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九)字體大小: A+
     
        聽了錢淺的分析之后,7788急吼吼的恨不得讓錢淺現在就出發,隨便找個武俠門派拜入門,好歹有瓦遮頭,不用乞討挨餓。

        但錢淺卻依舊是一副不急不慌的模樣,第二天一大早,又抱著她的小破碗,坐到了酒樓墻角。

        “錢串子,”7788一臉糾結的揪著臉上的胡子:“干嘛不快點離開?昨天要到的饅頭已經發霉了,天天吃這種東西哪能受得了。小孩子要營養均衡,瞧你現在這幅樣子,脫了衣服恐怕都能數到肋骨。”

        “反正我又不會脫衣服洗澡,”錢淺一臉淡定地答道:“眼不見心不煩。我現在已經習慣了自己又臟又臭滿頭虱子的模樣了。說起洗澡,我昨天還在想,我這一頭亂糟糟糾結在一起的毛發,你現在讓我洗我都不知道該怎么下手。”

        “到時候剃禿了最省事。”7788撇撇嘴:“反正你現在還是小孩子,還不用束發呢。你為什么還不離開啊?究竟在想什么!急死我了!當乞丐這么好玩嗎?”

        “總得先確定好去處啊,”錢淺套路式的朝來往的路人伸了伸手中的破碗:“兩眼一抹黑,上哪去找武林門派?別急,涔州是個挺繁華的城市,總會有江湖人路過,我們看看有沒有善良的傻白甜小姐姐愿意撿我回去。”

        正常混江湖的俠女其實沒那么傻白甜,就算是出身不錯,被保護得很好的大小姐們也一樣。不過就像錢淺所說,涔州是個大城市,來來往往的江湖人士不少,就算找不到人愿意撿她回去,至少也能聽來一些關于江湖門派的消息。

        錢淺覺得自己這個五歲的小乞丐根本無法經受長途旅行,最理想就是在西市找到愿意撿她回去的人,當然了,對此錢淺也沒抱太大希望,畢竟故事里愛心泛濫的帶圣母光環的小姐姐在現實中不常見,因此錢淺覺得自己可以接受退而求其次的選擇——打聽出距離涔州最近的武林門派,然后自己找上門去。

        不過計劃永遠也趕不上變化,錢淺萬萬沒想到,她最后真的找到了愿意帶她走的人,還去了離涔州很遠的地方。這也讓她進入這個位面后第一次覺得,她的運氣其實還是不錯的。

        錢淺在西市乞討了兩個月,為了能收集到更多的消息,也為了順利給自己找到容身之地,錢淺不再繼續固定呆在酒樓墻根處。她換了不少地方,有時候在街角,有時候在客棧附近,但其實她最愿意去的地方還是西市那個很豪華的茶樓。

        茶樓生意很好,來來往往的客人很多,也有不少江湖人會經過。茶樓也是消息集散地,在哪里呆著,總能或多或少的聽到一些流言八卦。只可惜這樣的好地方并不歡迎乞丐,茶樓的跑堂兇得很,總是很粗暴地驅趕錢淺。

        茶樓附近還有個脾氣很暴躁的乞丐,每次逮住錢淺過去,總會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的上腳就踢。幸好錢淺靈活,跑得還是挺快的。

        茶樓、酒樓和客棧,是錢淺最常去的地方,她總是將目光盯緊帶著刀劍的江湖人,試圖找機會黏上去抱大腿。

        她當然也不是沒試過找個合適的目標搭訕,比如長相溫柔、舉止優雅但又帶著佩劍的小姐姐。沒錯,錢淺偏愛溫柔的小姐姐,但她的搭訕從來沒成功,而且最終將她撿回去的人,其實也不是溫柔小姐姐。

        兩個月不停地搭訕有可能的對象,為了給自己順利找個下家,錢淺甚至每天“出工”前還到河邊洗洗臉,力求塑造文明禮貌講衛生的乞丐形象。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亂用,她的頭發依舊又臟又亂沒辦法處理,衣服也照樣破破爛爛還散發著一股酸臭味,她依舊是個不討人喜歡的臟乞丐,小姐姐都不愛理她。

        “要不你洗個澡?”7788出主意。

        “沒監控環境不安全,再說也沒衣服可換。”錢淺一口否決了7788的提議:“洗了澡不換衣服,我還是又臟又破味道感人。”

        “認命吧,你這個不討人喜歡的家伙。”7788撇撇嘴:“我們還是一路乞討去涔州附近的那個什么拳派吧!就是昨天剛聽說的那個。”

        “好。”錢淺思忖了片刻終于點點頭:“雨季過后我們就出發。”

        已經做好了一路乞討去門派的決定,錢淺就不再積極尋找下家了,她又開始回到酒樓墻根下。她最近乞討十分積極,因為她大部分的乞討收益都要依照之前的約定交給破廟里的西市乞丐,但就要離開了,錢淺希望能吃飽一點,攢足體力好上路,最好還能偷偷給自己攢下一兩枚銅錢當做路費。

        這一天,錢淺如往常一樣,端著破碗坐在酒樓下,午市時間,酒樓門庭若市,也有江湖人來來往往,但錢淺低著頭,沒像之前一樣千方百計上去搭訕。

        午市快結束時,酒樓零散只剩下幾桌客人,遠處突然有兩個人并肩朝著酒樓方向走來,其中一個看起來溫潤如玉長相清秀,而另一個則有些不修邊幅的模樣,胡子拉碴的,兩人都帶著長劍,看起來就是尋常的江湖人。

        錢淺原本只是掃了兩人一眼,就不感興趣的想要移開視線,兩個男的看起來都挺精明的模樣,看著也不像是有同情心的那種,但一瞬間,其中一人的一個動作,又引起了錢淺的注意。

        正值午后,街上有不少吃過午飯的孩子正在追跑玩耍,男孩子打鬧起來沒輕沒重,幾個跑,幾個追,根本連方向都不看,直接悶頭亂奔,朝著剛剛走過來的兩個人就撞了過去。

        兩個男人步履輕盈,看樣子功夫不錯,自然不可能躲不幾個孩子,看起來十分溫和的年輕男人腳步輕輕一轉,躲開了火車頭一樣的小男孩,還十分好脾氣的說道:“小心點。”

        與他相反,那個胡子拉碴的男人并沒有躲開,反而一把抓住了撞過來的小男孩,將人往相反方向一丟,大著嗓門嚷嚷:“臭小子不長眼,還在大街上胡跑,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