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28章 購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 第28章 購物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起了個大早,今天商定的和大栓媳婦一起去縣里,所以她要早點把活都干完。她先是去生產隊喂羊,然后回家開始忙活。

      給雞喂食,給地上的韭菜澆水,還有炕上蚯蚓保濕。

      西屋的韭菜已經收了一茬,第一茬韭菜長得不夠壯實,割完后,讓她捆成了四捆,目測了一下,一捆大概有一斤左右。

      然后她又給韭菜灑了點草木灰,現在長起來的韭菜看起來就壯實多了。有望在第二茬的時候提高產量。

      在一簇簇韭菜的間隙,她灑的生菜也發芽了,只是時間還短,還沒長起來呢。

      收拾完這些,沈云芳給炕洞里壓了柴火,她出去最早也的下午回家,中間必須在添一次柴火,否則屋里的溫度就會降低,屋里這些個動植物都受不了。所以昨天她就已經求王大娘中午的時候過來給她燒一次炕。

      至于自己種韭菜養蚯蚓的事情,肯定要被王家人知道了。不過經過這幾天觀察和幾次的接觸,她覺得王大娘家的幾個人都很不錯,都不是壞人。再說她弄的這些細想想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王家人不可靠,把她的事傳出去了,要她解釋她也能解釋的了。

      一個小姑娘的瞎鬧騰應該沒有幾個人會在意的。

      再有,她也想考驗考驗王家人,不管弄什么,她都需要幫手,不說別的,她不可能一個冬天哪都不去吧,但是她家現在的情況還真的就離不開人。所以如果條件準許,她也想找個能來幫她燒火的人。

      把家里都收拾好后,沈云芳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薄棉襖,深吸了口氣,走進了寒風中。

      因為一場雪,整個蓋家屯都被白色所取代,打眼看去到處都銀裝素裹。可是現在的沈云芳一點欣賞美景的心情都沒有,她頂著瑟瑟寒風,一步一步往王家走去。

      大栓媳婦早就收拾好自己等著沈云芳呢,從窗戶里看到頂風往家走的沈云芳,趕緊的拿起手邊的棉襖,和婆婆說了一聲,就推門出去了。

      “你可來了,我跟友根叔約的時間差不多了。來把這棉襖穿上,到縣里還得老長時間了。”大栓媳婦出來院子,就趕緊把手里還有熱氣的棉襖披到了沈云芳的身上。

      沈云芳感受著漸漸回溫的身體,拽著自己身上的棉襖看著大栓媳婦不知道說啥了。

      “哎呀,還看啥看,趕緊的穿上,要不一會兒都沒熱乎氣了。先說好啊,這可不是給你的,這是我婆婆的棉襖,怕你還沒到縣里就凍個好歹的,就先借你穿穿。”大栓媳婦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從包袱里抽出一個圍巾來,三兩下就把自己圍得就剩下眼睛了。

      然后又抽出一個圍巾,依葫蘆畫瓢的給沈云芳也圍上了,“這是我婆婆的,可別嫌棄啊。”

      嫌棄什么啊,沈云芳感動壞了,不過她馬上想到了不妥,趕緊拉住已經往前走的大栓媳婦,“嫂子,我把大娘的衣服給穿走了,那中午的時候大娘咋出門啊。”

      要是因為自己,再把王大娘凍個好歹的,那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放心吧,家里還有個舊的破棉襖,不太保暖,不過穿著走這幾步道還行。”大栓媳婦說完,拉著她就走,“快走吧,一會兒友根叔不等咱們了。”

      兩個人走到大隊門口,就看到一個瘦小的老頭穿著一件破舊的大棉襖,手里拿著個小鞭子,身后是一輛馬車,馬車上還坐了幾個全副武裝的婦女。

      “友根叔,我們來了。”大栓媳婦到跟前和老頭打了聲招呼,然后就趕緊的拉著沈云芳在馬車上找了個座位坐下了。

      蓋家屯的車把式沈友根看人都來了,就揚起手里的小鞭子,在空中打了個響,喊了聲“駕”,馬車就開始緩緩的動了起來。

      “大栓家的,這是干啥去。”車上坐著的這幾個媳婦婆子的閑著嘮起了嗑。

      大栓媳婦看那個媳婦拿眼睛瞟沈云芳,哪還不知道她是啥意思啊,遂大大方方的說:“我和云芳丫頭去縣里供銷社看看。”

      “呦,去干啥啊?”

      ……

      車上坐的這些人沈云芳都不熟悉,上車后,她到是禮貌的跟這些人都打了招呼,得到的回應不一,但是都一樣的不熱情。

      “云芳,你也去縣里啊。”

      沈云芳聽到聲音趕緊的轉頭,一看居然是沈映雪。

      她干巴巴的笑了笑說道:“是啊,你也去啊。”這不廢話嗎,都做馬車上了,要是不去縣里,在這挨著凍干啥呢。

      “這些天我忙著摟豬草還有上學,也沒空去找你玩,前幾天就趁著早上晚上的想去看看你,結果你還不在家,怎么樣了,身體都好了嗎?”沈映雪關心的問道。其實自從下大雪之后,學校已經停課了,她已經在家待了好幾天了,開始的時候她也想著,趁有時間去和沈云芳修復一下關系,不過后來想了想又覺得心里不服氣,原應該是沈云芳扒著自己的,憑啥自己現在要反過來扒著她啊。現在山上也沒有草了,自己也用不到她了,更不想去自討沒趣了。

      “還行吧,就是虛點,估計在休息個一年半載的就能強點。”沈云芳敷衍的說道。

      沈映雪噎了一下,最后抿了抿嘴,轉換了個話題,“云芳,現在你也不用去放羊了,等我放假了,我去找你玩唄。”

      “在說吧,我也挺忙的,我家柴火不多,天冷了我就上我大爺家待著了。”這可純屬是睜眼說瞎話了,她家門前的柴火垛都比她高多了。

      沈映雪當然也聽出來了,不說話,低著頭一副傷心的樣子。

      沈云芳就更加沒有熱情了,再聽了會兒旁邊人“誰家誰家婆婆和媳婦打起來來”“誰家誰家又吃不上飯了”等等沒有什么營養的話,就徹底的蔫了,縮在大栓媳婦后面,把頭藏到了大棉襖里,想著自己的心事。

      車上的其他人聊了幾句話也就沒人說話了,雖然現在還不是冬天最冷的時候,但是長時間坐在車上,一張嘴就灌一肚子的冷風,大家嘮嗑的勁頭也沒有了。

      就這樣在寒風中馬車走了三個小時才到了縣城。

      和友根叔問好了回去的時間后,大栓媳婦就拉著沈云芳往供銷社走去,沈映雪看著她們倆的背影咬了咬嘴唇。

      縣里最主要的街道就四條,呈現一個井字分布,供銷社就在其中一條街道上。

      大栓媳婦在前面走的目不斜視,沈云芳則在后面東張西望。

      “看,前面就是了。”大栓媳婦給沈云芳指了指,前面就是供銷社了。

      沈云芳順著她的手指看去,一排平房,在一堆平房當中算是不錯的了。

      門口的墻上還寫著幾個大字,“抓革命,促生產”,很有時代特色啊。

      進了供銷社的大門,大栓媳婦直接就拽著她往左邊走。

      “同志,棉花多少錢一斤?”大栓媳婦基本上就目不斜視,直接就把人拉到了賣棉花和布的柜臺那。

      供銷社的柜臺里有三個女人正圍著一個爐子嘮嗑。

      聽了大栓媳婦的話后,還算好,真站起來一個人走了過來。

      也沒什么好問的,這里就一種棉花,她也就一斤棉花票,到是布有些挑頭。不過這次是為了做棉衣,所以最后兩人商量著買了六尺的細棉布,給棉襖做里子用。

      接著沈云芳轉了一圈,把整個供銷社逛了一圈,一個屁大點的地方,十分鐘不到就看了一圈。

      和集上的東西大同小異,價格也差不多,不過這次沈云芳可是那了酒瓶子的,所以她打了醬油、醋、煤油,買了兩斤大粒鹽,兩盒火柴,看毛巾不要票,又給自己挑了兩塊毛巾。

      家里就一條,還是前任用剩下的,她聞著都有味道了,實在是不忍心往自己臉上用,所以看到有毛巾就買兩條,等回家了,把原來那條擦腳也不算浪費了。

      還有肥皂,這個也得買點,要不洗衣服都洗不干凈。

      買的時候沒覺得,算賬的時候她心疼了。

      醬油一毛五錢一斤,有些小貴,不過這個時候的醬油都是貨真價實的,不是化學藥品勾兌的。畢竟這個時候那些化學藥品都是屬于高端物品,可能勾兌了之后,比正經醬油還貴呢。

      醋八分錢一斤,煤油兩毛一斤,鹽八分一斤,火柴二分一盒,肥皂三毛六一塊,再加上毛巾、棉花、布,林林總總加起來一共花了四塊五毛錢。

      原本她還想給小娟買斤糖果的,可是大栓媳婦說啥都不讓買,說上次趕集的時候買的糖家里還有呢,可不能再買了。

      沈云芳看了看自己手里不到七塊錢的全部家當,也就沒有在堅持。

      不過就是這樣還是被大栓媳婦給數落了,拉著她小聲的說:“你不用一下買那么多,等用完了再買就趕趟。”誰家買咸鹽一買就是兩斤啊,太敗家了好不好。

      沈云芳強裝鎮定的說:“沒事,反正買回去也不能壞,慢慢用唄。”

      唉呀媽呀,她是想著最好一下就買幾個月的份額,這樣一個冬天她都不用再來了,家里現在離不開人,她也少遭點罪。

      艾瑪,外面的寒風實在是太刺骨了,她的小臉都被吹出農村紅了。

      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