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四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四十四)字體大小: A+
     
        錢淺的話得到了螭焱的大力贊同,眼下沒什么比跑路更重要。因此主角團加上錢淺,急急忙忙的收拾了陣盤符箓,滅了火堆,打算連夜趕路。大家都忙著,誰也沒發現玄玉特別沉默。

        錢淺正幫著慕秋水撤陣盤,一轉頭看到了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她身后的玄玉,她毫不客氣的伸出手將玄玉扒拉到一邊:“大半夜的離我那么近,嚇我一大跳。”

        “唉,妹子,我有事跟你商量。”玄玉眼珠咕嚕嚕亂轉,看到其他人都離的比較遠,又個個在忙,才壓低聲音開了口。

        “什么事啊?”錢淺一臉問號的看著玄玉:“比跑路更重要的事嗎?”

        “嗯!”玄玉對著錢淺點頭如搗蒜:“特別重要!你說,我該不該告訴江清明,我是個羲和族啊?”

        “你不說我都忘了……”錢淺看了一眼遠處的主角團。兩個重生的,再加上她,都知道玄玉是個羲和族,一半的人都知道了,還有什么好瞞的啊。不過顯然,作為龍套,她并不能幫著玄玉做決定,因此她想了想之后答道:“看你自己吧。”

        “我糾結啊!”玄玉臉都快皺到一起了:“他那么恨羲和族,要是我說了,他會不會……嗯……可是我要是不說,有意隱瞞會不會惹得他更憤怒,覺得我有陰謀啥的?”

        錢淺再一次對于這個死阿宅的腦回路佩服的五體投地,她覺得這個玄玉穿越之前一定很喜歡看狗血電視劇和套路滿滿的小網文,怎么思考方式這么戲劇化呢。

        “說不說的,看你自己吧。”錢淺答道:“畢竟,說不說你都是羲和族,也沒辦法改變現狀不是嗎?”

        “也是哈……”玄玉點點頭:“我可真慘,穿成個女的也就算了,身份還賊特喵的尷尬,還是你運氣好,真讓人羨慕嫉妒恨。”

        “尷尬嗎?”錢淺沉默了一瞬,接著點點頭:“你說的對,是挺尷尬的,忘了跟你說,我媽就是個羲和族人。”

        “啥?”玄玉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你……你媽是羲和族?你……不是,妹子,你這是要演羅密歐與朱麗葉?我說你咋那么想不開啊!”

        “所以呢?”錢淺斜了玄玉一眼,收起了最后一個陣盤。

        “所以你干嘛非得找不自在,”玄玉歪著腦袋,一臉夸張的模樣:“挺好個妹子,干嘛自己找虐,你又不是不知道江清明和羲和族有仇,當時干嘛非找他啊?!你換一個唄!比如我覺得螭焱就挺不錯。”

        “嗯!”錢淺忍著笑朝玄玉點點頭:“是不錯,順便還能幫你解決官配CP危機對吧?”

        “不不不!”玄玉屁顛屁顛的跟在錢淺身后:“哥是這么自私的人嗎?我是真的為你好!”

        “你還是管好自己吧,每天操那么多閑心。”錢淺翻翻白眼,大步朝遠處的慕秋水走去:“秋水,這些給你,都收好了。”

        “都收好了就出發吧。”玄靖朝大家招手:“這一段都是密林,路不好走,我們先御劍出密林,速度快,以防身后有追兵。”

        “我……”玄玉張了張嘴,最后還是放棄了:“算了,我們先離開,等到了玉宸閣附近再說吧。”

        “嗯!”玄靖點頭:“若不是十分重要的事,等等再說也不急,眼下趕路要緊。”

        羲和族的兩人走后,錢淺他們也隨即出發,連夜出了密林,又沿著幽深的山道走了很久,直到天光大亮,一晚上都在動用靈力御劍御符趕路,大家臉上都露出幾分疲憊,玄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找了個路旁隱蔽的位置讓大家休息一下。

        “內個……”剛剛坐下玄玉就有些迫不及待地開口:“清明,有件事……嗯……昨晚那些人是羲和族。我……我其實也是羲和族……”

        江清明頓時一愣,但他還沒開口,螭焱就迫不及待地開口:“羲和族也不是人人都是清明的仇人,這一點清明是清楚的對吧?而且玄玉你自小在宗門長大,多年不曾回去,族中之事原也與你無干。”

        “嗯!”玄玉點點頭:“對呀,我這些年沒有回去過,所以他們說的那些事……其實我也不怎么清楚。”

        玄玉話其實也不算說謊。關于江清明身世的事,作為穿越黨,他當然清楚,只是作為游戲中的人物“玄玉”,他應該是不知道的。所以他思忖半天,還是選擇了相對安全的說法。

        “唔!”另一個穿越黨錢淺點了點頭,語出驚人的補了一句:“我娘倒是每隔幾年都會回去,但她回娘家的時候從來不帶我去,也許她知道什么也不一定。我們回去過中秋的時候,可以問問她,她應當不會瞞我。”

        “玄音……”江清明臉上露出幾分呆滯的表情,伸出手來想要拉錢淺的手:“你說……什么?”

        錢淺并未像往常一樣,主動伸出手去握江清明的手,而是一動不動的待在原地,眼神極其認真地望著江清明的臉,一字一句地說道:“我說,我娘是羲和族人。”

        這還是錢淺頭一次當著大家提起流鳶羲和族人的身份,連和錢淺一起長大的玄靖都不知道流鳶居然是羲和族人。他只知道流鳶是靈虛門的修士,從小上山修煉,但修為很一般。玄靖也知道每隔兩年,流鳶都會回娘家,大多數是一個人去,這兩年玄音長大了,有時明炴會陪著她一起回去,只是兩人從來沒有打算帶孩子回去。

        “玄音,你怎么……”玄靖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我……以往從來沒聽流鳶嬸嬸提過。”

        “嗯!”錢淺點點頭:“我娘很少說族中事。還是青冠伯伯告訴我,她是羲和族人呢。但我知道,我娘天賦一般,從小就在宗門修煉,原本很少回去。青冠伯伯說,還是生了我之后,我娘回娘家才頻繁起來,至少過幾年要回去看看。因為我是半妖嘛!小時候長著紅色耳朵的。羲和族善用相術,我娘怕她久久不回去,族中會有人用相術來推算她在哪里,發現我就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