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117章鉆苞米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117章鉆苞米地字體大小: A+
     
        都說六月天孩子的臉,前一刻還是艷陽高照下一刻就能嘩嘩下雨。

        農歷六月陽歷七月的一天,沈云芳正在山上割草,就被突來的大雨給澆了個透心涼。

        趕緊的把東西一收,趕著羊就下山了。

        羊淋雨也是會生病的,這是公家的財產,她不能冒險。

        走到自己家門口,看羊群繼續往生產隊走,她直接開了院門,先把自己家門口的蚯蚓往屋子里搬,都搬進屋里了,一抹臉上的雨水,鎖了院門,追羊群去了。

        這條路羊都是走熟了的,沈云芳走到生產隊的時候就看到羊群聚到羊圈門口正咩咩叫呢。她趕緊的把羊圈門打開,趕著它們進去,安排好了,這才把院門一掛,往自己家跑。

        路過沈大爺家的時候,好像隱約聽到里面有哭聲傳來,本來想去看看的,但是低頭一看,自己渾身上下澆的呱呱濕,沒有一點干地方,再加上自己家的雞還在外面澆著呢,所以一貓腰,往自己家沖去。

        到家后,她直奔后院,把雞窩與柵欄之間的擋板拿掉,小雞門一個個的都躲進了帶棚的雞窩,一個個擠到一起取暖。把雞安置好,又去看了看豬,豬比雞聰明多了,自己就到里面躲雨去了。

        還有羊,四月份的時候家里的兩只母羊下崽子了,現在家里的羊已經增長到了四只,平時她都撒在后院和大山中間這段,和雞一起。這個時候下雨,大羊帶著小羊自己回了羊圈躲雨去了。

        忙活完這些,沈云芳才有空進屋換衣服,把身上的濕衣服換下來,直接放到盆里泡上,然后把坐在爐子上的水壺里加滿水。

        頭發被雨澆過,必須洗干凈,否則容易生虱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沈云芳很注意個人衛生,每次淋雨必然要把自己洗干凈的。

        水壺里的水多,沈云芳洗完頭后,順便在屋里給自己擦了個身子,這才覺得渾身清爽起來,把臟水倒掉,她就搬了個小板凳坐到門口,洗剛才換下來的衣服。

        還沒等洗完呢,就看遠處有個人披著一塊塑料布冒雨走了過來。

        “嫂子,咋這時候過來,有啥事啊?”沈云芳趕緊把衣服扔下,迎了過去。

        這大雨豪天的不在家待著,往自己家跑,肯定是有事。

        大栓媳婦趕緊搖了搖頭,“沒事,沒事,哎,不對,也不是沒事,哎呀,來來來,咱進屋,我跟你說。”

        然后大栓媳婦就拉著沈云芳進屋細說了起來。

        “剛才二柱媳婦來找我,給我說了個事,你猜是啥事?”大栓媳婦眼睛亮閃閃的看著云芳,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沈云芳開始還著急,不過看大栓媳婦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啥大事,又聽她提起二柱媳婦,就知道一點事沒有,這是來找自己八卦的。

        “我哪猜得到啊,趕緊說。”沈云芳也好奇。原本她真不是個八卦的人,但是真的設身處地的當了老農,突然就明白了,在天天一成不變的勞動空隙,聊聊別人的八卦,那也是放松心情,緩解壓力的一種方式。

        “剛二柱媳婦來跟我說,今早上她娘家那邊抓住了兩個鉆苞米地的狗、男、女……”大栓媳婦特意把話拉的長長的。

        二柱是王大栓的一個本家弟弟,所以認真算起來大栓媳婦和人家是妯娌,兩個人興趣愛好相同,所以經常互通有無。

        嗯,這事勁爆啊,在現在這個年代,思想還沒有徹底解放,要是抓到亂搞的男女,雖然不用浸豬籠,但是要是被人捅出去,那就是生活作風問題,那就是流氓罪,是要坐牢的,當然坐牢之前還有一系列的批斗活動,總之就是非死即傷。

        “你猜猜是誰?”

        “讓我猜?”沈云芳腦子轉了起來。她在家屬于不愛和人交際的那種人,村里人都不太來往何況是外人,所以大栓媳婦這么問,那人肯定就是她認識的人。

        “肯定是我認識的了。我認識的?能干出這樣事情的?”沈云芳想了又想,突然就喊道:“不會是沈云秀吧。”其實她心里還有一個人選,就是沈云鳳,不過考慮到路途遙遠,沈云鳳就算是有啥也應該是在縣里頭,不能跑農村來找姘頭吧。

        “聰明,猜對了,就是她。”大栓媳婦啪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真是她啊?她跟誰?不會是那個知青吧。”沈云芳想到上次去大爺家說的事,覺得這事有些玄乎。

        “又讓你猜對了。”大栓媳婦又拍了自己大腿一下子,激動啊。

        這下沈云芳開始皺眉了,扒別人八卦是痛快,但是現在這人明顯跟自己有聯系的,這就不太美了。

        “你跟著著急了?著啥急,這種不要臉的女人保證沒啥好下場。”大栓媳婦言辭犀利的說道。對于這種搞破鞋的女人,誰都唾棄,特別是各家老娘們,就怕這樣的破鞋把自己家男人給勾搭走,所以聽到了這樣的事都分外的同仇敵愾。

        “我倒不是替她著急,是替我大爺大娘上火,你說攤上這樣的姑娘可咋整。”

        “咋整?倒了八輩子霉了唄,要我看啊,這樣的閨女就不能要,趕出去讓她自生自滅,自己落個清凈。”大栓媳婦說道。

        沈云芳搖了搖頭,那說的都是氣話,誰家孩子誰心疼,就沈云秀那樣的,大娘也把她當成寶一樣,現在出了這事,有他們老兩口愁的。

        想想,剛才路過大爺家,里面傳出哭聲不會就是因為這事吧?唉呀媽呀,多虧自己沒多事的過去,要不就尷尬了。這種事大娘肯定遮著掩著的,要是自己知道了,肯定把自己都得恨上。

        “嫂子,你不知道,我剛才從生產隊回來,路過我大爺家好像就聽里面有哭聲,我當時還想,要不要進去看看,怕有啥事,后來一想家里的雞還沒歸攏呢,就沒顧上那邊,趕緊的回來了。哎呀,我現在真是慶幸啊,要是我真去了,我大娘不得吃了我啊。”沈云芳慶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哎呀,在家哭呢啊,那不是說沈云秀已經回來了啊,咋出來的呢,我聽二柱說,當時在苞米地里抓住的時候,就直接送公社去了。”大栓媳婦挺好奇的。

        “估計人家是看我大爺家的面子,才給放出來的吧。”官官相護,在哪都適用,“哎,嫂子,你說著苞米才多高啊,她們就鉆苞米地,那不是一眼就讓人看見了嗎,干壞事也不知道帶腦子嗎。”

        “哈哈,肯定是經驗不足,下次就知道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