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5章 退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5章 退婚字體大小: A+
     

    三王爺鳳奕郯親自趕赴丞相府,奉上休書,不願娶凌若夕為妻的消息當天便在皇城內傳得沸沸揚揚,無數百姓拍手叫好,在他們眼裡看來,這文不能武不行的凌若夕,怎麼配得上文武雙全的三王爺?更何況,她還有一個私生子。

    丞相白日上朝,被幾個朝臣聯手奚落,回府後,臉色難看至極,他氣勢沖沖地前往北苑,準備找凌若夕算賬。

    說到底這件事與她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她由始至終甚至連面也不曾露過一次,全是鳳奕郯自發的行為,但丞相得罪不起對方,只能將怒火灑在凌若夕的頭上。

    砰地一聲,將房門踹開,看著正抱著小奶包坐在書桌后,教他提筆寫字的女兒,他勉強按捺住心頭的怒火,沉聲道:「把孩子放心,隨我出來。」

    他這是來和自己秋後算賬的。

    凌若夕心頭頓時瞭然,拍拍凌小白的腦袋,起身走出房間,明媚的陽光從頭頂上灑落下來,整個院子,沐浴在這金燦燦的光暈之中。

    丞相雙手背在身後,一臉怒容。

    凌若夕眼觀鼻鼻觀心,愣是沒看他一眼,沉默地站在後方。

    「你可知道,現在外面都在傳什麼?」丞相終是沒忍住氣,怒聲質問道。

    他不敢回頭去看這個女兒,因為他害怕,會失控教訓她。

    凌若夕冷冷地扯了扯嘴角,「不知。」

    「你昨日閉門不見,三王爺遞上休書,他休了你,你懂嗎?」丞相驀然轉身,手指顫抖地直指她的鼻尖,咆哮道。

    他本是一介文官,如今竟氣得渾身發抖,可想而知,鳳奕郯退婚的事,對他而言,有多難接受。

    若是能與皇室聯姻,丞相府必定會成為皇親國戚,可現下,這婚約竟作了廢,他又一次淪為無數人眼裡的笑柄,這口惡氣,丞相怎麼可能忍得下去?

    「懂。」凌若夕依舊是那副雷打不動的淡漠模樣,一身平穩的氣息,沒有一絲混亂,鳳奕郯的退婚在她的預料之中,即便他不這麼做,她也會寫出休書,不過是先後的問題,至於名聲,那種毫無實質作用的東西,凌若夕從未曾放在眼裡過。

    她此生在乎的,只有一個凌小白,至於其他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你就這麼不在乎是不是?」丞相氣得雙眼發紅,「你可知道,被人退婚,對你的名聲,對丞相府的名聲,有多大的影響?」

    「你想讓我如何做?」凌若夕淡漠地反問道,將皮球踢給了丞相,很想聽聽看,他認為,她應當怎麼去做。

    哭哭啼啼到三王爺的府上請求,還是一頭撞死?

    丞相頓時語結,事已至此,他還能要求她怎麼做?

    「罷了,罷了。」丞相終是認命,「三王爺說的對,你配不上他,即使勉強嫁過去,也只會讓王爺跟著蒙羞。」

    凌若夕眼眸一冷,這番話若是被前身聽見,不知道該有多心痛,她的父親,在這種情況下,關心的不是身為女兒的心情,而是在替那人說話?

    她表示,完全無法理解丞相的言行舉止,若是有人膽敢如此欺辱她的小白,即便滅其滿門,她也要替小白出這口惡氣。

    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幾日你給我在府里安分守己,莫要在鬧出任何事情來,懂嗎?」丞相冷聲警告道,隨後,邁開腳步,離開了北苑。

    凌若夕幽幽嘆了口氣,貌似她從不曾主動招惹過誰,是那些人自己欠抽,非要往她跟前竄,她能怎麼辦?

    「娘親,剛才他說,那什麼王爺不要你了,對不對?」凌小白一直在旁側偷聽,略顯不安地從圓柱后竄了出來,扯扯凌若夕的衣擺,低聲問道。

    「對啊,娘親現在只有小白了。」凌若夕彎下腰,將兒子從地上抱起,即使被拋棄,在她的身上也難以找到任何一絲低迷與失落。

    凌小白哇哇大叫兩聲,揮舞著拳頭,憤憤不平地開口:「哼!那人沒眼光,沒欣賞水平,無法了解娘親的美,錯過娘親,他一定會悔恨終身的。」

    此時,沒人知道,凌小白一語成癖。

    看著替自己打抱不平的兒子,凌若夕的心軟得一塌糊塗,「對,世上一條腿的蛤蟆或許難找,但兩條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娘親沒有必要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

    「沒錯,等小爺今後長大,一定要給娘親找一個有錢有勢,又俊美的相公。」凌小白咯咯地笑著,他畢生的願望,便是尋找一個靠山後爹爹。

    凌若夕嘴角猛地一抽,「你別拿這種事當做夢想,娘親嫁不嫁人,無所謂。」

    重要的東西,她已經得到,已別無他求。

    「才不要呢,寶寶就是要娘親嫁人,做天底下最幸福的新娘。」凌小白大聲叫嚷道,一雙小鹿斑比般水汪汪的大眼睛,閃爍著近乎篤定的堅決。

    「與其思考娘親的人生大事,我們是不是應該來談談今天的修行?」凌若夕將話題轉開,不願再圍繞在自己嫁人這件事情上。

    聞言,凌小白臉色頓時一暗,苦著一張臉,「娘親,寶寶不要,看在寶寶這麼聽話的份兒上,今天的鍛煉就別要了吧。」

    他真的不想連做夢,也在晝夜不停的修行啊。

    凌若夕絲毫沒有理會他的叫囂,無比殘忍的搖頭,從嘴唇里緩緩吐出兩個字:「不行。」

    入夜,二姨娘的房間內燈火通明,凌雨涵正向自己的娘親說著外面的流言,說到興起處,她笑得花枝招展,好不得意,如今,凌若夕的名聲比起六年前,更是臭不可聞,所有人都在傳,她是三王爺不要的破鞋,是未嫁先孕,又被休的可憐女人,是掃把星。

    無數人等著看她的笑話。

    「哼,她以為得到了老夫人的疼愛,就能在府里立足?重新在京師站穩腳跟?她行嗎?」二姨娘陰惻惻地笑了兩聲,語調里儘是對凌若夕的不屑與鄙視,「以為在外面磨練了六年,就可以回府拿回屬於她的一切?做她的相府大小姐?那也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凌雨涵勾唇一笑,「娘,現在三王爺已經和這廢物退婚,那我是不是就能……」

    「不急,」二姨娘搖搖頭,「現下他對那廢物頗多怨言,你只需要慢慢接近,與王爺在暗中培養感情,還怕他不娶你嗎?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你爹將這廢物重新趕出相府,絕不能讓她有翻身的機會。」

    凌若夕畢竟有著相府正統的血脈,出生正房,若是一朝得寵,恐怕將再也沒有她們這些二房三房的地位。

    凌雨涵暗暗點頭,對二姨娘的話,奉為聖旨。

    「對了,她和那野種,在北苑過得怎樣?」二姨娘一邊玩弄著細長的豆蔻指甲,一邊低聲問道。

    凌雨涵眉頭一蹙,此時的她,哪裡還有平日的柔弱?「她們母子倆過得倒是舒服。」

    「哼,不用理會他們,外面的流言足以讓這對母子在京師沒有立足之地,過幾日我帶你入宮,你到時候好好打扮一番,務必要比其他幾房的庶女更加出彩,你可是為娘最引以為傲的女兒,知道嗎?」二姨娘輕輕拍了拍凌雨涵的肩頭,柔聲說道。

    誰也沒有看見,屋外,一隻小倉鼠默默地順著牆角,消失了行蹤。

    京師的傳言,愈演愈烈,雲十二剛奉命在暗中保護凌若夕母子的安全,就撞上這種事,一時間,腦袋擰成了一灘漿糊,完全無法不明白應該怎麼辦,只能飛鴿傳書,將京師內的情況一五一十告知雲井辰。

    「砰!」

    靜謐無聲的書房內,突然傳出一聲驚天巨響,雲旭倉皇之間沖入房中,只見某人身下的椅子,竟化作了一粒粒塵埃。

    他心頭一驚,愕然看著一身煞氣的少主,多少年了,少主這副雷霆震怒的模樣,有多少年不曾出現過?

    「少主……」雲旭心驚肉跳地喚了一聲。

    「好,很好!北寧國三王爺!真真是好樣的。」雲井辰陰沉著一張臉,話幾乎是從牙齒縫裡硬生生擠出來的,冷硬、肅殺。

    北寧國三王爺?雲旭心頭咯噔一下,自動在腦子裡尋找到鳳奕郯的資料。

    作為隱居塵世的第一世家,雲族的情報遍布整片大陸,尤其是皇室中人的資料,更是如數家珍,記錄在案,這也是他們即使永生不會入世,依舊能穩坐,第一世家寶座的理由之一。

    「本尊竟不知,這女人居然遭遇到這種事。」此等流言,對於一個女子而言,是何等的厲害?何等的兇猛?未婚先孕,未嫁先休,她那般決絕的個性,可能容忍下來?

    一想到,那個讓他分外在意的女子,雲井辰便無法對手中的情報視而不見,泛白的指頭緊緊捏住手中的信箋,牙關緊咬。

    「吩咐下去,本尊今晚便要出谷。」

    「什麼?」雲旭此刻是真的愣住了,少主要出谷?

    他不是才剛回來一日嗎?

    「那二少爺那邊……」雲旭欲言又止,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何事,但天底下能夠牽動少主情緒的人並不多,尤其是此人還是雲族外的存在。

    對方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哼,一時半刻,他還翻不起什麼風浪,雲旭你留在族裡,密切留意他的一舉一動,本尊去去就回。」說罷,身影躍出窗戶,化作一抹殘影,迅速消失在了無垠的夜幕之中,徒留下雲旭一人,看著這滿屋子的狼藉,除了苦笑,竟不知道還能擺出怎樣的表情。

    雲井辰將體內玄力運轉到了極致,速度快得肉眼幾乎只能看見他的衣擺。

    夜涼如水,丞相府內,此刻燈火俱息,一抹人影如同閃電,自枝椏上掠過。

    「少主,那兒便是凌小姐的房間。」雲十二躲藏在暗中,指了指北苑的方向,沉聲說道。

    連他自己也頗為意外,這書信傳回去才多久?少主居然從雲族出來,出現在他的眼前?

    難道說,少主當真這麼在意這位凌小姐嗎?

    想到凌若夕身邊,與少主如出一轍的孩子,雲十二瞬間腦補出,自家少主與丞相府大小姐不得不說的兩三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