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六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六十二)字體大小: A+
     
        龍套和主角有什么區別?嗯,讓錢淺說,區別可大了去了!比如,劇情里人家玄靖和江清明,不是被五靈道宗的劍宗老祖看中當接班人,就是被蓬萊劍仙看中收做徒弟,可她這個破龍套呢,除了不靠譜的師父清虛以外,也就這個墮魔的靈虛看中她,想要她做徒弟了。

        啊呸!簡直不能更倒霉!誰要給主動墮魔的家伙做徒弟啊!錢淺右手執劍,左手畫圓,手中長空青影浮動,化成無數道劍光圍繞在她身旁,錢淺腳下浮現起巨大光陣,并肩戰斗這么久,遙夜和螭焱一望既知,這是北帝伏魔劍。

        獨自支撐劍陣消耗巨大,遙夜和螭焱對視一眼,立刻很有默契地牽起了手,遙夜將自己的靈力全力灌入與螭焱相交的左手,而螭焱,將遙夜的靈力與自己的匯在一處,直接凝成一個排球大小的靈力團,直接朝錢淺的頭頂丟去。

        有了遙夜和螭焱的全力支持,錢淺借力起勢,周身劍影沖天而起,兜頭朝著靈虛罩去,靈虛冷笑一聲,故技重施,又在原地消失。

        “四點!”7788盡責地提示著方位。錢淺頭都沒抬,手中劍招一變,直接照著7788提示的方向直直的刺了過去。

        而遙夜則也像是有所感應,幾乎是同時和錢淺朝著同一方向出劍,靈虛剛在原地出現,兩柄靈劍已經攻到眼前,他甚至來不及繼續用自己的特殊法子躲避,左右兩肩就被靈劍穿透。螭焱反應也很快,一道法訣直接擊中靈虛的胸口。

        靈虛慘叫一聲,頓時又在原地消失:“混蛋!幾個不入流的小輩,竟敢傷了老夫!”

        “有何不敢。”螭焱冷笑一聲,手中長槍橫在胸前,擋掉一縷襲來的紫黑色霧氣:“你主動墮魔那一日,就該想到今天。”

        “呵呵呵呵呵呵……”靈虛不知藏在哪,突然發出一串古怪的笑聲,帶著三分得意,七分遺憾:“今日是老夫大意了。不過,此地裂隙已成,也無須在此與你們多糾纏,你們就在此好好玩玩吧!若是你們運氣好能順利脫身,那我們下一個裂隙之處再見。哈哈哈哈哈哈……”

        “他應該是走了。”一直盯著監控的7788說道:“我一直盯著呢,我分析他被你們擊中的時候就已經跑了,這些話應該是通過法術留下的。但眼下該注意的不是這個,我之前監控到的那兩個連在一起的能量體分開了,其中一個和兔子融合了,應該是影魔。但這也不是重要的……”

        “啰嗦!”錢淺打斷了7788的話:“不就是突然冒出來好多影魔嘛!我感覺到了。做好你該做的事!反正也跑不了。”

        “糟了!”遙夜的臉色十分難看:“靈虛似乎非常擅長空間術法,他在配合魔族那邊的大型空間法陣造成空間裂隙。此地應該有個隱藏的陣法,周圍一直不斷有裂隙出現,這些裂隙十分不穩定,眼下看來,只能供沒有實體的影魔通過,而且通過一次,裂隙就有可能消失。但此處空間已經變得十分不穩定,不斷有新的裂隙出現,魔界那邊應當在有組織地將影魔源源不斷的送入新出現的裂隙。”

        “我們必須要摧毀法陣。”螭焱試圖往魔氣繚繞的樹林靠近,但立刻被尖嘯著沖過來的大批影魔逼退了。整個森林現在都處于魔氣的籠罩中,什么都看不清。

        “7788,”錢淺盯著眼前紫黑色一片的森林命令道:“遙夜說有法陣,找出來!”

        “難度很大。”7788緊張的盯著監控:“到處都是新生又消失的空間裂隙,能量波動頻繁,我在這里看監控全部都是花的,我只能嘗試計算出相對規律穩定的能量波動點。影魔越來越多,他們大部分都沒有第一時間攻擊你們,應該是得到了某種命令,很可能是在等待時機一擁而上。”

        “螭焱!”錢淺頭都沒回地說道:“傳音給玉宸閣掌門,玉宸閣一定有千里瞬行法陣,這里我擋著,你和遙夜先想辦法給他們設一個單向傳送落點,讓人帶著千里瞬行法陣過來,我們需要……”

        “好!”很顯然,錢淺和螭焱想到一起去了,玄玉和慕秋水不在,還好他和遙夜也比較擅長術法,已經開始著手布陣:“玄玉不在,沒有陣盤和大量靈石,我和遙夜作為傳送標點,最多能支撐兩人瞬移過來,玉宸閣就算立刻有人帶著千里瞬行陣過來,大批后援至少也得要一刻鐘。”

        “好!”錢淺深吸一口氣:“放心!我來擋住影魔,我會撐夠一刻鐘。”

        沒有時間再互相交流了。螭焱捏碎了傳音符,開始就地畫符,他要和遙夜以自身為標記,這樣玉宸閣的后援可以準確的用縮地瞬行術瞬移到他們身旁。這是極度危急情況下才會用到的方式,縮地瞬行術消耗巨大,作為標記點的螭焱和遙夜同樣也消耗巨大,而且他們施法過程中也不能動,毫無防御能力,只能靠著錢淺擋住源源不斷從裂隙中涌出的影魔。

        在這樣的環境下,兩人做出這樣的選擇,無異于是將自己的命交到了錢淺的手中。這是一種戰友間毫無保留的信任,錢淺沒有再回頭,雙腳浮空將長劍朝天豎起,雙目微闔,劍意沖天,她左手掐訣,執劍的右手突然一橫,密密麻麻的劍影浮空而起,既不進,也不退,就這樣靜靜浮在半空中。

        這是明道七元陣,防御劍陣的一種,不能主動攻擊,只是靠錢淺自身的靈力和劍意支撐著一道劍影組成的墻。理論上,如果有人想要通過劍陣防御,就要冒著被劍意和劍影扎成篩子的風險,錢淺也不知道明道七元陣對影魔這樣無實體的東西有沒有用,理論上應該是有用的吧?劍意無所不在,就算是一團霧氣,想要過來也會被劍意沖開。

        “玄音,”身后的遙夜在標記過自身之后突然開口:“若是擋不住,你自己走,別管我們。清明還在等著你回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