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一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一十)字體大小: A+
     
        蹲在墻角的錢淺一雙眼睛瞪得溜圓,她仔仔細細地看了遠處的兩個人一眼,突然樂了:“7788,那個胡子拉碴的家伙看起來有點眼熟嘛!”

        “你見過他?”7788問道:“那人以前來過西市?”

        “不。”錢淺搖搖頭:“他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人,我師父清虛,記得嗎?也是這樣,不修邊幅,大大咧咧,每天都在罵人,看起來很兇但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溫柔?”7788臉上露出了糾結的表情:“你說那個成天想一出是一出的清虛?養徒弟不能更粗心,你居然說他溫柔,沒搞錯吧?”

        “的確不那么細心,”錢淺笑了,目光中浮起絲絲懷念:“但溫柔又護犢子,作為師父,他不比清淵師伯差。”

        “好吧……”7788翻了翻小眼皮:“我覺得你就是因為他總是給你吃燒雞,所以你才一直說他好。”

        “我師父本來就很好,”錢淺不客氣的反駁:“天下最好的師父,當然啦,我師伯也是天下最好的師伯。”

        “但那人到底干啥了?”7788一臉不明白的模樣:“你為啥說他像清虛。”

        “感覺上,”錢淺一路目送兩人進入酒樓:“別看他剛剛看起來兇神惡煞的,抓起那個小孩子就丟了出去。但其實他力道控制得很好,而且剛剛那孩子已經失去平衡了,如果不是他伸手拽住,恐怕摔得不輕。”

        “我覺得跟他一起的那個人看起來脾氣更好一點。”7788答道:“至少嗓門沒那么大,而且一般大人都不會跟小孩計較吧?”

        “你說的沒錯,正常人都不會跟小孩子計較。”錢淺點點頭:“所以我也只是覺得那個人看起來有點像清虛,一種感覺而已,說起來挺靠不住的,也沒準我猜錯了,他其實是個大壞蛋呢。但既然碰上了,我決定試試運氣,因為我覺得就算不成,那個人也不會跟我一個小乞丐計較的。”

        事實證明,混過這么多的位面,見識了形形色色的人,錢淺也不算全無長進,至少識人水準比她剛開始工作時要強多了,她對那個胡子拉碴的男人的判斷,還真的挺準。此時這倒霉的家伙還不知道,自己無心中的一個舉動,居然被門口的小乞丐盯上了。

        自打兩人進了酒樓,錢淺也不再討飯了,她蹲在墻角一瞬不瞬地盯著酒樓大門,就等著兩人出來。

        大約是酒好菜好聊得開心,這倆人在酒樓足足呆了兩個時辰,等到他們走出酒樓時,錢淺看到自己的目標似乎已經半醉了,他似乎很是開心的模樣,在酒樓門口大著嗓門和那個長的一臉溫柔的男人揮手作別。

        一起進入酒樓的兩個人就在酒樓門口分開,長相溫柔的年輕男人沿路向北而去,而錢淺的目標則轉身向南,有點搖搖晃晃地沿著西市熱鬧的街道溜達,腰上掛的酒葫蘆和他的佩劍相撞,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響。

        錢淺從墻角站起來,直接跟在了男人的屁股后頭,穿過西市熱鬧的大街,又轉過兩條小巷,最后又拐上一條相對清凈的寬闊街道。

        男人搖搖晃晃的消失在街角,錢淺跟在他身后也拐了彎,但她剛剛轉過街角就發現原本走在前面的男人已經轉過身,雙手背在身后,面無表情地盯著她,臉上半分醉意都沒有。

        錢淺一愣,立刻停下了腳步,抬著小臉望著男人,不開口也不動。這一大一小兩個人像是比耐心似的,大眼瞪小眼地盯著對方看,誰也不說話。

        大約是真的不想跟個小孩子計較,最終還是那男人先開了口,他擺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嗓門很大的嚷嚷:“哪來的小兔崽子跟了老子一路!真當老子發現不了你?趕快滾,再跟著,老子就拆了你的骨頭剔牙。”

        錢淺怕嗎?其實一點也不,但她還是反射性地被男人突然放開的大嗓門驚得一縮脖子。當然了,她也沒錯過她縮脖子時,男人眼中一閃而逝的笑意。這家伙到底是什么惡趣味啊?!以嚇唬人為樂。錢淺心里默默吐槽。

        嚷嚷完了,男人轉身繼續走,而錢淺,則堅定不移的繼續跟。男人又往前走了幾步,回頭看了就在身后幾步綴著的錢淺,又開始大著嗓門嚷嚷:“還不滾!老子扒了你的皮!”

        錢淺還是如之前一樣,兩個眼睛瞪得溜圓,抬著頭望著男人,不說話也不動。

        “是不是啞巴?”男人小聲嘀咕了一聲,接著在腰上摸了摸,摸出一小塊碎銀子朝錢淺丟了過去:“給!拿了錢別再跟著老子了!”

        果然是個好人。錢淺立刻蹲下將地上滾來滾去的碎銀子捏在手里。這塊碎銀子能換不少銅錢,可惜她這個五歲的小乞丐絕對保不住這么一大筆財產,帶回去也沒用,還不如緊緊賴住難得出現的好人。因此錢淺揣好了銀子,還是如之前一樣,繼續執著地跟在男人身后。

        “你怎么還跟著!”男人又轉過身,臉上露出了幾分煩躁,抬起腳來作勢要踹錢淺:“再敢往前走一步,窩心腳把你的腸子踹出來。”

        錢淺其實是有點緊張的,這男人身強體壯的,就算輕輕踹她一腳也足夠讓她躺好幾天。但本著“富貴險中求”的精神,錢淺猶豫了一下,還是邁著小碎步不怕死地靠近,她賭這個好心人真的只是嚇唬她而已。因為這人步履輕盈,輕功一定不錯的,如果真的不想被跟,施展輕功躲開就好,錢淺絕對追不上。

        她繞過男人抬起的腳,直接走到了男人身邊,大著膽子伸出手,一把扯住了男人的衣角。男人大概是沒想到錢淺居然就這樣直接靠過來了,臉上露出幾分意外。他的腳還沒收回來呢,這孩子居然就這樣湊上來了,是裝傻還是聽不懂人話啊?!

        錢淺才不管男人怎么想呢,她趁著男人沒把她丟出去,抬起頭望著男人的臉,口齒清晰地朝他吐出了一個字:“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