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九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九十五)字體大小: A+
     

    混沌死了,但周圍的修士和妖族并沒有什么喜色,沒有受傷的人不顧長時間戰斗的疲憊,直接御劍御符向云阜仙湖方向趕去。受傷的人就在原地簡單處理一下傷口,吃顆丹藥簡單打坐一下,也緊接著往云阜仙湖附近趕去。

    幾個滄海觀的弟子匆匆忙忙趕來,給留在原地的傷患分發丹藥,看到傷勢較重的,不論是修士還是妖族,直接原地救治。

    江清明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錢淺兩眼,但他最終什么都沒說,直接御劍和玄靖一起向云阜山南麓飛去。

    “我們也走。”螭焱轉頭招呼錢淺和慕秋水。錢淺剛跳上長空準備出發,突然被人叫住了。

    “姑娘,有沒有多余的御風符?”

    錢淺低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幫了她兩次的那個赤桑族青年。他的長弓已經收起來,和箭袋一起背在背上,和幾個赤桑族小伙伴一起,正抬著頭望著錢淺。

    “我們羲和族的修煉方式與你們大宗門不相同,不會御劍的,”青年看錢淺低頭看他,一臉認真的解釋:“我們跑過去怕是會比你們慢不少,之前是你那位朋友給了我們幾枚御風符,我們才能及時趕到。”

    “說的是玄玉師姐吧?”慕秋水趕緊低頭翻乾坤袋,掏出幾枚御風符遞了過去:“給,還有十幾枚,全給你們吧!等下你們可以去修士營地,那里有支援的法修,隨便找誰給你們做些常用符都可以。”

    “來不及過去了,”青年將御風符往自己身上一拍,飄在錢淺身邊:“我們同你們一起去云阜仙湖。”

    結伴同行沒什么不好。螭焱點點頭沒再說話,幾個人能御劍的御劍,不能御劍的御符,大家一起往云阜仙湖附近趕。

    剛剛接近云阜仙湖,錢淺就已經看到整個湖面上都繚繞著淡淡的紫黑色霧氣,湖水看起來平靜到詭異,湖心處,一個巨大的橢圓形光陣浮空豎立在距離湖面差不多五米的位置,也同樣籠罩著一層紫黑色薄霧。

    光陣前方幾米的湖面上,一個金色的法陣正在運轉,法陣四周有守衛,那些守衛像是憑空站立水面上似的。錢淺正想往前飛得近一些,好看清楚,卻被一層無形屏障擋在云阜仙湖三十米開外的距離,她幾次試探都無法穿過屏障,只好暫時降落。

    “是結界!”螭焱面容嚴肅,降落在錢淺身旁:“魔族動作還挺快,將魔域之門和陣法都保護起來了。”

    被擋在外的也不止是她,隨后趕來的修士幾乎都沒法穿越結界。而云阜仙湖出來的魔族卻可以自由出入,錢淺降落的位置很快成了戰場。臉上帶著魔紋的高階魔族陸續從半空中的魔域之門出現,之后踏過平靜的湖水,朝修士們而來。

    云阜仙湖之前是有一部分修士和妖族守衛的,原先的那些守衛幾乎全都死傷殆盡,結界內散落著毫無生氣的修士或妖的尸體,魔族踏著這些尸體在結界內集結,緊接著成群結隊地殺了出來。

    恢復人形的鳴鸞站在結界外,仔細探究著這不同尋常的屏障,她幾乎將自己千年累積的知識全都挖了出來,一條一條法訣試,但就是沒辦法破除屏障。

    松陽真人最終也坐不住了,天道制約之下,他身為地仙原本不該直接介入魔界與人界的戰爭,但他還是不顧天罰站在了云阜仙湖結界前。

    昆侖山赤霄派擅長封印術,對于破解一道也頗有研究,但魔族結界十分特殊,松陽真人一時間竟也束手無策。

    唯一可以穿透結界的,是有破法之能的赤桑劍。沒錯!赤桑劍可以穿透結界,但也只是劍能穿透,執劍者還是過不去,人類修士還是被結結實實地擋在結界之外。

    很快,第一批魔族軍隊集結完畢,潮涌一樣殺出結界,和結界外嚴陣以待的修士們廝殺成一團。

    這是訓練有素的魔族大軍,并不是靈智底下能力有限的影魔,他們修為高深,還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令行禁止,沖鋒極其有效率。

    魔族軍隊如此嚴整高效,大大出乎修士們的預料,為了保護修為不足的年輕的弟子,各大門派的長輩們沖在了最前面,但戰爭又不是一對一的切磋,個人修為再高,對于戰爭形勢的影響也是有限。

    這群訓練有素的魔族戰士,修為極高,很快就將修士們的第一道防線沖開了口子。錢淺看到玉宸閣的靈釗道長被魔族戰士一劍刺中右胸,嘴角汩汩冒出血來,還在勉勵揮舞著手中的靈劍,他似乎已經感覺不到其他,只想再擋住魔族片刻。

    幸好附近一個狼妖及時注意到了苦苦支撐的靈釗道長,他直接沖了上去,將靈釗道長整個扛起來丟在自己背上,接著化為原形十分靈活地朝著山腳處的修士營地沖去。

    周圍不斷有金色火焰燃起,將魔族的尸身化為灰燼,也不斷有修士倒下,丹師們組成小隊,穿梭在五光十色的咒法和劍影之間,搶救重傷倒地的修士和妖族。能救的盡量迅速抬回營地救治,已經死亡的暫時也無法收尸,只能任由他們的尸體隨意散落在云阜山茂密的草木之間。

    錢淺覺得自己執劍的手都麻木了。她身旁的慕秋水,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但依舊執著的一條一條法訣打出去,配合錢淺攻擊,站在她們背后的螭焱將紫電凝霜槍舞成一道淡紫色流光,作為帶主角光環的重生黨,螭焱對付魔族顯然比其他人有經驗得多,長槍配合法訣,攻擊極其有效率。

    但沒人知道,看似冷靜迎敵的螭焱內心有多么焦灼。眼前這些魔族大軍比他記憶中的更難對付,站在結界內指揮戰斗的魔將并不是他曾經見過的那位,而這位魔將指揮戰斗的水準顯然比他記憶中的那位高得多。

    而且……結界,要怎樣穿過結界破壞支撐空間通道的法陣?!螭焱一槍挑開眼前的魔族,焦慮的看了一眼湖心處的法陣。難道還是要走前世的老路,用唯一能穿過結界的赤桑劍?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