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九)字體大小: A+
     
        玄玉對于錢淺的吐槽不置可否,他又不是之前那個天才法修小姐姐,他只是個可憐的機械工程師,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跑到這里不說,還成了個女的。到今天為止,他覺得自己克服了認知障礙,努力練習掌握“法術”這門學科,已經很了不起了。

        “走吧走吧。”玄玉朝錢淺擺擺手:“去找江清明和玄靖,也不知道他們在哪。”

        “呃……”錢淺有些呆滯的模樣指了指前面:“那邊……這么大的動靜你都沒看見,是瞎嘛?”

        玄玉順著錢淺的手指抬眼去看,剛好看到江清明躍到半空中,揮著赤桑劍,一劍狠狠劈向眼前游蕩的孤魂野鬼,這一下子不僅將一大片孤魂野鬼劈散,還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而在江清明身后的玄靖,則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背著手似乎在說著什么。

        “我靠!”玄玉嚇了一大跳:“這家伙的實力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強了?這一下劍要是劈在人身上,那還不得……”

        “熟了。”錢淺也是一臉吃驚的模樣,盯著前方。

        “你說啥?”玄玉轉頭看了錢淺一眼,完全沒聽明白她到底啥意思。

        “我說,”錢淺看了看地上的溝壑,和塌了一半的荒墳,慢吞吞地答道:“清明這一劍要是劈在人身上,怕不是得把人劈熟了。”

        “簡直胡說八道。”玄玉搖搖頭:“怎么可能!你們這些女生,說話就是喜歡夸張,你男票厲害歸厲害,怎么也不能把人劈熟了啊!”

        “什么叫做‘女生說話夸張?’”錢淺一臉不服氣的轉過頭:“我哪有胡說!就特么你上過大學?假設清明劍的質量是mh,出劍的速度是v,那么他這一劍的動能K按照公式計算應該是K= 1/2 m_h v^2,根據能量守恒定律,先計算動能,接著再算這一劍動能轉化的熱能,如果赤桑劍的質量是……”

        “你……”玄玉呆呆地張大嘴:“學物理的啊?那你到底是怎么接受這反科學的妖怪世界的啊?”

        “不接受怎么辦?”錢淺聳聳肩邁步向前走去:“來都來了,早跟你說了,別惦記回去交圖紙了,好好活著最重要,你死了也回不去。”

        “學物理的小姐姐,”玄玉跟在錢淺身后一臉嚴肅:“雖然我知道我回不去了,但我還是要說,熟不了!因為你計算帶入機械能時,沒計算機械做功效率,能量傳遞路徑也沒考慮,你還需要一個散熱損失公式。這是我們專業的事,你跨科了。”

        “哈!”錢淺斜著眼看了玄玉一眼:“希望你當法修也有這樣強的鉆研精神。”

        “我有一說一!”玄玉的嗓門頓時大起來:“不考慮能量傳遞路徑就是不對,還有……”

        “什么路徑?”不遠處的玄靖抬起頭:“玄玉師妹在說什么?”

        “我……呃……”玄玉一愣,朝玄靖露出尷尬的笑容:“就……玄音問我發熱的咒術,我……我給她解釋解釋。”

        原本一旁還陰著臉的江清明聽了玄玉的話,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沒繃住主動靠了過來,他收起赤桑劍,伸手將錢淺的雙手都握在自己的手中,使勁搓了搓:“冷了嗎?我們立刻出去。”

        “不冷。”錢淺搖搖頭:“我來看看你,你……對不起,今天是我不對,讓你擔心了。”

        “不要再這樣了。再也不要。”江清明盯著錢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慢慢說道:“再有一次,我絕對不原諒你。”

        錢淺沒有說話,她很溫順的點點頭代表回答。江清明嘆了口氣,從乾坤袋里掏出一顆蜜餞來遞到錢淺唇邊:“玄音,你不能有事,否則……唉!”

        錢淺咬著蜜餞,朝江清明露出笑容,江清明嘆了一口氣,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肩膀上,閉上了眼,遮住了眼中的憂懼和無措。江清明知道自己今天情緒失常了,但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他甚至不敢回想剛剛那一幕,只要想起,就抑制不住毀滅一切的欲望。

        “早知我就不來相勸了。”心塞地大師兄玄靖搖了搖頭:“我說什么也是無用,清明也無法冷靜下來,還是得靠玄音。”

        冷靜了嗎?江清明唇畔溢出一絲苦笑。也許吧……至少,他能強迫自己暫時將暴戾沸騰的情緒沉淀下來,至于這些情緒會不會在他心里的某個角落繼續發酵,那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好在玄音還在,只要她在,一切都還好。

        在玄玉眼里看來,埋荒冢一行算是無功而返,大伙費了半天力氣拿到的武器和功法秋水不肯要,還白白惹得江清明莫名其妙發了一頓脾氣。話說清明那小子也太計較了吧?和女孩子發那么大的脾氣干嘛。技術阿宅玄玉默默生出一絲優越感,森森覺得自己是個超級好男人,工作努力,心胸開闊,脾氣又好,如果忽略他目前變成了女人這個小缺點的話……

        玄靖倒是沒覺得這一趟是白跑,埋荒冢周邊游蕩的厲鬼很多,光憑他們幾個很難清理干凈,天長日久,難免會跑出去禍害過路人。因此出了埋荒冢,玄靖就給凈塵道長發了個傳音符,請他幫忙聯系周邊的修仙門派過來鎮守清理。

        大家在埋荒冢附近商量了一下,決定干脆不再費力走回頭路去皓城,而是直接從埋荒冢上官道,繼續往歸陽城方向走。

        這一路,他們走的有點慢,路上看到草木繁盛的地方都要停下來仔細搜尋一番,到歸陽城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月之后了,只可惜時間花了不少,卻依舊一無所獲,赤陽鉤藤的影子都沒瞧見。

        “先進城吧!”大家搜尋完官道附近最后一處樹林之后,玄靖嘆了口氣做出決定:“看樣子我們得在歸陽城停留一段日子,周圍的山林都要仔細找過,那不如先進城找間客棧安頓下來。找赤陽鉤藤怕是不是幾日之間能有結果的,我們先將在城里打聽一下赤桑族人,將清明的事先弄清楚再說其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