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七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七十四)字體大小: A+
     
        錢淺并沒有搭理7788,穹瑛是神君,要是想搶劫她根本沒法反抗。不過,長空是她的,就算穹瑛把她殺了,長空也不可能跟他走,所以7788的擔心根本就是很多余。

        出乎7788的意料,穹瑛似乎真的只是想看看長空而已,他甚至都沒有伸手去接過錢淺手中的長空,就這樣站在原地默默盯著長空看。

        “此劍并非凡物。”穹瑛很久之后才開口:“也非仙家之物,而是神劍。卻不知是哪位神匠所鑄,因何流落下界,竟然……已然認主。你……從何處得到它?”

        “回稟神君。”錢淺恭恭敬敬地答道:“長空是由上神猷虛鍛造,原本是準備送給九天雷祖做生辰禮的,只可惜整個神界無人能讓它認主,因此上神猷虛一怒之下將它投入下屆,它在劍冢千年,后來跟我出來了。”

        錢淺可沒騙人,關于長空的來歷,她說的都是真的,只不過長空并不是在這個位面被鑄造出來的而已。

        “上神猷虛?”穹瑛眉頭微微蹙起:“怎地從未聽說過這位神君。九天雷祖?也未聽說,你所說的這位雷祖,可是雷神曜魄?”

        “回稟神君,”錢淺答道:“此事弟子并不知曉。長空被鑄造出來,應當已是萬年之前的事了。”

        “萬年之前。”穹瑛并未對于長空的來歷追根究底,而是又繼續問道:“這樣說來,你是在某個劍冢遇到它?它是何時認主?”

        “回稟神君。”錢淺沉默了一瞬之后才答道:“此事弟子亦不知曉。”

        “不知?”穹瑛臉上露出淡淡的疑惑,但似乎并不懷疑錢淺的話:“怎會……”

        “回稟神君。”錢淺答道:“長空已隨弟子輪回多世,前塵往事早如過眼云煙。”

        穹瑛沒說話,低頭仔細看著長空,片刻之后他向長空伸出手,卻也沒碰觸長空,他手中發出瑩瑩白光,將長空籠罩其中,許久之后,白光消失,穹瑛點了點頭,頗有幾分感慨地開口說道:“原來如此,神魂結契,果然特別。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雖居于九天之上,卻依舊是見識淺薄了。”

        錢淺抬起頭看了一眼穹瑛,沒有貿然開口。所以這位神君到底是來干啥的?來參觀長空的?

        “吾倒要謝謝你,”穹瑛又抬起頭仔細打量錢淺,才又開口:“吾素來愛劍,今日恰好前往仙界探望吾徒倉元,機緣巧遇,從倉元居所的通天鏡感知一絲不同尋常的劍氣,這才下界一觀。吾原本以為,是有仙器現世,卻沒想到,竟然能見識到如此特別的神器,吾心甚喜。如此說來,吾卻應該回報你一二。”

        錢淺立刻彎腰行禮,連稱不敢:“神君曾言,五靈道宗劍術原本出自神君傳承,弟子身為五靈道宗劍宗弟子,所學劍術皆出自神君教誨傳承,今日能見神君一面已是弟子天大幸運,不敢要求回報。”

        “說起劍術……”穹瑛抬起眼,又開始打量錢淺:“你說你出自五靈道宗劍宗,但我觀你劍術,卻并非全部出自我的傳承。”

        錢淺張嘴還沒回答呢,突然發現眼前站著個白衣服的家伙,雙手捧著一柄泛著紅色光芒的長劍,直直盯著錢淺,一張白臉,看起來跟鬼似的。

        “沉水,去吧!”穹瑛微笑著開口。他一句命令,那個鬼一樣的男人立刻開始朝錢淺攻擊。

        錢淺猛地往后一跳,有些吃驚地看了穹瑛一眼。這神仙是什么毛病?好好說著話突然開始揍人。不過眼下也沒空研究穹瑛到底犯什么病了,白衣服男人已經殺到眼前,錢淺只能抄起長空盡全力格擋。

        眼前這個白衣服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哪冒出來的,雖然沒有那個四層樓高的符靈看起來可怕,但實力一點不比符靈差,錢淺還是被壓著打。其實錢淺清楚,這男人聽穹瑛的命令,應該是不會傷她性命的,但為了不輸得太難看,她還是竭盡全力。

        這邊錢淺和白衣服男人打得熱鬧,不遠處,又一道身著青色道袍的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穹瑛身旁,是個眉毛胡子都白了的老頭。錢淺嚇了一跳,一邊躲避白衣男人的攻擊一邊讓7788注意監控動向。

        “一點方向!”7788一邊預判白衣男人的攻擊軌跡,一邊快速匯報:“新出來的人影你不用管,那不是實體,只是個虛影,應該不會過來。”

        既然7788都這樣說了,錢淺放了心,開始一門心思地抵擋白衣男人的攻擊,大約也就是兩刻鐘功夫,錢淺好不容易避開白衣男人的三道劍氣,直接繞道他背后,匆匆起了劍陣,一圈青色小劍直沖男人而去,眼看著男人不閃不避就要擊中,那男人突然憑空消失了,就像他突然出現時一樣突兀。

        錢淺一開始還警惕地讓7788盯著四周,就怕他像是靈虛一樣,會空間術法,但那人半天都沒動靜,也不知藏到哪去了。

        這時,錢淺聽到穹瑛開了口:“不錯!與你的劍果然脾性相合,倒也不算辜負了如此神劍。”

        “脾性?”錢淺一愣,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在她手中發出淡淡青色光暈的長空。

        “當然!”穹瑛似乎提起劍就很開心,很大方的向錢淺解釋:“劍與人相同,也有脾性。劍與劍主,需得秉性相合才能相處的好。”

        白光一閃,剛剛那個白臉男人又站在了錢淺面前,手中還是捧著那柄紅色長劍。穹瑛指了指男人開口說道:“比如同為神劍,我的沉水秉性剛猛,而你的長空則相對柔脆。而你,脾性與你的劍相似,你資質算不得上佳,用劍似乎氣勢不足,劍意不夠鋒銳,但卻靈活堅韌,百折不撓,正與你的劍脾性相合,相輔相成,人劍同修,各有成長。但若讓你用沉水,秉性不和,怕是難以駕馭其中極剛烈的劍意,長此以往,劍與劍主皆會有所損傷。”

        “原來如此。”錢淺點點頭,朝穹瑛一抱拳:“多謝神君指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