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5章 宅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5章 宅斗字體大小: A+
     

    「凌小姐,少主他若是想要奪走小少爺,早在你身陷天牢時,已經得手,又何需等到現在?」雲旭憤憤不平地開口,黝黑的肌膚漲紅一片,心底對凌若夕的不領情感到惱火,即使她不願讓自己留下來保護,也斷不該曲解少主的一番心意。

    這女人的心,根本就是鐵做的。

    凌若夕一身寒霜,她承認,他的話有幾分道理,但除卻這個理由,還有別的解釋,說得通嗎?

    似是看出她的不信,雲旭當即冷笑道:「少主為了讓你安然離開天牢,不惜讓我帶著族裡的靈藥,救下三王爺,以此作為交換,這才讓北寧帝下旨,釋放你出來,而我,為了送葯險些遭到王府的圍追堵截,剛擺脫,便被少主派到丞相府,貼身保護你的安危,到了現在,你竟還在懷疑少主,凌小姐,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

    雲旭跟隨在雲井辰身邊多年,從未見過他對任何一個女子如此上心,自然不希望他被人誤解。

    凌若夕微微一怔,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出,那日,他來到天牢,曾說過,必定會保她平安,原來指的是這個,難怪皇帝變臉會變得如此之快。

    冷硬的心房,似是被什麼東西擊中,有一瞬的顫動,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你要告訴我,他做的一切是因為什麼嗎?」凌若夕冷聲問道。

    雲旭張了張嘴,想要告訴她,雲井辰的心意,卻又害怕戳穿這層紙后,一切就都變了,話在舌尖饒了一圈,最後終是被他給咽下。

    「時機到了,你就知道了,總而言之,少主對你並沒有一分惡意。」

    凌若夕不屑地勾起嘴角,深色的衣訣,在晚風中輕輕搖曳著,發出撲撲地碎響。

    「好,我姑且信你一次,但你最好掩蓋住所有的氣息,莫要讓我察覺到,我不喜歡身邊隨時有人監視,明白?」許是對雲井辰在暗地裡的所作所為動容,凌若夕終是沒有將雲旭攆走,只讓他掩蓋住所有的氣息,不要騷擾她的平靜生活。

    雲旭心頭一喜,急忙點頭,「是!」

    無聲無息離開暗處,凌小白仍在院子里蹲著馬步,月光下,一滴滴豆大的冷汗,從他的臉蛋上滑落下來,飛濺到衣襟中,他難受地擠眉弄眼,即使身上衣衫盡濕,但下盤卻穩如泰山。

    凌若夕暗暗點了點頭,對他的進步很是欣慰,沒有打擾兒子鍛煉,她輕身飛入房中,盤膝坐在床榻上,繼續吸取著天地間的玄力,穩定根基。

    第二日,大清早的,院子外就傳來了凌亂地談話聲,還有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凌小白蜷縮著身體,用被褥蓋住自己的腦袋,昨夜的訓練后,他是累得四肢發軟,即便聽到屋外的動靜,此時也沒有一絲力氣前去看一看。

    凌若夕從入定中醒來,睜開眼,眼裡毫無半分迷離,清明如月,敏銳的耳力,聽到外面傳來的熟悉人聲,她的眉峰忍不住微微蹙緊,拍了拍褶皺的衣衫,替小白掖了掖被角,這才走出房門。

    二姨娘與三姨娘正領著不少下人,走入院子,見到凌若夕已經起身,兩人笑得花枝招展。

    「這麼早就醒了?還以為你會多睡會兒呢。」三姨娘咯咯地笑著,與凌若夕寒暄道,彷彿她仍舊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而不是一個得罪了皇室,隨時有可能惹上是非的麻煩人物。

    「妹妹你這話就說得不對,誰不知道若夕剛從天牢出來,這牢籠里的生活啊,晝夜不分的,環境又骯髒,哪兒睡得著啊,恐怕是習慣了裡面的日子,忽然間回來,倒是不習慣了。」二姨娘一邊笑著,一邊諷刺道,她早已和凌若夕撕破了臉,自然不可能再在她的面前扮演什麼慈母。

    凌若夕雙手環抱在胸前,慵懶地靠在一旁的大門上,饒有興味地聽著這兩個女人一唱一和數落著自己,也不吭聲,彷彿她們諷刺的人,不是她本人一般,全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她的漠然,讓兩位姨娘頓時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錯覺,立馬住了嘴、

    「不繼續嗎?我正好睡得不太清醒,多聽些雞鳴,或許能早點從睡夢中醒來。」凌若夕冷笑道,言簡意賅的一句話,卻讓兩個姨娘臉色驟然大變。

    沒想到她會當著這麼多下人的面,公然羞辱她們。

    「你!」三姨娘到底年輕,不比二姨娘忍得,手指直指凌若夕的鼻尖,怒從心起。

    「我說的不對嗎?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理由,能促使兩位大清早跑來?不是為了喚我起床嗎?」凌若夕涼薄地笑出聲來,對待這種送上門找虐的主,她絕不會留情,有些人,即使你給臉,她也不會要。

    「哼,我們是看你剛回府,本想著來問問你需不需要添置些東西,沒想到,你竟狗眼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三姨娘怒極反笑,口中哼哼兩句,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兒去,被一個晚輩指桑罵槐地辱罵了一番,她這面子根本下不來。

    二姨娘急忙在一旁附和:「是啊,我們畢竟是你的長輩,你若是缺什麼,只管提,府里少不了你的。」

    「好啊,我這兒缺少幾樣裝飾的花瓶,還缺些首飾,被褥也缺一副新的,還有……」凌若夕口鋒一轉,好似完全忘了方才是誰撥了她們倆人的面子,一個勁地說著自己所需要更換、添購的傢具,那模樣,坦然到讓兩位姨娘面色紛紛扭曲起來。

    這輩子,她們還從未見識過如此無恥的人,她的氣結呢?她的傲骨呢?

    「你這是想要把屋裡屋外的東西,通通更換一番嗎?」二姨娘終是忍不住,尖聲問道,倘若真的按照她的想法全部更換掉,必將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凌若夕眼底閃過一絲不屑,這就忍不住了?這兩人打著關心她的名義,想要來挑釁她,羞辱她,難道她還要留什麼情面不成?

    「不是你們問我需要什麼嗎?我只是實話實說。」她故作無辜地聳聳肩,但眼底卻閃爍著戲謔的笑意。

    二姨娘氣得渾身發抖,「此事我做不了主,你還是稟報老爺吧。」

    「既然做不了主,那你們來做什麼?小黑,送客。」凌若夕早已察覺到黑狼的蘇醒,冷聲命令道。

    眾人只看見一道黑影凌空飛來,還沒來得及反應,二姨娘已被提著衣襟,拋出了院子,整個人從半空中落下,摔得人仰馬翻。

    「哎呦,我的腰!」哀嚎聲從院子外傳來,那痛苦至極的慘叫,讓眾人紛紛打了個機靈。

    凌若夕緩慢地從門上直起身體,居高臨下看著一臉驚滯的眾人,冷聲道:「你們是自己走,還是想要我送你們一程?」

    三姨娘連滾帶爬頭一個狂奔而去,她可不想成為第二個二姨娘,兩位身份尊貴的夫人一走,剩下的下人,自然一鬨而散。

    凌若夕冷眼瞧著他們跌跌撞撞離去的身影,不屑地冷哼一聲:「白痴。」

    黑狼邀功似的昂首挺胸從院子外進來,小小的身軀沐浴在陽光下,看上去煞是可愛,很難想象,方才它竟在眨眼間將二姨娘丟出去。

    「幹得不錯。」凌若夕揪住它的脖頸,揉了揉它身上的鬃毛,誇獎道。

    黑狼對自己寵物的待遇很是不滿,它是聖獸!不是寵物!

    本想極力掙扎一番,但回想到這女人殘暴的手段,這個念頭只是在它的腦海中閃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躲藏在暗中的雲旭無力地抬起手,遮蓋住自己的面頰,他很不願意承認,那隻在凌若夕手裡乖巧的倉鼠,是雲族眾人視作神明般的聖獸!

    此事傳揚出去,雲族第一世家的顏面還要不要了?

    二姨娘被凌若夕教訓了一番這件事,在短短半個時辰內,傳遍整個丞相府,她多年來在府內作威作福,仗著大夫人香消玉殞,以女主人自居,沒少懲處下人,此次落難,不知多少人在暗地裡拍手叫絕。

    「該死!我的臉今天都丟盡了。」回到自己的宅院,二姨娘氣得將屋內的昂貴擺設通通揮落在地上,砸得粉碎,口中不停怒罵著凌若夕,精緻妝容下的臉蛋,一片猙獰。

    凌雨涵站在屋外,聽著裡面噼里啪啦的動靜,沒蹭上去觸她的霉頭,更不想自己去撞炮口,而是讓下人去廚房準備去火的綠豆湯,準備等二姨娘發泄完后,盛進去。

    發泄了好大一通脾氣后,二姨娘氣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身上香汗淋漓。

    「娘親,你這又是跟誰較勁呢?」凌雨涵手捧熱騰騰的綠豆湯,邁著蓮花小步,走入房間,「氣壞了身體,女兒可是要心疼的。」

    「哼,除了凌若夕那個jian人,還能有誰?真不知道老爺和老夫人究竟在想什麼,竟替她求情。」二姨娘咬著牙,狠聲說道,提到凌若夕,心裡的火氣,便蹭蹭地朝上冒著,竄著,只恨不得親手掐死她。

    凌雨涵幽幽嘆了口氣,繞到她身後,親手替她錘著肩膀,「娘,何必為了一個不值得人,和自己過不去?爹他也許有自己的想法,你難道沒看出來,這凌若夕回來了也有一兩天,爹他根本就不聞不問,顯然是放棄她了。」

    除卻第一天回來時,這對父女不歡而散,凌克清再未主動提及過凌若夕,彷彿府內根本沒有這個大小姐。

    「我知道,只是,她到底是嫡出的血脈,一日不將她攆走,我這心裡一日不是個滋味。」二姨娘長長呼出一口氣,不甘地說道,若不是佔據了嫡出大小姐的位置,她怎麼可能受到老夫人的疼愛?犯下這麼多罪責,還能讓相爺相救,這一切,不正是因為,她是正房所出的女兒嗎?

    凌雨涵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眼底飛快閃過一絲陰鷙的暗光,嫡出,這兩個字打小就是她最不願聽到的,佔據了大小姐的身份,奪走了屬於她的光芒,即使她再如何出色,也永遠只是庶出的二小姐。

    這樣的事實,讓她嫉妒得快要抓狂。

    「不過,你說得也有道理,這凌若夕就算有老夫人的疼愛又如何?老爺對她已經失去了耐心,她現在又得罪了皇室,即便不用我出手,她的好日子,也不多了。」二姨娘冷靜下來后,終於想到了這一點,她根本無需針對凌若夕,即使沒有她,那jian人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兒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