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778章狡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778章狡辯字體大小: A+
     
        沈云芳深吸一口氣,覺得和這個小姑子說多了就是對牛彈琴,這樣的人不相信科學,她只相信自己要相信的,沒有任何道理可講。所以她把目光轉移到孫承斌身上,希望孫承斌會給出不同的意見,畢竟他在外面這么多年,見過的世面比他媳婦多得多,不能跟小姑子一樣短視,結果孫承斌到是沒有說什么不好聽的,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認同他媳婦話的。

        沈云芳吐出了憋悶在胸腹里的郁氣,看了李紅軍一眼就低下了頭。這個事情她盡力了,可是得到這樣的結果,真的是讓人心情好不了。

        “你那也叫照顧?把孩子生下來就算是完成任務了,平時也不管孩子吃不吃飽穿不穿暖的,反正你自己吃飽了不餓就行。到點你就去串門子東家長西家短的,孩子就讓你扔到家里自生自滅。就你這樣的照顧法,啥孩子能讓你照顧好?現在孩子出問題了,大夫已經建議你在照顧孩子的時候多用用心,你居然還好意思埋汰人家大夫,說你照顧的好?”李紅軍明顯是生氣了,被他妹妹這不要臉的話弄生氣了。

        “別人家也都是這么帶孩子的,咋到了我這就都錯了呢。”李香荷覺得很委屈,她看著二嫂低著頭不說話的樣子,就覺得她那樣很刺眼,“二哥你以為所有人都像我二嫂那樣天天啥也不干就圍著孩子轉啊,那是她好命,找到二哥你了,這才讓她享了這么多年的福。要是讓她像我似的,在農村過日子,我看她看的孩子還不如我呢。”這純粹是嫉妒心作祟,根本就忘記了讓她嫉妒的發瘋的那個農場是二嫂開的。

        沈云芳抿了抿嘴唇,這個小姑子有的時候傻的讓人發笑,她每次來不是中午就是晚上,正好趕上自己下班在家做飯,她就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天天啥事沒有,也就只有她能用這種腦子在世界上活著了。

        “你不知道就別瞎說,二嫂是大學生,現在又是當老師又是開農場的,忙著呢。”孫承斌看二舅哥那黑沉的臉色,趕緊的描補一下,就怕自己媳婦一個弄不好,他們兩口子就得被二舅哥給撅出去。

        “行了,什么也不用說了,你也結婚生子了,自己的日子自己過,既然你覺得妞妞你照顧的很好,不需要聽大夫的改進,那你就繼續,以后我不會再多說一句。”李紅軍冷冷的說。

        “二哥,香荷她是啥人你是知道的,她就是嘴不好,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孫承斌看二舅哥真的生氣了,趕緊的在旁邊給自己媳婦找理由。

        “承斌你不用說了,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李香荷既然已經嫁進你們孫家,那就是你們孫家的媳婦,我這個當哥哥的能管的、該管的都已經做了,以后的日子就看你們自己的了。”李紅軍原本對于這個妹妹就不喜,要不是可憐孩子,這些事他根本就不會說,現在好了,以后就徹底的不管了。

        孫承斌看這樣的情況,只能是暗暗的瞪了自己媳婦一眼,但是也知道這個話題最好是不要說了,在說下去也沒好。他有些懊惱,原本還想著找個好話題開場,下面道歉的話說出來也容易得到諒解,結果可好,沒說幾句呢,就被他媳婦又給說出火氣來了。

        哎,他原本還想說因為妞妞的病,他已經被準許生二胎了,他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有自己的兒子的。

        “二哥,咱不說妞妞的事了,今天我帶香荷來主要是想給嫂子道歉的。”就是再難開口,孫承斌也尷尬的開了口,畢竟在第一時間把自己這邊的態度擺出來,要不以后二舅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肯定是找他們兩口子算賬的。李香荷是親妹妹,就只有他這個妹婿來承受他的怒火了。

        “用不著,當時我就說了,李香荷要是執意不把沈映雪弄走,那她就再也和我沒有關系了,既然都是沒有關系的人了,那她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事,不用給我道歉。”沈云芳可不接受什么道歉。真有意思,殺了人說句對不起好使嗎。

        李紅軍沒吱聲。

        孫承斌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自己媳婦又蠢蠢欲動,哎,誰都是大爺,只能他上了。

        “二嫂,咱別說氣話,你也知道香荷就是個渾人,你別跟她一般見識了。”孫承斌說話的語氣透著無奈。

        “二哥,胖胖受傷這件事真的不怨我,我也沒想到那個女人居然那么狠。”李香荷也跟著解釋起來。她不怕二嫂不認她,只要二哥還認她就行。

        她當時就是想看二嫂的笑話,沒想到那女人居然真的敢動手,而且動手的對象還不是那個二嫂。

        孫承斌看二哥兩口子還是不說話,他趕緊的開口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跟二舅哥說了個詳詳細細,他可是不敢讓媳婦說了,別沒說幾句,又把人得罪了。

        “二哥,事情就是這樣的,香荷在這里面肯定也有錯誤,你說二嫂的朋友她得得嗖嗖的非要給領進來,哪顯到她了呢。”孫承斌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給李香荷開脫罪名。

        “是啊,你二嫂說不讓進軍區的人,你為什么非要領進來呢,你當時是怎么想的,是存著什么樣的心思?”李紅軍盯著李香荷問道。

        “二哥,你也知道香荷……”

        “你閉嘴,我想聽李香荷自己說。”李紅軍很不客氣的讓孫承斌閉嘴。

        人會鉆營沒有什么錯誤,但是在自己家人身上還搞這套就非常不讓人待見了。

        “我、我哪有什么心思,當時也就是看那個沈映雪挺可憐的……”

        “可憐的人多了去了,你家妞妞還可憐呢,我怎么沒看到你把你的同情心用到自己家孩子身上呢。”李紅軍冷冷的說道。

        李香荷讓他說的沒臉,“不是,那個沈映雪是二嫂的好友,當初在老家的時候,好的能穿一條褲子,我這不也是想讓她們化干戈為玉帛嗎。”

        沈云芳笑了,這是真急眼了,才能說出這么有水平的話,哈,化干戈為玉帛?她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

        “你聽誰說的那個女人是你二嫂的好友?”

        “不就二哥你自己說的嗎,你忘了那年二嫂被抓進去的時候,你回家說的。”其實她是從邱淑萍嘴里聽到的,當然當時肯定是沒有什么好話,所以這個時候李香荷就耍了點小心眼說是二哥說的,反正都那么長時間了,誰還能記得清啊。再說正好這個時候說出二嫂當初被關革委會小黑屋的事,也能提醒提醒大家,這個二嫂可是有黑歷史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
    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