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七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七十六)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姬重璟說了要處罰錢淺,可是這一等就等到過年,始終也沒個動靜。錢淺還是如往常一樣,繼續跟自己同營房的侍衛們逆著排班值守,過得倒是挺舒服。

        只不過連著許多天,姬重璟并不像以前一樣,走到哪都喜歡拎著錢淺,反而連續許多天都派了錢淺去很隱蔽的位置值守,也沒有像之前一樣日日親自盯著錢淺練劍,頗有幾分眼不見為凈的架勢。

        錢淺倒十分理解姬重璟的為難,的確是她仗著姬重璟對自己的好感,對他提了不合理的要求,眼下她還安安全全的呆在軍營,已經是姬重璟對她最大的寬容了。

        沒有第一時間被扔出軍營,錢淺就覺得自己的任務還有希望,雖然自家老公在這里,但錢淺也清楚,她到這里來,其實是為游客服務的,而不是反過來讓姬重璟為她的任務服務。眼下姬重璟破壞原則讓她留下,她已經占了很大便宜,不能得寸進尺,其余的事,還是要靠自己。

        因此錢淺很快調整心態踏踏實實的該干嘛干嘛,每天雖然沒有姬重璟親自盯著,也十分勤奮的練劍,只是好多天沒見到姬重璟露面,錢淺承認,有點想他啦。畢竟是自家老公,沒認出來之前還好,認出來了,錢淺還是覺得,天天能看到最安心。

        在軍中,過年也是要熱鬧一下的,大年初一到初三沒有晨訓,普通軍士雖不能隨意出營,但也算是難得的閑暇時光。

        與普通軍士剛好相反,姬重璟過年時卻很忙碌,他趕在年前去了安嵐州大營,準備與安嵐州的將士們一同守歲過年。

        這是定例,姬重璟這個邊關五州的最高軍士指揮官,基本會輪流在邊關五州的大營過年,與將士們同樂,今年剛好輪到去安嵐州大營。因此巡防回來沒兩天,姬重璟就帶著褚向陽和徐炎出發了,只帶了寥寥二十幾名侍衛,快馬輕騎,直奔安嵐州,錢淺和其他侍衛一起留在了梁平州大營。錢淺猜,大約姬重璟是故意的,看來眼下他是真的不想見到她這個讓人糾結的“麻煩”。

        嗯……不過說來也挺“巧合”,與錢淺同營房的幾人都被帶去安嵐州大營了,錢淺在軍中的第一個年,雖然過得略孤獨,但也清凈。她大年二十九洗了個澡,把自己刷得干干凈凈,又趕在三十一早把自己的衣服洗出來了。

        過大年軍中改善伙食,烙餅燉肉,錢淺給自己拿了雙份的飯菜,沒人管她吃飯也蠻幸福的,自己過年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只是太清凈了,她懶得守歲,大年三十早早睡了,初一一大早繼續練劍,日子過得與平時差不多,真是無聊的很。

        不過錢淺的無聊日子也沒過太久,也就持續到正月十一而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世界的男主和女主特別有緣分,總之過了正月初十,請假回家過年的幾個有家有口的本地軍醫都陸續回營了,姚若云輕松下來,終于尋了機會請了假,準備來看錢淺。

        平陽郡到梁平也有些路程,姚若云趕了一天的路到了梁平州,先在梁平州客棧投宿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才去梁平大營看錢淺。

        正月初六就已經開市,眼下街上的店鋪攤販都已營業,姚若云還特意在街上買了不少吃食用品背在身上,準備給錢淺帶過去。

        而這一日,也剛好是姬重璟趕回梁平大營的日子。

        姬重璟帶著隨從一早趕路,到了營中已經過午,而此時的錢淺,正抱著姚若云帶來的點心包子,一邊吃東西,一邊跟她聊天呢,聽到旁人說姬重璟回來了,她這個低階侍衛小雜魚趕緊把姚若云獨自留在營房,自己麻溜跑去姬重璟的營房附近應卯。

        沒跟出門的侍衛幾乎都趕來集合了,因此姬重璟就站在自己營房門口將跟出門的侍衛解散了,說是大家跟他奔波辛苦很久,先休息,讓沒跟出門的人過來排班當值即可。

        慣例是這樣沒錯,因此褚向陽麻溜給錢淺排了班,讓她當值站崗,只不過錢淺還惦記著姚若云,想要先送姚若云離開再回來干活,因此她跟褚向陽高了幾分鐘假,急急忙忙跑回去找姚若云了。

        姬重璟轉頭跟徐炎說了兩句話,抬起頭時,目光習慣性的去找之前還在的小胖子,沒想到短短一會兒工夫,人沒影了。他眉頭緊鎖,忍了兩秒,終于憋不住問道:“呂小寶上哪去了?不是該他當值?”

        “回王爺的話,”褚向陽笑著答道:“呂小寶說,有個在玄甲軍當差的朋友今日剛好來探望他,眼下還沒回去,他這就回去將人送走再回來當差,屬下想著送個人也就最多一刻鐘的事,因此準了他的假。”

        “玄甲軍的朋友?!”姬重璟眉頭皺的更緊,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個瘦小的大夫姚青云。姬重璟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最后一轉身,邁步向外走去。

        錢淺要當差,姚若云當然不好久留,她只是遺憾沒有機會跟錢淺多說幾句話。整個軍營中,姚若云最信任依賴的就是錢淺,然而錢淺現在和她不在一處,見面的機會也很少,因此每次見到錢淺,姚若云總是有許多話想要說給錢淺聽。

        姚若云一邊跟在錢淺身后往外走,一邊還在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一時又囑咐錢淺過完十五將被褥送去拆洗,一時又囑咐她拿來的藥粉要早防潮,還特意叮嚀了半天,讓錢淺跟著姬重璟當差千萬小心,別再惹了寧王大人不快。

        “知道了。”大營門口,錢淺將姚若云的小包裹交到她手中:“你還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你可記清楚了?”

        “放心吧!”姚若云乖巧的點頭:“你說過的話,我總不會忘,下個月得了閑,我再來看你。小寶,千萬記得給我寫信。”

        錢淺笑著點點頭,揮手告別了姚若云。姚若云走了,錢淺轉身準備回去當差,結果一轉頭,差點一頭撞在身后一個人身上。

        媽蛋!沒有監控就是不方便,錢淺有點慫地望著姬重璟表情莫測的臉,也不知道這貨到底什么時候跟過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