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五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五十一)字體大小: A+
     
        長瑛遲遲不醒,但不管是錢淺他們還是玉宸閣的人都有些等不得了。玉宸閣掌門已經親自去審問了那個傷了長瑛的隨從,但通過古代典籍留下來的法術探查辨認,那人身上似乎并未魔氣留存的痕跡,他的武器上倒是被探出有淡淡的魔氣附著。

        那人依舊堅稱自己并沒有傷害過四皇子,對于自己武器上為何會有魔氣附著,卻也說不清楚。玉宸閣掌門認定,無論此人是否是重傷長瑛的兇手,他都是魔族現世的重要關竅,因此已經就將他押在玉宸閣后山山谷,由幾位門派長老親自看守。

        因為錢淺他們也算是牽涉其中,因此靈焱道長倒也沒瞞他們,將這些事都一五一十說給主角團聽了。玄靖聽后沉吟了片刻,之后開口問螭焱:“螭焱,我們幾人在流霞峪并未停留許久,也沒接近過封印之處。但你之前見過被魔氣侵染的妖,不如你跟著靈焱道長去后山看看那人,也許能分辨出什么。”

        “也是個辦法。”螭焱點點頭,開口建議道:“不如讓遙夜跟我一起去。她在流霞峪帶著師弟師妹除妖,停留了許久,也許她也能看出什么也不一定。”

        原本在一旁沉默不語的遙夜聽見螭焱這樣說,眼神微微閃動,有些警惕的望了螭焱一眼。但她沉默片刻,還是點了點頭:“我的確也去過三界裂隙處,那就一起去看看。”

        “也好。”靈焱道長點點頭:“之前這位姑娘對小徒傷口的魔氣也頗有見解,一眼就辨認出那些魔氣是在同化小徒的靈力,而小徒在盡力抵御。事實正如姑娘所言,靈霜師妹祛除魔氣之后,也發現了那些魔氣是在試圖同化小徒的靈力。”

        “慚愧。”遙夜搖搖頭:“我身為太虛觀大師姐,原本是要跟著師叔一齊看守封印的,因為我修為比師叔差遠了,師父因此擔心不已,因此出門之前,師父交代我將上古典籍中關于仙、魔的典籍都看一遍,以免看守封印時出了意外束手無策。”

        “原來如此。”靈焱道長點點頭:“太虛觀觀主靜和真人果然謹慎,一片拳拳愛徒之心令人感佩。也幸好姑娘好耐心,真的如令師所囑,將觀中上古典籍都看了一遍,倒誤打誤撞,救了小徒一命。”

        “那不如這樣。”玄靖又開口建議道:“我、螭焱和遙夜一起隨著靈焱道長去后山,玄音和清明去拜訪公羽翎先生。秋水和玄玉,和清明他們一起去拜訪公羽翎先生也可,留在客居休息也可。”

        “我和秋水就在這里等吧。”玄玉立刻擺擺手:“秋水,我們就別去了,魔族現世,以后說不準遇到什么樣的危險,我們就留在客居,抓緊時間修煉。”

        “到底是大宗門的弟子。”靈焱道長點頭感嘆:“時時不忘居安思危。”

        “玄玉師姐是我們五靈道宗法宗玄字輩最天才的修士,”慕秋水朝靈焱道長笑著說道:“以后的法宗大師姐。我們師父說了,等他卸去宗門事務,外出云游,整個法宗都要交到玄玉師姐手上。”

        “如此說來,山人倒是幸運。”靈焱道長笑著點點頭:“此次,不僅一次見識到兩位赤桑劍主,還見識了五靈道宗未來的劍宗長老和法宗長老。”

        “前輩說笑了。”玄靖立刻朝靈焱道長躬身行禮:“晚輩等還年輕,眼下只是能做到勤勉修煉,以期日后不辜負師父們的寄望。”

        玄靖他們很快跟著靈焱道長離開了,靈焱道長走后沒多久,長玨就跑來了,一見到錢淺和江清明就笑嘻嘻的開口:“玄音師姐,玄明師兄,師父叫我帶你們去見公羽翎先生。”

        “怎么是你。”錢淺一看長玨也樂了:“你沒挨罵吧?靈濟道長有沒有罰你?”

        “沒有沒有。”長玨笑瞇瞇的擺擺手:“長瑛師兄的傷勢好轉,師父和靈焱師伯高興都來不及,怎么會因此訓斥我。玄靖師兄和玄音師姐上山,師父其實高興得緊,他說你們也許會多留幾日,想請你們和我們師兄弟們一起切磋呢。玄音師姐,到時候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這可難說。”錢淺笑著答道:“清明他們,最煩看我和玄靖出手切磋,下手沒輕重。這些你不是都知道嘛。”

        “對了玄音師姐,玄明師兄,”長玨眼睛眨呀眨,一臉期待的模樣:“我聽師父說,玄靖師兄和玄明師兄都是赤桑劍的執劍者。你知道的,咱們都是劍修,對好劍一直向往,公羽翎先生上山后,一柄劍都沒鑄過,看來咱們師兄弟是沒福氣執赤桑劍了,但有機會看一眼也是好的。”

        “你難不成就是為了這個,自告奮勇帶我們去公羽先生那里?”江清明一邊笑著一邊摘下了背在背上的劍。

        “被師兄你看穿了。”長玨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我可是和我師兄們爭了半天,才搶來的機會。好不容易有機會見識赤桑劍,我打破頭也要來。”

        長玨引著錢淺他們一路往客居西邊一處小山上走去,一路風景很美,花草扶疏,玉宸閣倒是真會找好地方,別的不說,這門派內的風景,可強過他們五靈道宗百倍。他們五靈道宗海拔高,植物不多,一到冬天就下雪,冷的很,后山千峰崖更是常年白雪皚皚,就算是夏天也沒有玉宸閣風景好。

        公羽翎的居處,就在小山上一處獨立的小院中,院子外有一塊修整平坦的平地,立著巨大的劍爐,旁邊鑄劍工具一應俱全,只不過劍爐是冷的,鑄劍工具也看起來長久沒有用過了。

        “這就是公羽先生的居所,”長玨指了指遠處的小院說道:“十五年前上山的,他跟咱們門派的師叔祖有個百年之約,要在咱們玉宸閣居住百年,在這百年間,盡心指點咱們門派的鑄劍師,若有可能為玉宸閣鑄一柄赤桑劍當然更好。不過公羽先生來咱們門派都十五年了,從來都沒開過爐,別說鑄劍了,連幫人淬煉靈劍都沒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