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章 北寧國三王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33章 北寧國三王爺字體大小: A+
     

    雲族山腳,奢華的馬車,剛預進山之際,車廂內忽然傳出一聲邪肆的聲音:「且停下,有人來了。」

    雲旭與雲玲當即戒備,雲族的入口是龍華大陸的絕密,除了本族人,幾乎無人得知,若是有人尾隨他們,發現了進入雲族的入口,他們萬死難辭其咎。

    「少主。」來人幾乎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才終於追上了雲井辰三人,身上依舊穿戴著那夜的夜行衣,額頭上隱隱有熱汗落下。

    他單膝跪地,惶惶不安地稟報道:「雲十一有負少主所託,被她發現了。」

    這個她指的是誰,連雲旭與雲玲也能猜到。

    「不怪你,」雲井辰似乎並不意外,「以她的警覺,發現你只是時間的問題。」

    少主,所以您是故意的嗎?您知不知道,屬下差點死在那女人手裡?

    雲十一不停地在心裡編排著,滿腹委屈。

    「她可有說什麼?」雲井辰慵懶地靠著車廂,火紅的衣衫裹身,胸口的衣襟微微敞開,露出春色盎然的胸口,白皙的肌膚猶如羊脂,柔嫩、潤滑,讓人恨不得撲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雲十一吞吞吐吐地說道:「她說,不需要屬下的保護,讓屬下滾。」

    「哈哈哈哈。」雲井辰笑得死死抱住肚子,徹底破功。

    即使是跟隨他多年的雲旭兄妹,也未曾見到過,他如此開懷的模樣。

    「不愧是她,這種話,也只有她膽敢說出口。」真不知道該說這女人膽大,還是說她狂妄,世人巴不得有雲族的死士在旁保護,獨獨只有她,將這天大的好事當作麻煩,避之不及。

    可她越是這麼抗拒,雲井辰想要捉弄她,想要接近她的念頭,就愈發加深。

    「既然她已經說了,你就回族裡,自行領罰。」雲井辰倒也沒有為難雲十一,爽快地說道。

    「是!」雲十一長長鬆了口氣,他原本以為這次不會輕易過關的,沒想到,只是回族裡領罰。

    比起**的責罰,他更懼怕少主層出不窮的整人手段。

    「對了,既然她不喜歡你跟隨,就派雲十二去。」

    雲十一離去的背影猛地一頓,忽然間有些同情雲十二這個木頭疙瘩。

    攤上這種任務,他大概會崩潰吧?

    「回了。」雲井辰解決完暗衛的事,低聲吩咐道。

    很快,等到他解決完族裡的要事,他便去京師尋她。

    這麼一個讓他負有強烈興趣的女人,他可捨不得輕易放過。

    正在房間里修鍊的凌若夕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噴嚏,她睜開眼,神色略顯古怪,自從修鍊玄力,她生病的次數屈指可數,怎麼會好端端的,在這炎熱的初夏,無緣無故打噴嚏呢?

    「娘親,夠了沒啊?寶寶好累。」凌小白幽怨地祈求聲,從院子里傳來,他正以金雞獨立的姿勢,站在碧池中央的一顆石頭上,享受著日光浴暴晒的**感覺,雙手伸平,身體有些搖搖晃晃,看上去,隨時有掉到池子里的可能。

    但每每在危機關頭,他又總會驚險地逃開,真讓人替他捏一把冷汗。

    「你的平衡力還不夠,還要繼續加強。」訓練起兒子來,凌若夕臉上再不見了平時的沒心沒肺,換上了一種足以稱之為冷酷的表情,看著凌小白時,眼裡再沒有任何為人母者,該有的溫情,只剩下濃濃的嚴厲。

    就像是在教導自己學生的教官。

    「可是,寶寶已經足足站了快兩個時辰了。」凌小白越說越委屈,嘴巴一癟,快要落下淚來。

    「一滴眼淚多加一個時辰,你若是想哭,大可哭個夠。」凌若夕毫不留情地說道,凌小白以他的親身經驗保證,娘親她從不拿這種事開玩笑。

    即使雙腿麻木得彷彿不再是他自己的,但從頭到尾,凌小白也沒有叫過一聲痛,一聲苦,頂多只是發發牢騷,凌若夕看在眼裡,心裡說不自豪那是不可能的,只是這話,絕不能告訴凌小白,不然,他的尾巴必定會翹到天上去。

    等到凌小白終於從碧池內結束坎坷的鍛煉時,整個人近乎虛脫地倒在一旁的地上,連動一根手指的力量也沒有。

    「姐姐。」院子外,忽然傳來凌雨涵柔弱清脆的聲音,凌若夕渾身的氣息瞬間收回,彷彿方才那個可怕的冷酷女人從來沒有出現過,她用腳尖戳了戳地上裝死的兒子,指了指房間,示意他立馬圓潤的滾進去。

    凌小白慢吞吞從地上爬起來,又慢吞吞挪步到房間中,只是短短數步的路程,卻彷彿耗盡了他的心力。

    「有事?」凌若夕直接堵在通往院落的拱形月門前,挑眉問道,神色波瀾不驚,絲毫察覺不到她的真實情緒。

    凌雨涵略顯難為情地開口:「是這樣的,今天下午在護國寺的後花園,名門小姐將前去參加一次賞花會,姐姐你第一次回到京師,自然不能錯過,我是特地來想要邀請你一起去的。」

    第一次回京師?凌若夕莫名地覺得這幾個字有些意味深長,好似在暗示著她只是一個從偏遠地方來的小人物,這種貶低旁人,抬高自己的手段,凌若夕十歲就不會再使用了。

    「抱歉,我還有事。」她毫不猶豫地果斷回絕了凌雨涵的邀請,正所謂宴無好宴,她怎麼可能犧牲掉自己,去成全別人的優越感呢?

    「誒?」凌雨涵很少被人當面拒絕,而且還是一點也沒有考慮餘地的那一種,她的自尊心,讓她根本無法接受,絕艷俏麗的臉蛋有一瞬的扭曲,爾後,又恢復了那一張楚楚可憐的表情,好似被人給欺負了似的。

    「看夠了沒?」凌若夕返回房間,一把揪住正趴在窗台上,隨時關心事情進展的兒子。

    「看夠了看夠了,戲都已經散場,寶寶也看得差不多了。」凌小白一副我很乖很聽話的表情。

    「下次不要再這麼做,很危險,懂嗎?」若是陌生人,察覺到有人跟蹤,於恰巧是心狠手辣之人,凌小白的舉動很容易造成可怕的後果。

    見凌若夕說得十分嚴重,凌小白重重點頭,將這句話,記錄在腦子裡,將來準備放入娘親語錄中。

    「娘親,她到底和你說了什麼?你怎麼把人家弄哭了呢?」凌小白歪著腦袋,奇怪地問道。

    「她淚腺比較發達,就和你一樣,說哭就能哭。」凌若夕伸出食指,戳了戳凌小白的腦門,用最簡單直白的方式,向他解釋,凌雨涵柔弱面具下的虛偽。

    凌小白仔細一想,頓時雙眼一亮,「哦,原來她也是想用掉金豆子的方法,博取娘親的注意力。」

    「噗!」凌若夕嘴裡的茶水全數噴出,見鬼似的看著自己語出驚人的兒子,敢情他每次哭泣,都是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要不要這麼可愛啊。

    凌若夕一把將兒子抱入懷中,使勁的揉捏了幾下,直到揉得凌小白連連呼痛,才肯罷手。

    下午時分,凌雨涵帶著兩名丫鬟以及身負玄力當然侍衛,乘上停在府外的馬車,準備前往護國寺,參加賞花會,凌雨霏也隨後跟上,京師里,時常有這樣的聚會,大多邀請的都是名門望族的子嗣,不少王孫公子都會參加。

    據說,今天的賞花會,三王爺也會前來,凌雨涵想到那俊美非凡的王爺,忍不住臉紅心跳。

    她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最優秀的自己不是三王爺的未婚妻,反而是處處不如她的凌若夕。

    自打小時候第一次在皇宮裡見到三王爺,她便情根深種,一心一意的愛慕著他,關注著他,六年前的事情發生后,她曾一度歡喜,那個廢物終於不再糾纏王爺了,可誰會想到,六年後的今日,她居然再度現身京師,且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光芒萬丈。

    這讓凌雨涵有種恐慌感,她害怕著,惶恐著,自己傾慕的男子,會對這個未婚妻心動。

    只有這件事,她絕不能妥協!

    俏麗的臉蛋,因嫉妒,生生扭曲著,好似地獄里的羅剎,分外恐怖。

    北寧國三王爺,鳳奕郯,生來容顏俊美,且身份高貴,是不少閨閣女子心目中想要嫁的完美夫婿,他文韜武略樣樣精通,不僅如此,據說,連玄力修為,也已出神入化,跨入藍階,乃是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

    抵達護國寺,檀香裊裊,莊嚴的寺廟安靜地坐落在皇城外的深山之中,百步浮雲梯從山腳一路鋪展至大殿,巍峨的石獅子,在大殿外的兩側整齊的排列著,好似一尊尊守護神,保護著這輕靈、雄偉的大殿。

    不少女眷已經抵達寺廟,正在裡面虔誠地叩拜,祈福。

    凌雨涵的到來,讓不少王孫公子雙眼一亮,恨不得立即貼到她的身邊去,與她多交談幾句。

    護國寺的後花園,種著大片大片的紫羅蘭,陽光下,花兒茂盛且繁花如錦,讓人賞心悅目。

    凌雨涵與凌雨霏佯裝出姐妹和睦的模樣,遊走在人群中,直到一頂軟轎從石梯上緩緩而來,眾人紛紛歇語,匍匐叩拜:「參加三王爺。」

    轎簾被一隻白皙的手臂輕輕挑起,一身金貴華服,寬袖窄腰,墨發高束的男子,從轎子走下。

    劍眉星目的容顏,完美得好似上帝最得意的傑作,錦緞加身,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高貴與霸氣,讓在場無數女子心醉。

    凌雨涵痴痴地看著前方的男子,心跳快如擂鼓,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都起來吧。」鳳奕郯隨意地揮揮手,喑啞磁性的嗓音,透著一股冷硬。

    眾人這才起身,圍繞在他的身旁,與他時不時攀談幾句,不知何時,話題竟轉變到了他的未婚妻,剛回到京師的凌若夕身上。

    不少曾前去參加老夫人大壽的王孫公子,紛紛向鳳奕郯訴說著,當時的情況,有人對凌若夕的才智分外推崇,有人卻對她未婚先孕的行徑格外不屑。

    凌雨霏滿臉鄙夷地說道:「就算她是才女又怎麼樣?還不是帶著一個拖油瓶,這種女人,哪兒配得上王爺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