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章 與人斗其樂無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29章 與人斗其樂無窮字體大小: A+
     

    二姨娘黏著一方手絹,遮蓋住她那張楚楚動人的面容,調笑道:「哎呀,若夕,你可回來了,快過來給我瞧瞧,這麼多年沒見,出落得倒是愈發水靈了。」

    這話怎麼聽似乎都透著一股尖酸刻薄的意味,凌若夕依舊沉著一張臉,周身冷氣暴漲。

    她的沉默讓二姨娘臉上親切的笑容難免變得有些僵硬,正當她氣惱時,凌小白小跑著蹭到她面前,糯糯地說道:「這位婆婆,你認識小爺的娘親嗎?」

    婆婆?

    二姨娘整個人愈發不好,難道說她這幾年保養得不好,在小孩子眼裡,已經榮升為婆婆輩兒的人了嗎?

    她也不想想,按照輩分,凌小白這一聲婆婆,似乎叫得並沒有錯。

    只不過是她自己想得太複雜了而已。

    「寶寶真可愛,你叫什麼名字啊?」二姨娘努力佯裝著一副友善熱情的模樣,彎下腰,想要抱凌小白,但這鬼靈精卻側身一閃,讓她撲了個空,姿勢略顯狼狽。

    三姨娘等人臉上閃過一絲幸災樂禍,嘴上卻說:「哎呀,姐姐怎麼這麼不小心?難道是這腰病又犯了?竟連個小孩子也抱不起來了?要不,改日讓老爺請大夫來瞧瞧?」

    這分明是在諷刺二姨娘年紀老邁,身子骨退化。

    凌若夕在暗中朝凌小白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對他成功挑起后宅內的爭鬥,格外滿意。

    記憶里,這些女人以往沒少在大夫人,也就是這具身體的娘親面前冷嘲熱諷前身的痴傻,如今看著她們窩裡斗,凌若夕表示她看戲看得挺開心的,悠然在一旁的椅子上落座,自顧自地拿起筷子,準備充饑。

    「呀,姐姐,這長輩還沒有動筷,你怎麼就先行吃上了呢?」凌雨涵剛進屋,就看見凌若夕的舉動,急忙驚呼一聲。

    「因為我餓了。」凌若夕眼也沒抬,理所當然的一句話,讓凌雨涵頓時語結,她還能說什麼?這理由,充分到了極致,她根本無從反駁。

    「是嗎?」尷尬地笑了兩聲,她施施然在二姨娘身邊的空位上坐下,一桌子女眷,卻是針尖對麥芒,氣氛格外詭異。

    凌小白半蹲在地上,趴在凌若夕的膝蓋上頭,眨巴著眼睛,看著一桌子人明爭暗鬥。

    要麼是二姨娘諷刺三姨娘,要麼是幾個晚輩說話含槍帶棒,這對母子看戲看得津津有味,還時不時在心裡頭點評幾句。

    「姐姐,今天是***大壽,待會兒我們都得獻上賀禮,不知道你準備了什麼?」凌雨涵餘光瞥見一旁只顧著埋頭吃飯的某女人,將炮口對準她,妄想禍水東引,給凌若夕拉仇恨值。

    凌若夕繼續慢吞吞地咀嚼著嘴裡的食物,絲毫沒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凌雨涵臉上的笑容訕訕的,細長的睫毛輕輕撲閃,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若夕,再怎麼說雨涵也是你的妹妹,她關心你,你怎麼可以對她的話漠視到底呢?」二姨娘哪兒捨得自己的心肝寶貝受盡委屈,趕緊拍著她的肩膀,無聲地安慰著她的情緒,同時,也不忘斥責凌若夕幾句。

    凌小白最容不得誰對他的娘親不敬,立馬可憐巴巴地開口:「可是娘親說過,食不言寢不語,吃飯是不能說話的,這道理小爺都明白,大姐姐怎麼不明白呢?」

    「噗哧。」三小姐凌雨霏頓時笑得花容失色,越看這凌若夕母子倆越發順眼,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她向來和凌雨涵不對盤,如今又多了一個大姐,若是能把她拉攏到自己這邊,一起對付二姨娘她們,說不定會是一樁好事。

    凌若夕的轉變,眾人有目共睹,尤其是她方才對上清明時露出的那一手,不可謂不讓人驚訝,她已然不是昔日的廢物,自然有人想要拉攏她。

    「寶寶說得真棒,這有些人啊,自以為教養很好,卻連這麼淺顯的道理也不明白。」這話是在說誰,聽者心知肚明。

    凌若夕繼續吃著碗里的食物,表示對餐桌上的戰爭一無所知,一副雙耳不聞窗外事的模樣。

    「三妹妹,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二姐呢?」凌雨涵抬起衣袖,掖了掖眼角,似在擦著眼淚。

    凌雨霏看著她這副柔若無骨的樣子,便來氣,臉色自然也陰沉下來。

    詭異的氣氛一直持續到外面的宴會結束,重頭戲正式開始,由眾晚輩逐一向老夫人送上他們精心準備的禮物,這可是出彩的絕好時機,凌若夕將一屋子人的表情看在眼裡,什麼話也沒說。

    「母親,今天雨涵她們可是特地為你準備了壽禮,你要看看嗎?」丞相低聲詢問道。

    老夫人笑得合不攏嘴,「好好好,她們有心了,呈上來吧。」

    頓時,無數雙眼睛看向珠簾的方向,不知道這第一個獻禮的人會是誰。

    凌雨霏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衫,落落大方地站起身,從三姨娘手裡接過一個錦盒,慢悠悠走出正廳。

    「奶奶,這是雨霏花了不少心血自己煉製出的養生丹,每日吃一顆,可以延年益壽,雨霏希望奶奶長命百歲,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她鄭重其事地將手裡的錦盒遞到老夫人跟前,檀香盒子帶著淡淡的香氣,沁人心脾。

    老夫人將盒蓋打開,看著裡面晶瑩剔透的白色藥丸,臉上浮現了一絲滿意,「不錯,聽你爹說,你的煉丹術又有提升了?加油努力,奶奶我啊,可是很期待這府里能出一位頂級煉丹師。」

    所謂的煉丹師與煉藥師,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兩者卻是完全不同的職業。

    身負玄力的修鍊者,有些玄力卑微,但卻在其他方面頗有天分,這也導致,除了戰鬥能力出眾的一部分修行者,不少人開始朝著輔助職業發展,煉丹師,是專程替世家、皇族、王孫貴族等身份超凡脫俗的貴人,煉製延年益壽、朱顏有術丹藥的人,這些藥丸的煉製極其複雜,每一味藥劑,都必須得用得恰到好處,不然,根本無法研製出權貴們需要的丹藥。

    而頂級的煉丹師,是無數權貴希望獨佔的,為了能夠延長壽命,他們會特地將一些有天分的有潛能的煉丹師在年輕時買下來,只為一家煉製丹藥。

    而煉藥師,則是煉製修行者所需的療傷聖葯,又或者是一些千奇百怪的靈藥,一瓶頂級靈藥,有市無葯,千金難求。

    凌雨霏得了讚賞,笑得格外得意。

    凌小白癟了癟嘴,嘀咕道:「娘親,你快看,她的尾巴要翹到天上去了。」

    凌若夕夾起一塊雞肉塞入他的嘴裡,「好好看著,別隨便說話。」

    凌小白特委屈地鼓起腮幫,可偏偏這副讓人心軟的表情,凌若夕早就免疫了,將注意力重新投放到外面的花園中,看著丞相府的晚輩們一個個奉上自己親手準備的壽禮,越看,她愈發雙眼放光。

    這些東西無一不是價值連城,或是實用性頗高,若是能弄過來,她的小金庫,又得添上一大筆銀子。

    「接下來,是雨涵那丫頭向娘親賀壽,我可是早就聽說了,為了這份壽禮,她最近一直不眠不休啊。」丞相坐在高首,笑容滿面地說道,提起凌雨涵時,難掩心頭的自豪。

    這個女兒,是他的心頭寶,不僅容貌絕艷,性子又好,而且極其討人喜歡,不僅如此,她的修為也是女子中拔尖的,十六歲時,就已經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提起她,丞相臉上也覺得分外有光。

    凌雨涵邁著蓮花小步從前廳走出,當她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時,抽氣聲此起彼伏。

    「娘親,你覺不覺得這些人好像是沙漠里渴了許久的野獸忽然看見水源?表情真猥瑣。」凌小白扯扯凌若夕的衣袖,蹭到她的耳畔嘀咕道。

    凌若夕只想問,猥瑣這個詞,他究竟是跟誰學會的?

    「別亂說話。」手掌啪地一下拍在凌小白的後腦勺上,示意他閉嘴,乖乖看著。

    「奶奶,雨涵沒什麼特別的禮物,總覺得奶奶什麼也不缺,雨涵又非煉丹師,煉藥師,所以只能綉一幅刺繡,來表達對***心意。」凌雨涵嬌滴滴地說道,嗓音柔軟動聽,聽得人心都快要酥了。

    凌若夕微微打了個機靈,有些不太適應這種弱不禁風的語調。

    凌小白同樣打了個寒顫,母子倆人的表情出奇的同步。

    當那幅長約一米的刺繡被展開時,人群內傳出好幾聲驚呼,那哪裡是什麼簡單的刺繡?分明是一個女子的生平,從年輕時的如花似玉,到嫁給夫君后相夫教子,再到如今兒孫滿堂。

    刺繡內的女主人翁是誰,已不用明言,老夫人看著看著,眼眶驀地紅了一截,拍著凌雨涵的手,不停地點頭:「好,好啊,這是老身收到的最好的禮物,辛苦你了,孩子。」

    「二小姐真是蕙質蘭心,竟能想到這樣的賀禮。」

    「果真是聰慧啊。」

    「不僅人貌美,且有孝心,還如此聰慧,若誰能娶二小姐為妻,必定是一生的大幸。」

    ……

    無數的讚美從王孫公子口中絡繹不絕的噴出,幾乎快要將凌雨涵捧上神壇,站在一旁的凌雨霏嫉妒得雙眼泛紅,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凌雨涵偷偷準備的,竟會是這樣一件壽禮,與之相比,她的丹藥,豈不是落入了俗套嗎?

    在無數的美譽中,凌雨涵依舊笑得矜持且美好,臉蛋上露出恰到好處的紅暈,整個人猶如徐徐盛開的蓮花,分外嬌艷。

    「母親,快別哭了,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怎麼能掉眼淚呢?」丞相見老夫人眼眶濕潤,趕緊勸慰道,輕輕替她拍背,安撫她的情緒。

    「人老了,難免有些懷念過去的日子,雨涵這丫頭是個好的。」老夫人不停地稱讚著凌雨涵的好,儼然忘記了,在她之前送上賀禮的眾多孫女孫子。

    「對了,不知道千里迢迢趕回來的大小姐是否有準備賀禮,送給老夫人呢?」正當場面齊樂融融時,清明冷不防的一句話,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轉移到了廳中,唯一一個沒有送上賀禮的孫女身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