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章 有恃無恐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7章 有恃無恐的女人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平靜地靠在牆角,對上某人幾乎快要噴火的視線,心裡有些緊張,但更多的卻是無畏。

    這個時代還沒有dna技術,僅憑著相似的容貌就想認兒子,可能嗎?

    「等你出來,本尊要與小白滴血認親!」雲井辰一字一字狠聲說道,原本以為這番話會讓她慌亂,但看著眼前這張平靜的容顏,他心裡卻泛起了困惑,她為何還能如此鎮定?

    「好,沒問題,但在這之前,我要小白平安,他若掉了一根頭髮,我會親手殺了你。」眼底驀然升起的殺意,濃郁得讓人毛骨悚然,她是認真的,雲井辰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惡狠狠瞪了她幾眼,立馬轉身離去,他怕再留下來,他會認不出親手掐死這個女人。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凌若夕才長長呼出一口氣,滴血認親?嘴角彎起一抹古怪的微笑,這種方法有太多可以讓她作弊的機會了,到時候只要血不能相融,他就絕不可能再糾纏在他們母子身邊。

    雲井辰帶著一身的冷怒離開天牢,剛回到皇城,他便注意到雲旭留下的暗號,當即改變路線,朝著南面的深山飛了過去。

    「少主。」雲旭風塵僕僕地從族裡趕來,剛毅的容顏帶著淡淡的疲憊,見雲井辰出現,跪在地上恭敬地請安。

    「不是讓你和雲玲留在族裡,注意二少爺的動靜嗎?為何會擅自離開雲族?」雲井辰危險地眯起眼,沉聲問道,晚風中,他身上火紅的衣訣被吹得獵獵作響,墨發張狂地翻飛著。

    雲旭當即道:「少主,二少爺近日來與幾位長老暗中有所往來,屬下懇請少主儘快啟程回去,不然,若是讓二少爺拉攏了幾位長老,對少主的地位必將有所影響啊。」

    雲族二少爺雲井寒,雲族族長二房所生的庶齣子嗣,也是雲井辰的同父異母的親弟弟,但因為其庶出的身份,且修為、手段弱於雲井辰,以至於無法成為雲族繼承人,但這些年,他始終不曾誠服過,在暗地裡想要打壓雲井辰的勢力,將其取而代之。

    「本尊在京師還有要事要辦,你且回去,等到事情辦完后,本尊自會回到族裡。」雲井辰並沒有當即啟程,如今凌若夕仍舊被困天牢,一日確定不了她的安全,他怎能私自離去?

    「可是……」雲旭還想再勸,畢竟,少主不在雲族,這可是給雲井寒動手的機會啊。

    「不必再說,我意已決。」雲井辰決然的態度,讓雲旭只能妥協。

    「是。」他不甘心地看了雲井辰幾眼,最後終是滿臉失望地離去。

    「雲井寒,本尊的親弟弟啊……」雲井辰孤身站在深山叢林之中,借著朦朧的月色遙望著雲族的方向,略顯惆悵的呢喃,從他的嘴裡吐出。

    三日的時間轉瞬即逝,鳳奕郯的病情並沒有得到緩解,每日從三王府里都會傳出他慘絕人寰的哀嚎聲,不少百姓對這座府邸選擇繞道而行,那慘叫聲,光是聽聽就讓人心底發涼。

    「三天了,你們還沒有找到醫治三王爺的方法嗎?」皇帝氣急敗壞地坐在御書房內的龍椅上,看著下方面如死灰的太醫,心頭的怒火蹭蹭地燃燒著。

    「皇上,找不到魔獸的品種,微臣等真的無能為力啊。」太醫們這幾日甚至連眼也不敢閉上,他們甚至拜訪了軒轅世家的人,希望能夠找出毒藥的來源究竟是何種魔獸,但始終一無所獲,這讓他們根本無從下手,又要怎麼煉製出解藥呢?

    「飯桶!廢物!」皇帝氣得隨手抓起龍案上的奏摺,狠狠地朝下方扔去。

    一想到王府內被毒藥折磨的親弟弟,他的心就猶如刀割,疼得快要窒息。

    「擺架,朕要去天牢。」

    「皇上萬萬不可!」太監總管被這突如其來的命令嚇了一跳,急忙匍匐,希望能讓皇帝打消去見凌若夕的想法,「皇上乃千金之體,萬一有所損傷……」

    「如此之外,你們還有別的辦法嗎?凌若夕的同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蹤影,萬一處斬時,他們沒有出現,你們要朕眼睜睜看著皇弟他痛苦到死嗎?」皇帝怒聲質問道,如今,他只希望能夠從凌若夕的嘴裡套出有關毒藥的消息,救鳳奕郯一命。

    眾人見勸說無望,只能選擇妥協,上百名青階實力組成的護衛隊,一路上護送著皇帝前往天牢,兩名藍階修為的武將高坐在駿馬上,在前方開路,皇帝臉色難看地坐在龍攆中,不停用手指揉著眉心。

    凌若夕,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立馬宰了這個目無王法的女人,但偏偏,他弟弟的命就握在對方的手心裡,這才讓他兩難啊。

    「奴才拜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留守在天牢外山腳邊的侍衛,向著龍攆屈膝行禮。

    「都起吧。」皇帝微微抬手,步下龍攆,看著眼前伸手不見五指的通道,眉頭不自覺皺起,「你們都在外候著。」

    「可是……」士兵們有些不太放心,畢竟,這裡面關押的,可都是心狠手辣的罪犯啊,萬一皇上要是發生意外,他們的小命可都得丟掉了。

    皇帝頭也沒回地罷罷手,「無礙,朕不會有事。」

    凌若夕正躺在稻草堆上,奇怪地想著今兒怎麼沒人來給她上刑,忽然,牢門外傳來沉穩的腳步聲,她驀地睜開眼,整個人彈地而起,如同野獸般戒備的目光,直勾勾盯著牢籠外的漆黑通道,眸光銳利森冷。

    金燦燦的身影由遠及近,用金線綉成的九爪金龍清晰地布滿了整個衣袍,整個皇城能夠穿戴金色衣衫的人,必然是皇室中人,而九爪金龍,則是帝王身份的象徵,來人的身份已不言而喻。

    凌若夕眼眸微微閃了閃,依舊躺在地上,紋絲不動,絲毫沒有見到帝王該有的尊敬與謙卑。

    「你就是凌若夕?」皇帝站在牢籠外,隔著黑色的鐵柱冷冷地看著裡面的女人,她就是傳說中的京師第一美人?與想象中的模樣截然相反,眼前這個血跡斑斑、落魄潦倒的人,哪裡看得出一分美麗?他甚至很難想象,就是這個女人,打傷了玄力高強的鳳奕郯。

    「是。」凌若夕淡漠地頷首。

    「見到朕,你居然不行禮嗎?」皇帝怒聲斥責道,心底對她更是多了幾分殺心,只覺得這個女人分外目中無人。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無畏無懼地凝視著這個手握生殺大權的男人,「都快死到臨頭了,難道我向你服軟,你會饒我一命嗎?」

    打從第一眼見到皇帝,她就能感覺到,這個人想要殺了自己的心有多堅定。

    皇帝明顯一怔,大概從沒有碰見過這般大膽的女子,竟敢公然挑釁他的威嚴,「天子腳下公然殺人,暗中派人暗傷當朝王爺,凌若夕,你覺得朕會放過你嗎?」

    當然不會,凌若夕聳聳肩,卻絲毫沒有死到臨頭的恐懼與慌亂,平靜得讓人心底發毛。

    「你不怕死?」皇帝冷下臉來,沉聲質問道。

    「是人都怕死。」凌若夕說的是天大的實話,她怎麼可能不怕死?但怕這種情緒對她來說,是無用的,與其擔心受怕,還不如坦然面對。

    皇帝眼底飛快隱過一絲激賞,若不是眼前這個女人犯下了重罪,他還真的會欣賞對方,尤其是這份心性。

    「告訴朕,三王爺體內的毒究竟要如何醫治?只要你說出來,朕會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屍!」皇帝自認這樣的條件已經是法外開恩,只可惜,凌若夕並不領情。

    人都已經快要死了,是否留下全屍有意義嗎?

    「皇上,我不知道。」

    「你死到臨頭,還不肯服軟嗎?」皇帝勃然大怒,瞪著她的視線似要噴火,「你再如此冥頑不靈,朕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哦。」凌若夕應了一聲,好似根本不在意他的怒火與暴漲的殺意,她的確有恃無恐,鳳奕郯的傷勢,比她預期的還要嚴重,不然,皇帝也不會親自前來天牢,逼問她解藥的消息,由此可見,在鳳奕郯的性命沒有得到保障前,她似乎並不需要替自己的小命擔憂,即使上了刑場,大概這皇帝也不會要了她的命。

    想通了這一點,凌若夕自然放下了心,沒有將皇帝的威脅放在眼中。

    「你!你真的以為朕不敢殺了你嗎?」皇帝氣得渾身發抖,若不是顧忌著鳳奕郯的命,他恨不得親手殺了她,以泄心頭之恨。

    登基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品嘗到挫敗的滋味,可偏偏,他暫時又拿這個女人毫無辦法。

    「我可沒有這麼說,皇上,想要三王爺活下來,您答應赦免我,或許我會考慮交給你解藥。」

    「做夢,朕根本無需與你交易。」皇帝冷笑道,一個階下囚竟敢和他談條件?她眼裡還有他這個皇帝嗎?

    凌若夕也知道想要他立即點頭幾乎是不可能的,眉梢輕輕一挑,也不強求,雖然她手裡沒有解藥,但他並不知道這一點,只要他在乎鳳奕郯的命,她手裡就握有足夠的砝碼和對方談判。

    看著她優哉游哉的模樣,皇帝氣得臉紅脖子粗,磨牙聲在這靜謐的牢房內,顯得格外刺耳。

    「皇上,您可以回去慢慢考慮,是我的小命重要,還是三王爺的命更重要,在行刑前,你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慢慢掂量。」凌若夕火上澆油,一番話,說得皇帝險些氣到吐血。

    聽聽,這是一個階下囚應該說的話嗎?囂張、狂妄,甚至是有恃無恐!

    皇帝忽然間有些後悔,不該來牢房裡見這個女人,他惱怒地冷哼一聲,一揮衣袖,轉身離去,只留下一道急促的背影,腳步略顯凌亂,絲毫沒有了來時的平穩與自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