勝,恐怕也將威名大損。

    「這位小公子,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們可不會做出這種事。」執事咬碎了牙,才吞下心頭的惱怒,硬生生擠出一抹笑,沖凌小白解釋道,其實這話,不過是說過在場的人聽的。

    「真的嗎?」凌小白將信將疑,「你們剛才想要欺負我們,現在被娘親打傷,一定心裡不情願,對不對?所以就想圍毆小爺的娘親,然後報仇!」

    執事心頭一驚,顯然沒有料到自己心裡的算盤會被一個五歲大的娃娃給看穿,臉上的笑瞬間僵住,面部的肌肉微微抖動幾下,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只能尷尬地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無措。

    「小白,不可胡說八道,」凌若夕斂去眸中的笑意,故意沉下臉來,呵斥道。

    凌小白委屈地癟癟嘴,卻依舊滿臉戒備地瞪著眼前的一大幫人。

    「堂堂第二世家,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你別無賴人家,萬一傳揚出去,有損軒轅世家的威名。」凌若夕說得斬釘截鐵,彷彿一心一意為軒轅世家著想。

    執事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若是他再動手,豈不是坐實了這不要臉的名聲嗎?

    「呵呵,小姐果然快人快語。」乾巴巴地笑了兩聲,他也不找什麼魔獸了,灰溜溜帶著手下,揚長而去,那背影怎麼看,似乎都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凌小白與凌若夕這一唱一和的,倒是真虎走了敵人,人一撤走,眾人提到嗓子眼的心,這才算徹底放了下去,誰也不想好好的一頓午膳,被人給破壞掉。

    凌若夕與軒轅世家在酒樓發生衝突的消息,第一時間傳遍整個皇城,連久居深宮的北寧帝也得到探子打聽來的消息,當他聽聞鬧事的,又是凌若夕時,氣得險些再次暈厥。

    「這女人,就不能待在家裡,安分守己嗎?」他氣惱地一巴掌重重拍在案几上,對凌若夕的印象早已低到了塵埃中,「先是與皇室做對,如今又與軒轅世家交惡,她到底在搞什麼?」

    其實這事,凌若夕自己也冤枉,明明是軒轅世家的人,不知為何察覺到了魔獸的氣息,想要強行將其奪走,順帶的,對凌小白動了殺心,她才會反擊,但輿論卻暗指她公然挑釁,漠視軒轅世家的威名,朝她身上潑著髒水。

    也有不少人在暗地裡等著看好戲,甚至恨不得軒轅世家立即與她開戰,譬如三王爺鳳奕郯,譬如丞相府二姨娘。

    回到院子,凌若夕身上泛著冷冽的氣息,毫不留情地將小黑從凌小白的懷裡扯了出來,揪住它短小的尾巴,把它整個懸空提起。

    「說吧,你到底怎麼得罪他們了?」坐在椅子上,她眸光森冷看著手裡的小東西,沉聲質問道。

    若不是因為它,她又怎會和軒轅世家的人交惡?

    黑狼不停地扭動著身體,嘴裡不停吱吱地叫著,它怎麼可能得罪第二世家?分明是那些人想要抓它,從它身上吸取玄力!它才是最無辜的,有木有?

    「別給我裝死。」凌若夕屈指重重彈在黑狼的腦袋上,「前因後果通通說出來,不然,別怪我翻臉無情。」

    凌小白不忍地盯著被她折磨的寵物,那可是他的財產啊,他只希望娘親能稍微小力一點,要是弄傷了,他上哪兒去找這麼乖巧的小夥伴?

    黑狼叫得愈發大聲,擾得凌若夕頭疼,隨手一拋,它的身體成一條優美的拋物線,直直被拍在牆壁上,吧唧一聲,四肢微微抽搐幾下,順著冰涼的牆壁滑落下來,躺在地上成挺屍狀。

    凌若夕口中冷哼一聲,銳利的目光穿過窗戶,看向雲旭的藏身之地。

    「出來吧,你應該有不少是需要向我解釋。」

    雲旭沉著一張臉,飛身躍入房中,朝地上動也不動的黑狼投去一抹憐憫的眼神,爾後,才道:「黑狼是我雲族的聖獸,實力驚人,體內玄力龐大,常年跟隨在少主身邊,甚少入世,此次應當是被軒轅世家的人察覺,想要抓捕它回去,吸取它的玄力,提升修為。」

    他言簡意賅的一番話,卻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解釋得一清二楚。

    聞言,凌若夕面色一冷,「哼,旁門邪道。」

    在她眼中,實力這種東西,若不是靠著自身的努力得到的,根本無用!

    雲旭十分贊同她的看法,只是為她現下的處境隱隱擔憂,在得罪了皇室后,現在又得罪了第二世家,對她而言不亞於腹背受敵,稍有不慎,絕對會身首異處的。

    如今,皇室中人有多想抓住她,將她斬首,以泄心頭之恨,他很清楚,少主又被族裡的事牽絆住手腳,若皇室與第二世家聯手,恐怕她當真會凶多吉少。

    「最近不要離開丞相府,最好連這個院子也別踏出去半步,我倒要看看,他們敢不敢公然上門問罪。」凌若夕沉聲說道,對於軒轅世家的多做所謂很是不屑,黑狼是她兒子的所有物,即便是不要了,扔了,也輪不到旁人來撿。

    「娘親,小黑會不會有危險?」凌小白擔憂地問道。

    凌若夕啪地一掌拍在他的腦門上,「有危險的,不僅是他。」

    她真正擔心的,反而是小白的安危。

    似是知道她心裡的擔憂,雲旭當即道:「請放心,即便拼了這條命,我也會護小少爺平安。」

    「說到底這件事原本就是因為你們雲族的東西所起,保護小白,也是理所當然。」凌若夕毫無羞恥感的說道,聽得雲旭嘴角直抽,分明是小少爺與少主做了交易,將黑狼贏去,如今,反而成了他們的過錯了。

    「你對我的結論,有不同的想法,恩?」凌若夕將他古怪的臉色看在眼底,沉聲問道。

    雲旭急忙搖頭,他可不敢和她理論什麼,這位可是少主看重的女人啊,即便是錯的,他也要當作對的。

    就在二人討論此事時,院子外,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凌若夕耳廓微微一動,朝雲旭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即竄出房間,再次隱匿在暗中。

    凌小白一把將在地上挺屍的黑狼塞到懷裡,唯恐來人發現了它。

    凌若夕扯了扯衣襟,這才打開門走了出去,站在台階上,看著率領十多名侍衛,浩浩蕩蕩前來的丞相,小臉頓時冷若寒霜。

    看來,興師問罪的人來了。

    「凌若夕!」凌克清怒吼道,即使隔著幾米的距離,也能夠清晰的聽見他的咆哮聲。

    凌小白一溜煙躲藏在凌若夕身後,被這聲驚天的聲音震得耳膜發麻。

    凌若夕一身冷冽,傲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你到底要胡鬧到什麼時候?」凌克清一馬當先走在最前方,已長出皺紋的容顏,此刻溢滿了滔天的怒火,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女兒竟膽子大到與第二世家叫板,還公然打傷他們的門徒。

    「我胡鬧什麼?」凌若夕微微蹙眉,忍不住反問道。

    「你還敢頂罪?你是不是真的以為你現在身手高強了,就能為所欲為?那可是第二世家!你!你!」凌克清氣得身體不住打顫,若是可以,他真恨不得一把掐死她,省得她繼續禍害自己。

    好不容易皇上才下旨,將她釋放,如今,她又去挑釁京師里最不能得罪的勢力,方才他得到消息時,險些暈厥過去,她是向天借了膽嗎?

    「不問前因後果,便把所有的過錯推到我身上,這就是一國丞相該有的公證嗎?」凌若夕冷聲質問道,語調平平,神色漠然,彷彿她面對著的,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這種事還需要問嗎?一定是你太張狂,才會得罪貴人,不行,你馬上和我一起去軒轅府賠禮認錯。」說著,他直接走到凌若夕跟前,想要拽著她離去,卻被凌若夕機警地避開了他的觸碰,手臂突兀地滯留在空中。

    凌克清一見她的反應,更是氣得雙眼裡的怒火直直噴出,「你還敢反抗?」

    「我沒錯,為何要認?」凌若夕反駁道,「只要錯不在我,任憑誰也不能叫我低頭。」

    話鏗鏘有力,帶著一股固執、決然。

    凌克清臉色鐵青,手臂顫抖地指著她,「好樣的,你當真是好樣的!你是不是要把我們通通害死,你才肯滿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