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四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四十三)字體大小: A+
     
        螭焱表示要放那兩個人走,其實沒有問過當事人江清明的意見,不過江清明也沒表示反對,事實上,從一開始他就一直沉默不語,直到這時他才向前跨了一步,向那兩人問出了第一個問題:“誰是氐衡。”

        “一個故人而已。”那兩人盯著江清明的臉,眼神很是冷酷:“早已死了多年。但其實該死的不是他,而是你。”

        江清明臉上露出了幾分吃驚的神色,但他還沒開口,玄靖先冷笑一聲:“可笑!我師弟的生死,憑什么由你們定奪?我看該死的不是我師弟,而是你們!他自幼在山村長大,從未做過任何傷天害理之事,你們卻不分是非黑白,一見面就要取他性命,是何道理?!”

        “原本他也不必死,但誰叫他命不好。”兩個黑衣人中個子較高的那個語氣淡漠地開口:“七殺星入命,又是赤桑劍主,這樣的人,若是留在世上,恐將為禍人間。你們覺得毫無道理,但我羲和一族掌管上古星宿圖多年,少皡上神賜我族觀天象預測吉兇的能力,就是為了讓我們守護人世。祭司大人親自掌星盤推命,得上天預示,近年世間將有大災劫,生靈涂炭。這孩子七殺星入命,又手執當時第一的赤桑靈劍,我族又怎能眼睜睜看著他一步一步強大,不如……”

        “不如趁早斬草除根?”玄靖氣得臉色都變了:“荒唐!觀星推命之術本就十分靠不住,星象變化實屬常事,你們又怎能隨隨便便因此決定一人的生死!”

        “為天下計,便是殺錯又如何。”個子較矮的黑衣人輕笑一聲:“如若是我,早早自盡了事,何必還惹得族中如此興師動眾。”

        “說得如此冠冕堂皇,也不過掩飾你們的懦夫本質。”螭焱的表情十分陰沉,手上一簇微小的電芒不停跳躍:“你們怕清明強大起來無法控制,就想趁著他尚未成長之前置他于死地,你們將清明當做了什么?清明要過怎樣的日子,是為善還是為惡,你們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

        “哼!”那兩人一副懶得辯解的模樣,遞給螭焱一個輕蔑十足的眼神:“庸人!要殺便殺,做什么那么多廢話!”

        “你們不肯告訴我誰是氐衡,沒有關系。我只再問你們一句話,”已經沉默了許久的江清明突然開口,將手中的劍,穩穩抵住其中一人的喉嚨:“我爹,是不是你們殺的?!”

        “你爹?”被抵住喉嚨的矮個子男人十分吃驚的模樣,緊接著搖頭失笑:“怎么可能!他……”

        “雋翼,”另一人突然開口,打斷了雋翼的話:“你們說的,恐怕不是同一人。孩子,你口中的爹,是誰?”

        “別裝傻!”慕秋水的眉毛立起來了,一條小小的引火術落在兩人身上,瞬間發出皮肉焦糊的味道,但那兩人眉頭都不皺一下:“清明的爹在江家村被人殺害,你們怎可能不知道?他爹是江家村的江鐵匠,我這樣說,你們可‘記起來’了?若是還不能記起,我不介意幫幫忙。”

        “江家村?”這一下,那兩人臉上倒是露出一模一樣的疑惑神情:“一年前聽說有人發現了你的行跡,咱們族里派人去云州找過,但具體是怎樣一回事,咱們并不能知道。你若想問的是這個,我倒也可以答,并非我二人所為。”

        “你們派人去了云州?”江清明的牙咬得咯咯直響:“云州城外江家村,我爹爹就是在那里被殺,此事是否與你們羲和族有關。”

        “不知。”那兩人搖搖頭:“做了便是做了,也無甚好隱瞞,一年之前我二人就在京兆附近,不曾回族內。云州距此甚遠,當時怎樣,我們不得而知。”

        “呵,”玄靖被氣笑了:“你們倒是坦蕩,事已至此,竟毫無悔意。”

        遙夜緊緊抿著唇,手中長劍又快又狠朝著其中一人的脖子削去。讓人沒想到的是,她的劍,居然被江清明格開了。

        “清明?”遙夜皺著眉,似乎不能理解江清明為什么要幫那兩人格擋。

        “你們走吧。”江清明收起自己的長劍,又向前走了一步,緊緊盯著眼前兩人:“既然我爹不是你們殺的,我也沒必要取你性命。回去告訴你們的祭司和長老,想要我江清明的命,盡管來取,就算他們不來,我也會找上他們。誰殺了我爹,我要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清明你……算了!”玄靖搖搖頭,沒再多說什么,收回了自己的長劍。錢淺見狀也收回了長空,和江清明一齊往旁邊一撤,讓開了通路。

        那兩人見狀相互對視一眼,發現錢淺他們是真的要放他們走之后,立刻邁步離開,很快消失在密林之中。

        等他們離開了,遙夜才皺著眉開口:“清明,就算你那兩人不是你的殺父仇人,他們想要殺你也是事實。你就這樣放他們離開?”

        “放走也好。若是現在對他們下手,豈非坐實了清明七殺星入命,心狠手辣的命盤?”玄靖搖搖頭:“他們并沒有傷到清明,若我們此時斬草除根,恐怕會招來羲和一族的瘋狂報復,到時他們圍捕清明時,怕是更加理直氣壯。我們殺了人,他們來尋仇,到時我們五靈道宗即便是想要回護清明,也顯得底氣不足。”

        “即便如此,”慕秋水也頗為憂慮的模樣:“也應當將那兩人擒住送回宗門,由長輩們出面訊問看押。這樣放他們走了恐怕后患無窮。”

        “已經后患無窮了,”錢淺立刻笑起來:“他們動手之前就已經傳消息給羲和族那個看守星圖的長老了,我們放不放他們其實沒區別,行跡已經暴露,為今之計,趕緊走,別再耽擱了。若是像秋水你說的,擒住他們送去宗門才叫真的麻煩,一路上他們若是送了消息出去,羲和族多叫些人手過來圍捕我們,我們想跑都跑不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