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老兄,我不太擅長違法亂紀(五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老兄,我不太擅長違法亂紀(五十五)字體大小: A+
     
        錢淺站在國王酒店三層的套房前,深吸一口氣,舉起手敲了敲門。門很快就打開了,門內站著一個個子很高的年輕人,灰色的眼瞳,穿著白襯衫和背帶西褲,襯衫的最上面幾顆扣子都打開了,手里端著個酒杯,看樣子是剛剛把外套脫掉,想在房里喝一杯放松一下的普通房客。

        年輕男人看到站在門口的錢淺似乎很吃驚,他剛剛張嘴想說什么,錢淺就搶先開了口:“您好先生,我叫梅蘭妮?布雷克。大家都叫我藍妮。”

        “藍妮?藍妮?布雷克?”年輕男人微微挑眉,一臉詢問地望著錢淺:“不過布雷克小姐,您認識我嗎?您站在我的房門前?我不記得我們見過。您這樣漂亮,如果我見過您一定會有印象,但……我確定我真的不認識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難道猜錯了?錢淺心里有些打鼓,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她不得不賭一把。因此錢淺聽到年輕男人一連串的疑惑問題時,并沒有退縮,反倒朝他露出一個禮貌的微笑。

        “是夫人。”錢淺首先選擇了糾正稱呼作為交流切入口。

        “什么?”男人一愣,似乎沒反應過來錢淺在說什么似的。

        “不是布雷克小姐,而是布雷克夫人。”錢淺補充道:“我的確不認識您。我丈夫杰米告訴我,如果有麻煩可以到這里來找人幫忙。但眼下看來我似乎真的搞錯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先生。”

        “沒關系。”錢淺特意報出杰米的名字,可惜男人似乎不為所動,他微笑著朝錢淺舉了舉酒杯,開口說著客氣話:“您這樣一位美麗的女士來敲我的門,實在是不算打擾。”

        話說到這個地步,錢淺也只好離開,但她甘心嗎?絕不!就她目前的經驗而言,臥底和線人都是戲精,因此錢淺覺得自己應該再努力一把。她轉過身朝電梯方向走了兩步,突然回過頭,望著正靠在門框上目送她離開的年輕男人,開口問道:“那么先生,可不可以請您告訴我,在哪能找到本尼?我丈夫現在真的需要幫助。”

        “本尼?”年輕男人搖搖頭:“哪個本尼?抱歉,這可是個常見的名字,光我自己就認識好幾個本尼,但我覺得里面也許沒有你要找的人,親愛的你知道的,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丈夫。”

        “嗯!”錢淺點點頭:“我知道。我只是順便問問,我找的那個本尼個子不高,一頭棕發,長得瘦瘦的,如果哪天您看到他~~~”

        錢淺挑著眉,仔細觀察著年輕男人的表情。她唇角帶著兩分微笑,將“他”這個詞的尾音拉得老長,似乎在等著門邊的人給出反應。

        門邊的年輕男人終于笑了,他直接站在朝錢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進來吧藍妮,你說的這個本尼,我也許見過。”

        果然賭對了!錢淺立刻轉身,踩著高跟鞋動作無比靈活地鉆進了套房,像是晚一點就要被關在門外似的。男人笑著搖搖頭,跟著錢淺身后觀察了一眼走廊環境,接著關上了門。

        “漂亮的藍妮,真是名不虛傳。”大門關上,年輕男人的狀態似乎更放松了一些,他笑著走到吧臺邊給錢淺倒了一杯酒:“說說看,你想要什么。”

        “一名律師。”錢淺沒打算再繞圈子浪費功夫,直接開門見山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的時間很緊張,只有兩天的時間,兩天之后杰米就要上法庭了。警察局的警長不許我見他,他告訴我眼下杰米只允許見律師。”

        “兩天之后?”男人臉上終于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你確定?!他昨天剛剛進看守所,我們以為……”

        “事情沒那么簡單。”錢淺也顧不得其他,急急忙忙將自己掌握的情況全部抖落了出去:“我找了許多人打聽當天的事。運鈔車是帝國銀行的,附近有人看到杰米和威爾……是克羅的一個親信。當時帝國銀行附近有人看到他們了,我問過了,他們沒有持槍搶劫,是運鈔車的司機和保安主動從車上下來,與杰米和威爾交談了兩句,之后,兩人離開,杰米和威爾開著車離開帝國銀行。后來……”

        錢淺的話讓男人緊緊皺起眉,他舉起一只手作了個停止的手勢,開口問道:“你確定帝國銀行周圍有人看到他們?那人愿意出來作證嗎?”

        錢淺抿著嘴搖搖頭,編瞎話這種事她已經練得很熟練了:“他甚至不愿意讓我看清楚他的臉。我在帝國銀行附近的酒吧里問到的。那人坐在角落,禮帽壓得低低的,衣領卻豎得很高,他說……嗯……”

        像是有些難以啟齒似的,錢淺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他說看在我的臉足夠漂亮的份兒上,才告訴我這些。我昨天晚上見到那個人的,今天又去找他,但酒吧的人都說沒見過他。但先生,杰米有沒有搶劫似乎已經不是重點了,這件事真的沒那么簡單,我昨天晚上去夜總會見過克羅,今天也去過警察局,他們不讓我見杰米。羅伯特告訴我……”

        錢淺抬起頭望著年輕男人:“杰米跟您說過羅伯特嗎?也是克羅的手下,挺受信任的小頭目,以前總和我在一起打牌。是羅伯特來通知我杰米進監獄的,但他并不知道威爾的下落,和杰米一起的威爾失蹤了。他們說杰米和威爾從帝國銀行出來,直接轉向王子大道,接著警察出現了,杰米他們開著運鈔車逃脫了,后來不知怎么回事杰米被警察抓了起來,而威爾失蹤了,最關鍵的是,克羅說運鈔車不見了。”

        “運鈔車不見了?”男人立刻坐在錢淺的對面,神色凝重地盯著她:“你確定?誰告訴你的?”

        “是克羅。”錢淺答道:“他說警察也在找運鈔車。他讓我去警察局見杰米,說只要說出運鈔車上的錢在哪里,他就可以幫助杰米脫罪。我去了,但警察局的人不讓我見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