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章 你想追求小爺的娘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7章 你想追求小爺的娘親?字體大小: A+
     

    雲井辰也不覺得尷尬,若是被一句話打敗,他也不會成為雲族的少主了。

    「啊,是嗎?有過這件事嗎?」貌似無辜地眨了眨眼睛,他歪著腦袋,斜睨著凌若夕,打算來一招死不認賬。

    「……」面對著與兒子擁有著一樣容顏的男人,凌若夕心頭的怒火瞬間消失,她揉了揉眉心,冷聲道:「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再繼續和他交談下去,她很難不保證自己,會克制住不對他出手。

    「娘親?」緊閉的房門無聲地開啟一條小縫,穿著白色褻衣的凌小白,從屋子裡湊出一個腦袋來,肩頭,黑狼正趴著繼續補眠。

    「回去接著睡,沒你的事。」凌若夕沒好氣地說道,不願意給他們父子見面的機會,她只知道,凌小白是她的兒子,至於父親,那是什麼玩意兒?

    「呀,是你!欠娘親錢的傢伙。」凌小白乍一看到雲井辰便指著他,控訴道,雙眼放著狼光,活像是看見了一座金光閃閃的金山,恨不得立馬撲上去咬幾口。

    『啪。』凌若夕反手就是一個爆栗狠狠地敲打在小白的腦袋瓜子上。

    躲藏在暗中的雲十二渾身一抖,莫名的有一種少主正被欺負的感覺,誰讓他們的長相太過相似呢?

    「好疼。」凌小白雙眼泛紅,吸了吸鼻子,眼底暈染上淡淡的水光。

    雲井辰莫名地有一種心疼的感覺,「他畢竟是孩子,需要下這麼重的手嗎?」

    「我如何教育兒子,不需要外人來插嘴。」凌若夕凌厲地掃了他一眼,斬釘截鐵地說道,爾後看也不看他一眼,推著凌小白進了屋,將院子里的某人無視得徹底。

    雲井辰還是頭一次在同一個女人手裡吃閉門羹,心頭的滋味極為複雜,似怒又似好笑。

    這女人,是吃准了他不會動手嗎?

    「娘親,寶寶想和金山叔叔談一談,好不好?」剛進屋,凌小白就扯著凌若夕的衣袖,可憐巴巴地請求道。

    「你和他有什麼話好說?三歲一個代溝,你們能聊到一起去?」凌若夕不屑地問道,面對著正在賣萌的兒子,態度絲毫沒有軟化的跡象,這招,對付別的女人或許管用,但對付她,抱歉,一點用處也沒有。

    從小到大,他哪次有事求自己,不是這副德性的?

    「娘親,拜託啦,難道你不想把銀子給要回來嗎?」凌小白的態度十分堅決,雙手合十,朝凌若夕拜拜,希望她能開一面答應自己。

    凌若夕眉頭一蹙,定眼看了他許久,久到凌小白心頭髮虛,額頭上滲出一層冷汗,她才道:「給你一刻鐘。」

    聞言,凌小白咻地蹭到她懷中,小腦袋在她的懷裡用力蹭了幾下,「好~」

    凌若夕拍拍他的腦袋,目送人出去后,便閉上眼將玄力外放,穿過屋子,留意著屋外的動靜,只要稍有不對,她立馬就可以出手。

    龐大的精神力覆蓋整個院落,雲井辰眸光一暗,瞥了一眼屋內,嘴角那抹笑,愈發動人。

    「喂,你在看哪兒呢?」凌小白雙手叉腰,凶神惡煞地站在屋外的石階上,矮小的身體即使佇立在台階上方,也比雲井辰低一大截,不僅氣勢全無,反而顯得滑稽可笑。

    雲十二迅速捂住嘴,將腦袋撇到一旁,雙肩不停地上下抖動著,艾瑪,看著一大一小兩個少主對持,這場面真的很好玩有木有?

    「你是想代替你娘親同本尊談判?」雲井辰莞爾一笑,戲謔地看著眼前的小布丁,心裡暖暖的,有些滿足,有些發笑,更多的,卻是一種全然陌生的感覺。

    凌小白高高揚起腦袋,用下巴對著他,「哼,對付你,哪兒用得著小爺的娘親出馬?」

    「你想說什麼?」雲井辰極有耐心的問道,在這對母子身上,他的耐心似乎用之不竭。

    「告訴你趕緊還錢!」手掌在空中攤開,凌小白怒聲開口,「看你穿得還像個大富大貴的人,怎麼?想要欠錢不還嗎?」

    雲井辰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他真的很想問問凌若夕,到底是怎麼教導兒子的,怎麼教育出了一個小財迷?

    「拿去。」見識過凌小白對銀子的瘋狂程度,雲井辰毫不遲疑地從懷裡掏出了一疊銀票,隨手扔了過去,夾雜著柔和玄力的銀票毫無殺傷力,筆直精準地送到凌小白的懷中,他趕緊接過,拇指在舌尖輕輕舔了舔,當著雲井辰的面,清點起來。

    雲井辰瞬間失語,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蹲在地上開始仔細數錢。

    「恩,多了一千兩,小爺是不會還給你的,就當作是今晚嚇到娘親的補償。」他將銀票牢牢收藏在懷中,昂首挺胸的說道,理由還坦然、篤定到讓人無法反駁的地步。

    雲井辰長長呼出一口氣,「本尊反而覺得被她打傷的本人,似乎更需要補償。」

    「切,誰說的?誰看見娘親打傷你了?古董店的叔叔說過,吭女人錢的男人,都是吃軟飯的壞蛋!你也是嗎?」

    這些話,他都是打哪兒學來的?這麼小的年紀,就能說出吃軟飯這個詞兒?雲井辰不知是該怒他人小鬼大,還是該氣他不學好,盡學些不學無術的話。

    「你別這麼盯著小爺,小爺是不會把錢還給你的。」凌小白被他深邃的目光盯得頭皮發麻,雙手立刻護在胸前,戒備地瞪著他,像是在看一個正打算同他搶錢的歹徒。

    「區區幾萬兩銀子於本尊而言,微不足道,你不必擔心本尊會搶走銀票。」雲井辰給出了保證。

    「哼,傻子才會相信你呢,真以為小爺年紀小就好糊弄?娘親說了,通常要挖坑讓人跳的人,都會用盡手段說盡好話。」凌小白理所當然的說道,可這番話卻叫雲井辰瞬間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對了,你大半夜來勾搭小爺的娘親,是不是打算圖謀不軌?」話鋒一轉,凌小白沉下臉,故作老成地質問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雲井辰意味深長地詢問了一句,很想聽聽,他有什麼想法。

    凌小白不屑地癟了癟嘴:「你想要追求小爺的娘親,看在你還算有錢的份兒上,你給小爺點兒,小爺或許還能幫你說說話。」

    不然,他可不做白工!

    追求?雲井辰臉上出現了一排黑色的線條,「你對每一個男人都這麼說嗎?」

    「小爺像是那麼沒眼光的人嗎?小爺給娘親看上的男人,得帥氣、身手高強,而且還要有錢。」凌小白數著自己定下的規定,還時不時點點頭。

    「那本尊豈不是每一條都吻合?你要不要先叫聲爹爹讓本尊聽聽看?」雲井辰蠱惑道,一想到眼前的小人糯糯地喚著自己爹爹,他這心裡就說不出的高興。

    「別把小爺說得這麼沒有節操,沒有成親前,小爺是不會叫的。」凌小白可沒有傻到把自己給賣了,反應敏捷地反駁道。

    「罷了,本尊也只是隨口問問,時間不早了,早點歇息吧。」雲井辰啞然失笑,搖搖頭準備告辭。

    離去時,他喑啞低沉的嗓音夾雜著玄力,在凌若夕的耳畔響起:「外界的流言,本尊知曉傷不了你半分,但凡事小心為重,若無法解決,本尊不介意替你擺平。」

    凌若夕驀地睜開眼,眼底寒光涌動,替她擺平?好大的口氣啊!她迅速從椅子上站起,拉開門,冷冷地注視著雲井辰離去的方向,直到再也察覺不到他的氣息后,這才收回目光,轉而看向一旁暗中潛伏的雲十二。

    「你的主子走了,還留下來做什麼?守夜嗎?」

    雲十二早已察覺自己的行蹤暴漏,想想同樣被發現的雲十一,他內心倒也平衡了不少,所以說,有比較才會有高低。

    窸窸窣窣從暗中現身,拱手道:「未來夫人,小少爺,十二奉命行事,請當十二不存在。」

    「……你覺得可能嗎?」凌若夕像是看傻子似的看著他,房子外莫名其妙多出一個人來,她怎麼可能睡得著?

    凌小白白了面露為難的雲十二一眼,低聲道:「恩,若是你願意每天五百兩銀子跟著小爺和娘親,小爺就代娘親做主讓你留下了。」

    五百兩?雲十二眼前一黑,險些栽倒在地上,黑,果然夠黑!不愧是少主的血脈。

    「凌小白,你是吃飽了撐著是嗎?我什麼時候給過你這種權利了?」凌若夕掰了掰手指頭,橫眉怒目瞪著一臉無辜的兒子,很想揍上一拳。

    這丫的,為了錢居然屢次出賣自己?

    「娘親,免費得一個侍衛不是很好嗎?將來有人挑釁、找碴,咱們就把侍衛叫出來,讓他去教訓人去,打出了事兒,他自己扛著受著,跟咱們沒關係,您說是不是?」凌小白開始細數留下雲十二的各種好處。

    「你是想撿便宜吧?」凌若夕無語地抽了抽嘴角,卻又不得不承認,凌小白的建議有好處。

    雲十二默默地抬起頭,望著漆黑的蒼穹,這種事當著他這個當事者的人討論,真的好嗎?

    「快點說啦,你到底要不要給錢?要麼給錢啊,要麼滾蛋。」凌小白是把凌若夕的強悍,學得十足,下起命令來,更是毫不拖泥帶水。

    「十二願意。」左右將來可以向少主要回來,這麼一想,雲十二倒也想通了,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

    凌若夕一見他這副表情,哪兒還有不明白的?當即冷笑一聲,按照她的直覺,那男人絕對是陰起人來不擇手段的主,恐怕這人的願望要落空了。

    待到母子倆入睡后,雲十二揮手解開院子里的結界,整個丞相府,竟無一人發現,雲井辰來過的事,靜悄悄的,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天明。

    雲井辰在日出前返回雲族,風塵僕僕地歸來,他冷冷地睨了一眼書房外等候的雲旭一眼,涼薄的唇角緩緩翹起,些許譏諷的弧線:「雲旭,膽子夠大啊,什麼時候在本尊面前,你也學會撒謊了?為什麼對六年前的事隱而不報?為什麼不告訴本尊,凌若夕是小白的娘親,是六年前的那個女人?」

    聞言,雲旭臉色微微一變,慌亂跪在地上,「請少主恕罪,雲旭……雲旭……」

    「怎麼,沒有理由?」雲井辰雙手環在胸前,微微上滑的衣袖內,露出白皙的手腕,修長的手指上,布滿不少繭子。

    他雖是隨意地站在原地,但身上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讓屋子裡的空氣寸寸冰凍,分外壓抑。

    雲旭不敢說出實情,但再次隱瞞雲井辰,他又做不到,一時間徘徊兩難。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