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五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五十七)字體大小: A+
     
        玄靖過來恭恭敬敬向靈濟道長行了禮,因為江清明正在一旁和長玨師兄弟們對招,錢淺就先抓著玄靖問了兩句后山的情況。

        “果然如道長們所說,”玄靖搖搖頭:“螭焱也說武器上有些許魔氣殘留,但人似乎沒什么問題。宗門有回信了,師父閉關療傷未出,很可能清虛師叔近期會過來,協助玉宸閣調查魔氣一事。”

        “遙夜怎么說?”錢淺問道:“她去流霞峪之前,不是將太虛觀中所有上古典籍都看了一遍嗎?”

        “遙夜也覺得頗為蹊蹺。”玄靖嘆了口氣:“她說,若是那人被魔族操縱傷人,身上應有些微魔氣殘留,但那人身上很干凈,靈焱道長親自用古籍中記載的術法辨別過許多次。那人并沒有長瑛受傷當夜的記憶,這一點也頗為蹊蹺,據他所說,他那晚在房中安睡,哪里都沒去。不管怎樣,一時半刻很可能沒有結果,好在那人被玉宸閣的長老們親自看管,想來出不了大差錯。”

        “眼下愁也無用。”錢淺扯了扯玄靖的衣袖:“家里還沒回信,我們在這里等兩天,靈濟道長是成名已久的劍修前輩,咱們不如趁此機會多多與長玨他們切磋,也好讓靈濟道長指點一二。”

        “小輩們青出于藍,山人能指點你們師兄妹的可不多。”靈濟道長瀟灑一笑:“棲霞論劍一戰成名的玄靖,來來,讓我瞧瞧你的本事,我倒是要看看你們師兄妹,是否各個如此天才卓越。”

        “靈濟前輩親自指點,晚輩求之不得,”玄靖朝靈濟一抱拳:“只是晚輩修為尚淺,不敢擔前輩如此謬贊。敢問玉宸閣是哪位師兄與我對戰?”

        “若要我說,”靈濟道長看了一眼一旁的江清明:“我倒是想瞧瞧你與你那位玄明師弟對戰,不知玄靖師侄意下如何。”

        玄靖剛要點頭呢,錢淺沖他肩上伸出頭來,笑嘻嘻地問道:“靈濟前輩,打壞東西要陪嗎?躬行閣離得挺近的……”

        靈濟道長哈哈笑起來:“無須擔心,我倒是要瞧瞧,你們對戰能到怎樣的程度,居然還擔心打壞東西。”

        “那我來呀。”錢淺立刻湊不要臉的將江清明推到一邊:“上一次還沒分勝負,就被拉開了。”

        “不知死活!”靈濟道長還沒說話,玄靖的劍已經出手了:“我看上一次你還是沒受夠教訓。”

        “師兄可別說大話。”錢淺冷哼一聲:“誰教訓誰,還不一定呢!”

        “你們別……”江清明大驚失色,剛想伸手去拉錢淺。然而,晚了!

        錢淺和玄靖已經跳到了劍坪中央,雙雙執起靈劍,怒瞪著對方,似乎還沒開打就已經火冒三丈了。江清明不忍直視地扶額,趕緊朝旁邊一臉興味打算旁觀的玉宸閣子弟招手:“長玨,你們過來一點,不要離太近!這兩人對戰極沒輕重。”

        靈濟道長轉頭看了江清明一眼,十分好奇的樣子。同門師兄弟對戰不是常事嘛,這玄明干嘛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江清明看到靈濟道長看他,露出一個無奈地苦笑:“前輩,打壞東西真的不用賠嗎?”

        錢淺并不知道靈濟道長有沒有后悔讓她和玄靖切磋,反正她和玄靖這一架打了大半個時辰,最后她是輸了的。不過在玄靖面前扛過大半個時辰她才輸,作為龍套,她光榮,戰斗結束后,錢淺一臉得意的模樣,朝玄靖一揚下巴:“僥幸而已,我立足的石雕突然塌了,否則你想贏,早著呢。”

        玄靖的臉更黑了,他指了指一地狼藉開始甩鍋:“石雕塌了還不是因為你,不知收斂劍氣。”

        “簡直胡說!”錢淺跳著腳反駁:“你就盼著我早早收斂劍氣,這樣你早就能贏了,這石雕明明是你的劍氣所傷,你打不贏我,就破壞了我立足的石雕。”

        “咳,”江清明不忍直視地輕咳一聲:“師兄,玄音,這是在玉宸閣,你們打壞了三個石雕和兩顆樹,還好躬行閣這里有靈濟道長設了結界,否則還不知道要弄壞多少東西。”

        長玨幾人張大嘴,呆呆地望著站在一地碎石上的錢淺和玄靖,有些口齒不清地問道:“玄……玄明師弟,他們平日切磋都是這樣嗎?”

        “都是這樣。”江清明一臉好笑的朝長玨點點頭:“在門派時,他們兩人每次切磋過后,必會被一起罰去后山種流霜竹。”

        “那……”長玨又問道:“玄明師弟,你和玄音師姐切磋起來也這樣?”

        “不。”江清明搖搖頭:“我從不與玄音動手。我永不會對她刀劍相向,連切磋也不行。”

        錢淺聽到這后半句話,突然低頭笑起來,是啊……那個人,就算之前親自指導她練劍時,也從未親自與她喂招,他真的,從未對自己出過手,連切磋也沒有。

        “這次如何?”錢淺看了一眼還在研究地上劍痕的靈濟道長,先開口問了江清明:“有沒有進步?”

        “不夠好。”江清明朝錢淺一臉嚴肅的搖搖頭:“玄靖師兄幾次破綻你都沒能及時抓住,而且,你雖只一人,有些情況下,云濤劍陣的某些招式也不是不能用,還有,回防太不及時,若是真正對戰,遇到實力高過你許多的對手,你怕是早已重傷。另外……”

        眼見著江清明有暴龍上身的跡象,錢淺笑瞇瞇的一下子截斷了江清明的話頭:“清明,這一次,我是你師姐,終于輪到我教訓你了。”

        錢淺的話,周圍所有人,包括江清明在內都沒聽明白,什么叫“這一次”,什么叫做“終于輪到我教訓你”?

        “你想要教訓我自然可以,”江清明笑著點點頭:“不過,劍訣還是要勤加練習,你越強,我越放心。”

        靈濟道長覺得五靈道宗的師兄弟們互動頗為有趣,開口問一旁的玄靖:“玄明師侄似乎眼光頗為毒辣,你們師兄弟切磋都會相互點評嗎?但怎地,他只點評玄音的劍術?”

        “他也只會點評玄音。”玄靖只要不跟錢淺切磋,就還是那份謙謙君子的模樣:“靈濟前輩,實在抱歉,是晚輩們失了分寸,打壞了不少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