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章 軒轅世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章 軒轅世家字體大小: A+
     

    「你能想通就好了。」凌雨涵一臉的欣慰,輕輕在椅子后,替二姨娘錘著肩膀,口中不忘勸道:「如今她已成為王爺眼裡的一根刺,等到王爺安然無恙,必然是不會放過她的,又何需我們親自動手呢?」

    二姨娘越想越覺得是這個道理,老懷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還是你有眼界,對了,最近可有去拜訪你舅舅?」

    「前幾日去過,那會兒王爺劇毒纏身,我想著舅舅神通廣大,說不定能替王爺解毒,就去見了一面。」凌雨涵柔聲說道,她的舅舅,同時也是二姨娘同父異母的親弟弟軒轅勇,北寧國第二世家,以狩獵魔獸聞名的頂級豪門世家第十九代家主,當年,若非二姨娘是軒轅家族的人,也不會讓凌克清將她迎娶進門,甚至不顧髮妻的意願。

    兩家聯姻后,軒轅世家成為了丞相府的後盾,丞相多年來在朝堂呼風喚雨,背後沒少有軒轅世家的撐腰,所以,即便是此次凌若夕犯下滔天大罪,皇帝也未曾真的牽連丞相府。

    在這片大陸上,豪門世家百年來,一直凌駕於皇權之上,看似附庸皇室,實則手中享有的特權,比起皇室子弟,還要多,身份也更尊貴。

    「沒事多和你舅舅走動走動,若是你想嫁入三王府,將來你舅舅也是一個倚仗,懂嗎?」二姨娘苦口婆心地勸道。

    「是,我記下了。」凌雨涵柔柔地點了點頭,一時間,房內一片溫馨,再不負方才的硝煙。

    凌若夕自從回到丞相府,便沒離開過宅院半步,始終留在屋子裡獨自修行,這次被捕,她清楚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弱者!即使面對的是數十士兵又如何?若她的實力能再強勁一些,便足以殺出重圍,不至於淪為階下囚。

    想要變強,強大到任何人不能再撼動她的地位,任何人不能再傷害到她所在乎的一切,這個念頭前所未有的堅定。

    凌小白趴在門外,從門縫裡悄悄窺視著裡面的動靜,看著又一次進入修鍊狀態的娘親,他幽幽嘆了口氣:「哎,娘親什麼都好,就是太刻苦,太拚命了。」

    說著,他還無奈地搖搖腦袋,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看得黑狼嘴角直抽。

    「小黑,你覺不覺得院子里很無聊?要不,跟小爺出去轉轉?小爺來到京城這麼久,還沒出去好好轉上一番呢。」凌小白咕嚕嚕轉著眼珠子,眼底儘是狡黠的光芒。

    他一個人若是出去了,萬一被發現,回來鐵定要遭殃,但若是到時候把責任推到小黑身上,有它墊背,說不定就能逃過一劫。

    他心裡的算盤打得叮噹響,只可惜,身為雲族的聖獸,黑狼吃過的鹽,比他吃過的米飯還多,又怎麼可能上當?當即揮出爪子,一爪拍在他的腦門上,吱吱吱吱地不停叫著。

    「小黑!你也跟著娘親學壞了。」凌小白疼得嗷嗷直叫,變戲法似的從懷裡掏出一塊鏡子,左顧右盼,仔細研究著,是否有被損傷到他這張帥得人神共憤的小臉。

    若是留下疤痕,將來還怎麼賣萌,怎麼賺錢?怎麼坑蒙拐騙?

    他可是要靠臉吃飯的。

    黑狼不屑地瞪了他一眼,又不是女孩子,這麼在乎容貌做什麼?男人的功勛與驕傲,應該是一身的傷疤。

    「你在外面嘀嘀咕咕什麼?」凌若夕老早就發現了趴在屋外的兒子,平復下運轉的玄力,起身打開房門,正趴在門檻上的凌小白猝不及防整個人跌了進去,摔得四腳朝天。

    黑狼在他跌倒的時候,便跳到了一旁,它可不想一起摔下去,多丟聖獸的臉啊。

    「怎麼,今天想起給娘親行大禮了?」凌若夕挑眉輕笑道,腳尖輕輕捅了捅凌小白的腰,笑得有些合不攏嘴,這兒子,一天不耍寶,他就忍不住是不是?

    「嘿嘿嘿,娘親。」凌小白撓著腦袋,舔著笑從地上爬了起來,「寶寶只是見你在努力修鍊,不好意思打擾你嘛。」

    「你也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凌若夕口中輕哼一聲,「說吧,又有什麼事想要求我?」

    若不是有所求,他哪兒會變成這副德性?

    知子莫如母,這凌小白眼珠轉一轉,凌若夕就能猜到他心裡在想什麼。

    多半是這兩天被自己勒令留在院子里,覺得無趣,盤算著想要出去玩兒了。

    「娘親,你懂的,寶寶這兩天一直有在努力鍛煉,但是,你說過必須得要勞逸結合,寶寶申請,出去轉轉。」凌小白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希望凌若夕能放他一天假,讓他出去透透風,再這麼關下去,他都快關成傻子了。

    「你難道不知道前兩天惹出多大的事?現在出去,就不怕被人追殺?」話雖如此,但她的臉上可絲毫看不出任何的懼怕,不過是嚇嚇凌小白。

    但到底是她親自教導的兒子,凌小白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被嚇到?他昂著頭,挺著胸口,斬釘截鐵地說道:「寶寶才不怕!有壞蛋,來一個寶寶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打到他們屁滾尿流。」

    「啪。」凌若夕抬手就是一個爆栗,狠狠地敲在他的腦門上,「誰讓你學得這麼暴力的?」

    躲在一旁看戲的黑狼,忍不住在心底腹誹道,這還真是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兒子,做娘的如此暴力,兒子又能斯文到哪兒去?

    「你剛才是不是在心裡嘀咕什麼了?」凌若夕凌厲的眼刀,狠狠刺向一旁作壁上觀的黑狼,它頓時一怔,慌忙搖頭。

    「沒有就好。」凌若夕啪啪地扭動著手指,指骨發出一聲聲清脆的碎響,嚇得黑狼渾身的鬃毛紛紛豎起,一秒鐘從倉鼠變成了刺蝟。

    凌小白頂著一戳呆毛,可憐巴巴地扯著凌若夕的衣袖,希望能夠說服她答應下來。

    「很想出去?」凌若夕幽幽嘆了口氣,似是妥協了一般。

    「恩。」他重重點頭,不是很想,是非常想,想當初在落日城,他哪天不是四處亂跑的?也就回到京師,娘親老管束著他,不讓他胡亂閑逛。

    凌小白骨子裡似乎就安分不下來,若是把他當作金絲雀,大概他能死在金籠子里。

    「好,依你,不過醜話說在前面,出去的一切開銷……」

    「各負各的。」凌小白趕緊接嘴,他用腦袋發誓,娘親絕對是想趁火打劫,他必須要把這種事,抹殺在搖籃中,絕不能讓娘親抓住機會就剝削自己,不然,即使他擁有一座金山,也抗不住娘親這麼消耗啊。

    凌若夕哪兒會不明白他心裡那點算盤?頓時哭笑不得地搖搖頭,「算了,還說將來要養娘親,看你這副財迷的德性,我啊,不指望你了。」

    她面露一絲惆悵,轉過身,準備更衣,陪凌小白出去散散心。

    看著她落寞?失望?的背影,凌小白的臉色逐漸黯淡下去,他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娘親!」身後忽然間響起一道響亮的呼喚,凌若夕嘴角一彎,知道這小魚上鉤了,不過轉過身來時,神色依舊顯得黯然,彷彿受到了打擊一般,看得黑狼心底暗暗佩服,什麼叫演技?這才是演技!

    「娘親,寶寶知錯了,寶寶的銀子就是娘親的銀子,寶寶不該這麼小氣,娘親待會兒想要買什麼,告訴寶寶,寶寶送給你。」凌小白拍著自己的胸口,特豪氣地說道,雖然他很愛財,但是,比起娘親來,銀子算得了什麼?

    「算了吧,你會心疼的。」凌若夕先是一驚,爾後,再度拒絕了他的提議。

    「不會的,這世上沒有什麼比娘親更重要了。」凌小白信誓旦旦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凌若夕眼底狡詐的笑意,更不知道,他又一次被自個兒的親娘給糊弄了。

    直到兩人一獸不緊不慢離開院落,凌小白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答應了怎樣慘絕人寰的霸王條件,悔啊,悔得腸子都快要青了,可偏偏,話是他自己說出去的,根本不可能收回,只能在心底默默地為自己即將空掉的錢囊默哀。

    瞧著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凌若夕在心裡竊笑不已,大概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像個五歲大的孩子,會失望,會埋怨,會調皮。

    拒絕了家丁準備的馬車,順著府外的幽靜石路,朝著集市走去,暖暖的陽光從頭頂上灑下,彷彿為他們母子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中,一高一矮的身影,溫馨得如同一幅精美的畫卷。

    雲旭躲藏在暗中,失神地凝視著他們倆的背影,若是少主在,可不是一家三口團聚了嗎?

    此時,雲族內。

    「唔!」正坐在雕欄玉砌的殿宇正廳中的雲井辰,忽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方才好像有什麼人在念叨他。

    「少主,靈根丸消失在族裡,此事事關重大,請少主定奪。」下方一名鬢髮微白的屬下朗聲開口,筆挺站立的身影,從正在議論的人群中走出,直直看向坐在椅子上,似乎正在走神的紅衣男子,眼底劃過一絲不悅。

    雲井辰慵懶地斜靠在椅子中央,對來自下方複雜不一的目光視而不見,渾身好似沒有骨頭般,姿態放浪且隨性,看得幾位位高權重的長老連連搖頭。

    雲族多年來,何時有過此等放浪形骸的繼承人?比起向來中規中矩,懂事聽話的二少爺,這位少主,可謂是離經叛道,在如此重要的場合毫無儀態可言,且公然走神,他真的當得起少主的重任嗎?

    「本尊很想知道,靈根丸是在本尊離開族裡的時間被人盜走,諸位都是族裡德高望重的前輩,靈藥失蹤,爾等不去尋找,卻等著本尊回來解決,這是何道理?難道少了本尊,你們通通不會辦事了嗎?」雲井辰懶懶地打了個哈欠,話,柔軟至極,臉上甚至掛著一抹邪魅妖嬈的淺笑。

    但卻讓原本吵吵鬧鬧的諸多高手,下意識閉了嘴,眼觀鼻鼻觀心,一個個乖巧得不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