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八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八十六)字體大小: A+
     
        錢淺正想著要找什么借口把玄玉和江清明拉去云阜山呢,遙夜的傳音符就到了,說是在太虛觀收藏的上古典籍上查到,有位上仙曾經說過,除了鏡天魔湖,云阜山的云阜仙湖也適宜打開兩域通道。這下她也不用找借口,和江清明、玄玉一起收拾收拾就準備往云阜山趕。

        清淵道長雖然對于遙夜的說法并不十分相信,但本著寧可信其有的方針,倒也沒打算放孩子們獨自亂跑,說好了和凈塵道長收拾完浮玉山的殘局就一起去云阜山看看。

        錢淺在出發去云阜山之前,給家里捎了個信,馬上就要過中秋了,她怕是不能及時趕回家了。

        從葬龍谷出來的玄靖和從蓬萊回來的慕秋水也都接到了遙夜的傳訊,本著對朋友的信任也都紛紛趕往云阜山。

        讓錢淺說,作為重生女主,遙夜做事還是挺縝密的,她偽造了一份“上古典籍”,以修士的視角分析了為何鏡天魔湖能夠形成穩定空間通路,以及封印通路的方式。

        遙夜這份“上古典籍”也并非空穴來風,三千年前的修士,對于鏡天魔湖也有諸多記載,只不過并沒有遙夜偽造的這份典籍詳細而已,遙夜將自己身為魔族所知的一切也記錄在了這份假的“上古典籍”中。根據遙夜的了解,穩定的空間通道需要滿足三個條件,第一穩定寬闊的水域作為通道出口,第二由于支撐穩定通路所耗靈力巨大,因此水域旁應有靈力極為充沛的聚靈地,用以設置法陣。第三點最重要,此處應為三界交界,屏障薄弱處,并且曾經出現過三界裂隙。

        在這個位面有文字記載的上萬年歷史中,流霞峪那樣的三界裂隙并不是第一次出現,眼下有記載,曾經出現過三界裂隙,被封印過的地點至少十幾處,其中就包括去年剛剛出現裂隙的流霞峪。只是流霞峪極為干旱,并無穩定寬廣的水域,同時滿足這三個條件的,原本有兩處,鏡天魔湖和云阜仙湖。

        鏡天魔湖曾經出現過魔域通路,三千年前被封印過一次,原本是最有可能再一次打開通路的地點,只是滄海桑田,三千年過去,鏡天魔湖早已干涸成為一片草灘,再也不可能成為通道出口,因此眼下,最有可能被魔族利用打開魔域之門的地點,也只剩下云阜山的云阜仙湖。

        遙夜并沒有親自上陣去說服誰,她只是裝作在太虛觀的經閣找到了這份典籍,并將這份“上古典籍”抄錄了三份,一份給了她的師父,太虛觀主,另一份以太虛觀主的名義寄去給昆侖山赤霄派的松陽真人,而第三份,她給了玄玉。

        這三個人并不是遙夜隨便選擇的,松陽真人極擅長封印術法,他看了這份“上古典籍”中記載的三千年前封印通路的方法,又對比了赤霄派收藏的上古典籍,認定了這份典籍記載為真。

        而五靈道宗這邊,玄玉拿到遙夜的玉簡時正準備出發往云阜山,他看了遙夜的玉簡之后,就拿著錢淺給他的從穹瑛那里學來的空間術法玉簡獨自離隊去找清衡道長了。

        錢淺和江清明一起出發,去云阜仙湖等待與大家匯合,而比他們先到一步的,是遙夜和清虛。抱福山戰場的其他弟子幾乎都被打發去了其他戰場,只有他們兩人獨自前往云阜山。

        接下來到達的是清衡道長、慕秋水和玄玉。清衡道長拿到兩份玉簡之后,仔細研究了一整天,又和自己的得意弟子玄玉討論了許久,最后得出結論,云阜仙湖很可能就是魔族看中的,開啟魔域之門的地點。

        因此清衡道長問過遙夜之后,給松陽真人和太虛觀主傳了口信,幾位道長商量過后決定,先不要打草驚蛇,先派一部分人入云阜山暗中搜捕魔族和靈虛,而各大門派其余弟子則暗中調集,在云阜山附近集結。

        第三批到達的,是清淵道長和凈塵道長,而與他們前后腳到達的,是玄靖、螭焱還有螭焱的父親鼘離。

        錢淺覺得自己長見識了,千年螭龍的爹,那得多高的修為啊,她這個二十幾年修為的半妖小老鼠當然要膜拜一下。

        不過小蟲子他爹看起來并不太兇,螭焱向清淵介紹了自己父親身份的時候,清淵道長開門見山就提出了,魔族來襲,希望螭龍一族能全力相助。鼘離很好說話的樣子,非常痛快的就點了頭,并且還答應盡量聯絡妖族支援。

        不過第一批到達的妖族支援卻不是鼘離找來的。錢淺到云阜山沒幾天,流鳶就過來了,那時候錢淺正和玄靖、江清明商量著進山搜捕靈虛,流鳶突然御劍從天而降,朝著錢淺和玄靖招手:“琪兒,靖兒。”

        “娘!”錢淺像個小火車頭一樣直直朝著流鳶沖過去,一把抱住自家娘親的腰:“你怎么來了!”

        “你們在這里,娘怎么能不來。”流鳶先是給錢淺整理了一下發髻,又幫著玄靖正了正外袍的衣帶:“魔族來襲,你們獨自在外,娘不能放心。”

        “流鳶嬸嬸,”玄靖和錢淺一起站在流鳶身旁,簡直不能更乖巧:“對不起,原本說好了要回家過節的,我們又食言了。”

        “都這個時候了,哪里還惦記許多。”流鳶笑的一派溫柔:“你們不回去,我來找你們,明炴過兩日也會過來,還有鳴鸞前輩他們,這一次,我們家里人倒是比往常更加齊全呢。”

        “流鳶嬸嬸,”玄靖一臉認真的模樣:“云阜仙湖這里很可能會有大變故,你還是先回去。這里……”

        “我知道,”流鳶踮起腳尖拍了拍玄靖的頭:“靖兒的個子已經高過我許多,修為也已經高過我許多,你們都用不著我操心了,但孩子們在戰場,我回去哪能安心,我就留在這里,在營地幫著做些事,我是個法修,修為雖低了些,療愈術也還過得去,留在這里,好歹日日能看到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