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章 只是因為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4章 只是因為愛字體大小: A+
     

    鳳奕郯狹長的黑眸危險地眯起,聽著他們逐字逐句地訴說著他所謂的未婚妻,深邃的黑眸里,閃過一絲不屑:「此等敗壞門風的女子,本王可要不起,未婚先孕,她究竟有何顏面苟活於世上?哼,本王可沒有喜當爹的念頭。」

    凌雨霏咯咯地捂著嘴笑出聲來,縱然她與凌若夕沒什麼瓜葛,更沒有宿怨,但是,她卻不想親眼見到她,嫁給三王爺,那個女人,根本配不上他。

    「三妹,不管怎麼樣,她畢竟是我們的姐姐。」凌雨涵低聲斥責一句,對凌雨霏落井下石的舉動,有些不滿。

    「雨涵,你別替她說話,若是沒有你們告訴本王,本王尚且不知,她竟是如此貨色!」鳳奕郯不屑地開口,甚至連提起凌若夕的名字,也覺得厭惡。

    「可是,王爺……」凌雨涵欲言又止,將為姐姐擔憂的姿態,表演得淋漓盡致。

    在場不少人被她的善良與單純俘虜,只有凌雨霏,作壁上觀,像是看猴戲似的,看著凌雨涵籠絡人心。

    「你啊,就是太心善了,這樣的女子,別說是嫁給本王為妃,就算是給本王提鞋,她也不配。」鳳奕郯越想,心裡越窩火,這門親事,本是他娘與丞相府大夫人私自定下的,兩人曾是至交好友,又同時懷有身孕,便許諾若是此胎為同性,則結拜為兄弟,若為一男一女,便定下娃娃親。

    但誰會想到,大夫人生下的女嬰,竟是個文不能武不行的廢物!鳳奕郯自幼光芒萬丈,玄力天賦高得世間少有,卻因為有這樣一個未婚妻,沒少被皇室的兄弟恥笑,即使未曾見過凌若夕,但對她的印象,卻始終不好。

    如今,再聽到這麼多人說她如何如何張揚跋扈,敗壞門風,鳳奕郯更是在心底對她厭惡幾分。

    匆匆結束賞花會,他立即乘轎,趕赴皇宮。

    凌若夕根本不知,自己的妹妹們,在外面如何敗壞她的名聲,不過,即便她知道,或許也不會放在心上。

    深夜,相府北面僻靜的角落,大院燈火通明,凌若夕正在院中以長帶為武器,赤腳起舞。

    舞姿優美、婀娜,卻又帶著一股凌厲的殺意,揮舞而出的白色的長綢,在她的手中彷彿被賦予了生命,每一次凌空飛起,便會捲起地上落葉翻飛。

    凌小白坐在屋外的門檻上,雙手支撐著腦袋,痴迷地看著正在翩翩起舞的親娘。

    「好棒!娘親跳得好棒!」一舞結束,凌小白急忙鼓掌叫好。

    「既然很棒,不覺得該意思意思嗎?」凌若夕收回長綢,拇指並食指,朝著凌若夕搓了搓。

    小奶包嘴角一癟,眼看著快要哭了,「娘親,寶寶沒錢!」

    「你以為不說我就不知道?你藏在包袱里的家當,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你是想讓我自己找呢,還是老老實實交出來,恩?」

    威脅,這是**裸的威脅,可偏偏凌小白還真拿她沒有辦法,肉疼地從衣袖裡,逃出一點點碎銀子,放在掌心,掙扎了許久后,這才慢吞吞地伸出,卻又在半路,猛地收了回去,只不過是五兩銀子,卻好像要了他的命。

    凌若夕眉梢微微一挑,只覺得這樣的兒子,可愛到讓她想要狠狠蹂躪。

    「快點,是爺們就大大方方拿出來,我可沒教過你,摳門這種事。」凌若夕冷聲低喝一聲,嚇得凌小白身體一抖,咻地將銀子扔到她的懷中,眼眶迅速紅了一圈,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就知道欺負我!你就會欺負我!」粉嘟嘟的小手直指凌若夕的鼻尖,一想到自己被訛走的銀子,凌小白的心,就揪疼成了一團。

    「你啊,要不打個商量,若是你願意每天多加一炷香的時間鍛煉,我每天給你一兩銀子,如何?」凌若夕絲毫不覺得這個提議有些不太公證,她給予凌小白的任務量,完全是按照曾經殺手組織用來訓練兒童的訓練表,多加一炷香的時間,絕對會累死人的。

    凌小白糾結的小臉囧在了一起,但最終,想要銀子的執念佔了上風,他一咬牙,答應下來。

    「那就從今晚開始吧,蹲馬步兩個小時零一炷香。」

    「這麼快?難道娘親不給寶寶一個適應的時間嗎?」會死人的,這樣的任務量,絕對會死人的,凌小白忽然間很後悔,沒有堅守住自己的底線,為了一兩銀子,出賣了自己的身體。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剛才你考慮的時間,不是已經適應過了嗎?」

    「誒?」還有這種說法?凌小白算是徹頭徹尾的明白了,自己的親娘那就是一隻挖坑給人跳的狼,腹黑、無情。

    第二天,天蒙蒙亮,凌若夕剛想將自己的兒子從溫暖的被窩裡給拽出來,但誰會想到,他居然死死不鬆手,愣是要扯著她的衣袖。

    黑狼已經習慣了小奶包每天把他當作寵物抱在懷裡熟睡的樣子,暖和的被褥被人用力抓開,凌小白猛地蹭上去,張開嘴用力一咬。

    「……」凌若夕盯著銅鏡里,人兒下顎上明顯的齒印,腦袋上掛滿了一條條黑線。

    「這孩子是屬狗的嗎?」她輕輕揉了揉受傷的部位,用傷葯擦拭幾下,直到確定痕迹淡化到幾乎看不清后,這才滿意地站起身,正打算出去走走,誰料,二姨娘身邊的貼身丫鬟急匆匆從院子外進來,她見到凌若夕,噗通一聲跪倒,「二姨娘讓奴婢前來通知大小姐,您的未婚夫來了,請大小姐到前廳一敘。」

    「哦。」凌若夕由始至終都在摩擦著臉部的傷口,而她的兒子則是安安靜靜地趴在地上,和黑狼玩乾瞪眼的遊戲。

    「大小姐?」丫鬟一臉的茫然,不明白,未婚夫已經登門拜訪,為什麼大小姐還能這麼鎮定?難道說是傻病沒有治好,所以需要她詳細解釋嗎?「其實大小姐,未婚夫妻的關係就是沒有成親的一男一女定下關係,將來將會在一起。」

    「所以呢?」凌若夕放下手,終於回應了丫鬟的話。

    但這話說和不說有啥分別?所以,什麼所以?丫鬟被她問得昏頭轉向的,不論她如何勸說,似乎凌若夕都沒有要去見鳳奕郯的想法,始終沉默以對。

    自從知道所謂的未婚夫的名字后,凌若夕便在府內悄悄收集所有有關於他的訊息,不論是在現代還是在古代,永遠不缺嘴碎、八卦的奴僕。

    透過僕人的嘴,她幾乎也在心裡勾勒出了鳳奕郯的模樣,或許長得衣冠楚楚,但脫掉衣服立馬變禽獸,雖然身份尊貴,乃北寧國三王爺,卻極度喜歡流連青樓,與不少女子有過曖昧往來,最重要的是,對方和她都對這樁婚事不滿意,完全就是從小被綁在一起的節奏。

    這種種馬,她凌若夕要來做什麼?洗乾淨送給她,她還嫌臟,更何況,他根本不適合做小白的繼父。

    「他來了,與我何干?」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眸光好似一泓死水,波瀾不驚。

    丫鬟說不出話來,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反駁,只能悻悻地躬身離去。

    抵達丞相府已有半個時辰,但鳳奕郯卻連凌若夕的面也沒有見到,除了不停在他對面沖他秋波暗送的凌雨霏外,就只剩下端莊賢淑,又如同兔子般,可愛柔弱的凌雨涵。

    丞相穩坐在椅子上,時不時神色焦慮地看向廳外,可等了這麼久,凌若夕連條影子也不曾出現。

    鳳奕郯的個性,絕不是富有耐心的,他臉上的黑沉之氣,逐漸擴散,顯然已經到了快要爆發的邊緣。

    前去請凌若夕的丫鬟匆忙從外面跑了進來,長長喘了幾口氣,「老爺,大小姐她不肯來。」

    「你告訴她,三王爺在此嗎?」丞相皺眉問道,原本以為凌若夕是個聽話的,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平日里不出事,不耍個性的凌若夕,竟開始耍個性,連堂堂王爺大駕光臨,也敢不露面。

    丫鬟渾身一抖,感覺到從老爺身上散發出的壓迫感,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一下唾沫,「奴婢說了,大小姐還是不肯來。」

    她懷疑,大小姐還是以前的大小姐,不然,為什麼會聽不懂她的話,甚至連未婚夫的面,也不肯見上一見呢?要知道,這位王爺,可是無數女子心中的完美夫君啊。

    「放肆!她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豈容她耍性子?」丞相動了肝火,整張臉氣得通紅。

    凌若夕的不露面,根本是把他的顏面往地上扔,讓他老臉沒地方放。

    鳳奕郯冷冷地勾起嘴角,「也罷,既然大小姐不肯見本王,本王也不必強求。」

    真以為她是個什麼貨色嗎?居然閉門不見?

    丞相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卻被鳳奕郯一個厲眼給震在了原地。

    「本王此番前來,只是想向丞相大人提出退婚,這是休書,從今往後,本王與貴府大小姐,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鳳奕郯從懷裡掏出一封早已寫好的休書,扔到丞相腳下,隨後,揮動袖擺,陰沉著一張臉,揚長而去。

    他從未吃過閉門羹,如今卻在一個廢物面前體驗了一把被人拒絕的滋味,心裡自然窩著一團火,不顧身後丞相大聲的挽留,頭也不回地走出大宅。

    「該死,她究竟在搞什麼鬼?得罪了三王爺,這下可如何是好?」丞相氣急敗壞地拍著椅子的扶手,恨不得立馬把凌若夕揪出來,揍上一頓。

    凌雨涵柔柔弱弱地開口:「爹爹,依女兒愚見,恐怕三王爺早就打算好,前來送上休書,不論姐姐她見或不見,情況都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丞相如何不明白這個道理?他面色頹敗地跌坐在椅子上,長長嘆了口氣:「這個逆女,六年前給本相惹出禍事,如今六年後,本相以為她乖巧了,懂事了,沒想到,還是劣性不改。」

    凌雨涵與凌雨霏紛紛垂下頭,也不接話,但心底,卻暗自偷笑。

    一個未婚先孕的女子,如何配得上,身份尊貴的三王爺?

    退婚,本就是在情理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