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六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六十四)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最新章節!

        要不說錢淺特別倒霉呢!時間差一點點,她也許就不會被姬重璟跟上。但她就是倒霉到家了。

        姬重璟出了議事廳,剛好迎面碰到了來復命的褚向陽,聽說錢淺已經回了營房,姬重璟腳步一轉,想要去侍衛營房去找錢淺過來吃包子。

        他也沒叫人跟隨,獨自往侍衛營房方向慢慢走,誰知還沒走到,就看到遠處一個圓胖的身影匆匆忙忙離開,似乎是朝著山脊的方向去。

        雖然隔得老遠,但錢淺這身材也太好認,姬重璟一眼就看出,那個一溜煙往山脊方向跑的身影是小胖子呂小寶。

        身為王爺的姬重璟自小受到嚴格的教育,就算在軍中也沒丟掉王族的禮儀規范,他當然不會像普通士兵一樣,高聲招呼人,因此他想了想,跟在了錢淺身后,反正錢淺就算跑得再快也沒他快,他的輕功比錢淺這個胖子可強多了。

        姬重璟原本計劃盡快跟上錢淺,問問她要做什么,但追著追著,他又突然改了主意,因為他發現這個胖子的行為十分可疑,左顧右盼,在一個地方停一停又繼續向前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姬重璟雖然對錢淺十分有好感,但他畢竟是統領邊關五州的將軍,錢淺如此怪異的行徑當然會引起他的警惕。情感上姬重璟愿意相信錢淺,把她看做值得信賴的人,但理智上姬重璟知道,他應該搞清楚,這個小胖子到底在做什么。

        他是昭國軍隊的統帥,他的眼皮子底下,不應留有任何可疑因素。

        就這樣,姬重璟一路悄悄跟在錢淺身后到了山脊附近,他甚至收斂了氣息,隱匿了行蹤,跟得更近一些。他的武功高出錢淺許多,依照錢淺現在的水準,只要姬重璟自己不主動現身,她真的沒辦法發現自己正被人盯梢。

        不過錢淺也很小心,她在山脊附近轉了幾圈,確認了周圍無人,又伸著頭朝遠處大營方向觀察了半晌,這才一頭鉆進了灌木,靠著灌木遮掩,快手快腳的換了月事布。

        錢淺拎著換下來的兩條月事布原地轉了三圈,這東西自然是燒掉最干凈,但不是在廚房當差的伙夫,其實燒東西沒那么便利,突然起了煙,說不準會引起旁人的主意。錢淺想了想,最后還是決定像以前一樣處理,刨坑埋掉。

        錢淺找了個樹下比較隱蔽的位置,非常熟練的刨了個坑,將月事布丟進去,用土埋好,還十分精細的在上頭撒上了碎石和草根,接著拍了拍手轉身回去了。

        她走了,跟著她一起過來的姬重璟可沒走。姬重璟坐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他眼睜睜看著小胖子呂小寶鉆進了灌木叢蹲下了,因為有茂密灌木遮掩,在做什么他并沒有看太清楚。但他瞧見了沒過一會兒,呂小寶站起身來,手里捏著不知什么東西,在原地轉了幾圈,最后埋到了樹下。

        究竟是什么,居然需要如此細心的埋起來?姬重璟有些疑慮地皺起眉。

        錢淺離開了,姬重璟并沒有跟著她走,反而坐在樹枝上望著錢淺挖坑的位置。他思忖了片刻,決定還是挖開看看。姬重璟神色凝重地跳下樹,錢淺埋東西的樹下,緊緊盯著被遮掩的很好的土坑。

        背著人將物品埋在樹下,這行為已經不是簡單的怪異了。姬重璟微微嘆了口氣,他是真的希望不要在其中發現什么不該有的東西,他的確很喜歡呂小寶這個討喜的小胖子,他也愿意相信呂小寶不是夷梁的探子。但若是他真的在這里看到了什么……但愿呂小寶能有個合理的解釋!否則他不會手下留情。

        姬重璟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蹲下身子,扒開了土坑,但坑中埋著的物件卻讓他有些吃驚。并不是情報,也不是信物,而是兩塊沾了大量血漬的布巾。

        哪里來的血?姬重璟撿起折起的布巾左看右看,完全不知道他手里拿著的,其實是錢淺給自己做的簡易“衛生巾”。

        姬重璟沒侍妾、沒老婆,身旁連個丫鬟都沒有。他雖然是寧王府錦衣玉食長大,但寧王對他教養甚嚴,他自小就沒什么機會在后宅與女眷們呆在一處。他十三歲繼承王爵成為新一代寧王,練武讀書片刻也不敢放松,對女色完全不上心,從小到大接觸的女性,除了小時候的奶嬤嬤,就是寧王妃。

        當然,十三歲就成為寧王,當然會有人將心思動到未成年王爺的后宅,其中就包括他自己的親生母親,王妃曹氏。為了能夠永遠掌控寧王府,曹王妃在姬重璟十五歲起,就想給他塞女人了,但姬重璟十分聰明,自然明白自己母親在想什么,他很快就搬到了外書房住,再也不回寧王府后宅。

        十五歲到十八歲,從來沒哪個女人成功接近過姬重璟,十八歲以后,姬重璟干脆跑了,從云嵐州的寧王府跑到了邊關,住進了軍營,自此更沒什么機會接觸女人了。

        而姬重璟信任的謀臣和下屬們,似乎也早就忘了姬重璟成長過程中,是否需要某些教育這個問題,因此姬重璟活到這么大,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女人的月事布,沒見過,所以真的不認識。

        姬重璟當然不會不知道女人會來月事,這樣的常識,就算他沒什么機會接觸女人,也還是知道的。不過眼下姬重璟還真的沒想到那里去,因為呂小寶是個“男的”,這里又是軍營,誰能想到這里會出現女人用的月事布啊!!

        因此這兩塊折疊整齊的染血布巾被姬重璟翻來覆去的研究了很久,始終也沒想明白到底是什么東西。難不成呂小寶受傷了?血看起來不少。可是沒道理啊……受傷了去找軍醫看,做什么要將沾了血的布巾藏起來。

        想來想去想不明白,姬重璟決定,還是拿回去讓旁人幫忙看看。因此那塊被錢淺不得已揣在身上很久的月事布,好不容易丟掉了,卻又被姬重璟給撿了回來,仔細地揣在身上,拿回了大營。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