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章 一百萬兩銀子放你自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40章 一百萬兩銀子放你自由字體大小: A+
     

    「待會兒見到太妃記得莫要失禮。」進殿前,老夫人特地在凌若夕的耳畔低聲提醒道,若不是見她似乎不如往日的痴傻,她又怎會特地帶她入宮呢?

    凌若夕點了點頭,又警告地瞥了凌小白一眼,示意他老實一些,凌小白撅著嘴,戀戀不捨地看著一旁的鑲金柱子,心裡很痒痒,老想著把它給弄走,有這麼大的金柱放在面前,卻拿不走,對於一個財迷而言,是何等的痛苦?

    太妃今年年歲不過四十多,與凌若夕的娘相差無幾,肌膚保養得極好,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穿著暗色的朝服,胸口掛著一串白色的珍珠鏈,整個人透著一股渾然天成的貴氣以及雍容、端莊。

    但能夠在無數的嬪妃中脫穎而出,且與太后共同管理後宮的女人,能簡單到哪裡去?

    三人在大殿中央停下,朝著上首的太妃悠悠行禮。

    「起來吧,這就是若夕?」帶著指套的手指,直響凌若夕。

    外放的玄力驀地探測到太妃身上易於尋常的波動,凌若夕眼眸一閃,如果她沒有感覺錯,太妃也是玄力高手!品級應當突破了青階,已是藍階巔峰!可以算得上龍華大陸的一等高手。

    「果然是女大十八變啊,本宮都快不敢相信,她是以前內向的小若夕了。」太妃慈善地笑著,朝凌若夕招招手,眼底泛著淡淡的關愛與懷念。

    「太妃。」凌若夕禮貌地喚了一聲,然後睨了還在看一旁青銅大鼎的凌小白一眼,嘴角微微一抽,對這個總在重要場合,關注不重要事物的兒子,莫名地感覺到一股糾結。

    兒子,咱能別這麼丟人不?沖著一鼎露出垂涎三尺的目光,真心很難看有木有?

    「哈哈哈,這就是你的兒子吧?怎麼,看上本宮這兒的寶貝了?」太妃笑了兩聲,看著凌小白的目光並不銳利,甚至帶著幾分親近,雲井辰那張臉,上到八十老叟,下到五六歲奶娃娃,全部通殺,太妃自然也不例外。

    凌小白重重點頭,嘴角咧開一抹絢爛的微笑,凌若夕見他露出這種表情,就知道,這小子又進入斂財模式了,於是乎,看天看地,對接下來的事,表示無能為力了。

    「喜歡什麼?本宮送你,當作第一次見面的見面禮,好不好?」太妃大方地問道,對於她而言,要什麼,有什麼,送些小東西,根本不值一提。

    凌小白雙眼一亮,捂著嘴吞下漫上舌尖的笑意,罷罷手:「哎呀,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凌若夕閉上眼,心臟忍不住抖了抖,這貨不是她兒子,絕對不是!

    「沒關係,本宮喜歡你,自己去挑吧,看看你看上了什麼。」太妃隨意地揮揮手,準備打發凌小白,但她絕對低估了一個財迷看到值錢的東西時的本能反應,更低估了凌小白對於銀子的鐘愛程度。

    只見他先是嬌羞地笑了兩聲,粉嘟嘟的臉蛋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爾後,怯怯地抬起頭來,用一種既渴望又忐忑,既想要又不安的眼神,看著太妃。

    那目光,直讓太妃的心都快要融化掉了,「想說什麼儘管說,本宮都依你。」

    老夫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老懷安慰地笑了。

    「人家都想要嘛,要不您就全部送給人家?哦,對了!還有外面柱子上的金片。」

    太妃和老夫人徹底愣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會順著杆子爬的人,這根本是得寸進尺吧?

    凌若夕一臉『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正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凌小白肚子里那點彎彎腸子,她還能不清楚嗎?

    只不過想到這些東西到最後都得落到她的口袋裡,凌若夕不禁在心底為兒子豎起大拇指。

    雖然說她不缺錢,但沒人會嫌錢多啊,再說了,別人的東西,既然要送,那就不要白不要了。

    「好了,小白,這屋裡的,你隨便挑一件。」太妃打發他去四周看看,究竟想要什麼,爾後才靠在上首的軟塌上,將目光轉向今天的主角,凌若夕。

    「你和奕郯的事,本宮都聽說了,最近啊,外面鬧得是沸沸揚揚的,本宮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本宮心裡頭啊,也過不去。」太妃神色黯然地開口,「本宮和你的娘親是多年的好姐妹,如今她去了,留下一個你,本以為你嫁給我兒,還能叫本宮一聲母妃,可如今,到底是你們福薄啊。」

    凌若夕就知道,這太妃的禮物不是白拿的,這不,在這兒等著他呢。

    老夫人臉色微微變了變,似乎沒有想到,太妃竟是贊成退婚的,她急忙朝著凌若夕使眼色,希望她說幾句好話,挽回這樁婚事。

    凌若夕卻愣是像沒看見,依舊坐在椅子上不動如山,任由老夫人都快把眼睛給擠弄酸了,也沒得到她一個正眼。

    「娘娘,娘娘!」就在太妃長吁短嘆時,殿外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她臉色微微一沉,怒聲道:「沒看見本宮正在會客嗎?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娘娘請恕罪,是三王爺的家丁進宮來求見娘娘了。」宮女砰地一聲跪倒在地上,巨大的聲響,讓正在摸著碧玉珠簾的凌小白渾身一抖,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膝蓋,一陣肉疼。

    「這時候他派家丁來做什麼?讓人進來。」太妃眼眸一冷,沉聲吩咐道,隨後轉過頭來,朝老夫人和凌若夕笑笑,「抱歉,讓你們受驚了。」

    「不,這沒什麼,興許是三王爺有急事找您呢。」老夫人順勢說道,絲毫沒有談話被打攪的憤怒。

    凌若夕更是把自己當作看客,左右她進宮來,也只不過是想看看,這手握皇權的太妃,對於這樁婚事,究竟是個什麼意思,如今看來,婚或許是退定了,她也就放心了。

    家丁跌跌撞撞從殿外走了進來,跪倒在大殿中央,「奴才參見太妃。」

    「起來說話。」太妃隨手一揮,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著家丁從地上站起。

    凌若夕眼眸輕輕閃了閃,這就是藍階巔峰的實力嗎?她也可以做到將人從地上托起,但做得如此輕鬆,現在的她,還有些吃力,不過想想太妃的歲數,再看看她自個兒,凌若夕心裡又平衡了些許。

    至少在她步入中年時,她的成就絕對不會比太妃低多少。

    「謝太妃,」家丁急忙站好,硬著頭皮開口:「太妃,王爺聽說這丞相府大小姐進宮來了,所以特地讓奴才來問問,這婚事退後,大小姐可需要什麼補償?王爺說了,三王爺別的沒有,但銀子特別多,拖累了大小姐這麼多年,王爺願意補償大小姐。」

    凌若夕臉色一沉,這根本是在羞辱她!

    太妃也在瞬間沉下臉來,「胡鬧!什麼補償不補償的?這是他該說的話嗎?」

    老夫人面色鐵青,想來有是沒料到,鳳奕郯竟會說出這種話。

    凌若夕一想,大概明白了鳳奕郯此舉的意義,不過是退婚事,吃了自己的閉門羹,所以現在用這種方法想要找回場子。

    嘴角劃開一抹譏諷的微笑,她慵懶地靠在木椅上,眼眸緩緩抬起,看向眼前的家丁,一字一字輕聲問道:「這當真是三王爺的原話?」

    家丁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恩,三王爺如此厚待,若是若夕推辭,豈不是讓旁人說若夕不懂事了?」凌若夕莞爾一笑,只是那笑不達眼底,「既然如此,就按照一年五萬兩銀子的價格,請王爺用銀子贖回他的自由吧,我且算算,從出生至今,共二十年,剛好是一百萬,為了王爺的錢袋著想,我也就不要黃金了,就白銀吧。」

    聽聽這是什麼話?用銀子買回他的自由,明明退婚的人是鳳奕郯,但這番話說出來,卻偏偏給人一種,她也並非非他不嫁的感覺,堂堂一國王爺,竟還需要靠銀子才能買會自由,傳揚出去,鳳奕郯的名譽恐怕也要掃地了。

    家丁瞠目結舌地看著凌若夕,根本想不到,她居然真的敢伸手向自己的主子討要銀子,而且還是這等天價!一百萬兩白銀,足夠普通人家祖孫三代過富裕的生活了。

    太妃和老夫人也徹底愣住了,兩人雙目圓瞪,像是頭一次認識凌若夕一般。

    大概只有一旁的凌小白,對這番話舉雙手贊同吧。

    凌若夕微微抬起下巴,一副笑靨嫣然的模樣,「怎麼,不合理嗎?我只是按照王爺的要求說的,若是王爺付不起,我也不強求,這婚同樣會退,請王爺不必擔心。」

    家丁似乎已經預見到,回府後,聽聞這番話的王爺,會暴怒到怎樣的地步!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若夕,不要胡鬧!」老夫人趕緊開口,不願凌若夕再無理取鬧下去。

    「我只是順著王爺的意思說而已,既然王爺宅心仁厚,想要彌補我,若是我不要,豈不是折損了王爺的威名嗎?」凌若夕打定主意,即使是要退婚,也得讓鳳奕郯出點血,退婚也就罷了,居然還用這種方法來羞辱她,真的以為,她還是以前,傻乎乎的凌若夕嗎?

    「這……」家丁求助似的看向上首的太妃,希望她能拿個主意,一百萬兩,那可不是小數目啊。

    但這要求是鳳奕郯主動說出來的,凌若夕又已經開口要價,太妃還能怎麼辦?只能按捺住內心的怒火,揮揮手道:「行了,這個逆子!你先回去吧,別在這兒礙了本宮的眼睛。」

    家丁急忙躬身退了出去,臨走時,還不忘狠狠地瞪凌若夕幾眼,不過她依舊笑著坐在椅子上,任由那扎人的目光一路尾隨,也不曾有片刻的不適。

    待到家丁離去后,殿內的氣氛比起剛才多了幾分古怪,太妃精明的眼眸時不時劃過凌若夕的身上,像是要把他看穿。

    凌若夕眼觀鼻鼻觀心,把自己當作殿里的一幅壁畫,沒有扭頭去看太妃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