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七)字體大小: A+
     
        半妖修士留下來的那對武器,在埋荒冢陰暗的光線之下依舊顯得簇新锃亮,隱隱透著寒光,根本就不像是年代久遠的武器,反倒像是常用器物似的,在這個陰暗的荒墳堆里,顯得出奇的怪異。

        “看那個半妖的打扮,怎樣也是前朝的人了,怎地這武器如此新。”遙夜皺起眉,有些疑惑的樣子。

        “怕是不止。”螭焱搖搖頭:“我看那魂魄恐怕在這里也有幾百年了,身上的衣服倒像是幾朝之前修士流行的樣式。”

        螭焱有千年修為,見多識廣,因此他的話大家都沒什么懷疑。玄玉看了看慕秋水,突然彎下腰,直接伸手去摸地上那對怪模怪樣的兵器。

        “誒,你怎么……”錢淺剛想伸手阻止,但玄玉已經將那一對兵器拿在手里了,他一臉莫名的沖錢淺眨眨眼,似乎在問,明明是慕秋水的金手指,為什么不能拿。

        為什么不能拿?這不廢話嗎!錢淺的臉都快被玄玉氣歪了!這個半妖修士明顯就不是像劇情里一樣,等在這里就是為了給慕秋水送金手指。他分明就是想要占慕秋水的半妖身體奪舍的。這死宅男的心也忒大了,這樣危險的兇靈留下的東西也敢隨便亂碰?

        “沒事沒事!”看見錢淺臉黑下來,螭焱趕緊忙著和稀泥:“那個半妖的魂魄已經被玄靖的咒訣打得魂飛魄散,應當沒有危險了。”

        “唉!”錢淺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簡直不想看玄玉:“你著什么急,這東西看起來簇新簇新的,頗為怪異,萬一……”

        “有什么萬一啊!”玄玉倒是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這不好好的嗎?我看著武器比秋水之前用的雙劍好多了,這么好的東西當然要給秋水留著。秋水,給你,別理玄音,成天一驚一乍的。你……”

        玄玉一邊說,一邊將手里的武器向慕秋水遞去,也不知道他的手到底碰到了哪里,突然咔噠一聲響,有個東西從武器上掉下來了。原本就對這對怪模怪樣的武器十分警惕的錢淺被這輕微的聲響嚇得整個往后一跳,連螭焱和遙夜也是一驚。

        玄玉先是一頭霧水的看了看錢淺,又看了一眼一旁一臉警惕的遙夜和螭焱,突然沒心沒肺的笑起來:“瞧瞧你們,那個家伙都魂飛魄散了,你們緊張什么啊!都是玄音不好,沒事一驚一乍,這不就是一枚玉簡嘛!也不知道從哪掉出來的。”

        啊!混蛋!好想揍人!錢淺捏了捏拳頭,死死忍住爆錘玄玉一頓的沖動。她這么緊張是為了誰啊?還不是為了保證游客安全!結果呢?這個死阿宅不僅不念好,還使勁嘲笑她!氣死人了!

        “錢串子啊!”7788十分理解地哄著錢淺:“不能揍游客啊!消費者是上帝!他們一天不作妖就難受,你不是早習慣了嗎!而且我剛剛也被你嚇壞了,我還沒想要揍你呢。”

        唉!是啊!游客一天不作妖就難受,她早就習慣了。錢淺決定不搭理玄玉,直接蹲下去觀察那個玉簡。

        這次不用玄玉動手,修為比較高的螭焱直接將那枚玉簡撿了起來,拿在手里觀察了一陣子。

        “這上頭似乎有個禁制,用得是妖族的法子。”螭焱瞇著眼看了一陣子之后說道:“這個禁制雖然和我們螭龍一族常用的手法又些許不同,但妖族法門也有部分相通之處,我試著解開看看。

        “里面不會封著什么怪東西吧?”錢淺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模樣:“那個半妖實力頗強,這會不會是他留下的后手,我看還是小心為妙。”

        “只是一枚普通玉簡,容量沒有多大。”螭焱笑著搖搖頭:“放心吧,我猜這里頭大約記錄著關于那個魂魄的重要的事,否則也不會被藏得這樣結實。解開看看就知道了。”

        “唉!”玄玉偷偷扯了扯錢淺的衣袖,悄悄在她耳邊壓低聲音問道:“這個鬼魂難不成還有寫日記的習慣?”

        錢淺沖著玄玉就是一個大白眼,壓根懶得搭理他。這個腦回路清奇的技術宅,總是會問出一些無比奇特的問題。

        然而事實證明,技術宅的腦回路總是相似,這個被困在埋荒冢幾百年的半妖修士魂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能算是個技術宅了,因此思考方式還真的跟玄玉有那么一丟丟的相似。這枚玉簡,還真是類似于日記之類的東西。

        玉簡中記錄了半妖修士的生平,可以看出,他是個頗為自傲的人,自詡實力強大,平日行事殺伐決斷不留余地,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才被仇家追殺,魂魄困于埋荒冢。

        然而直到被困在埋荒冢,這個半妖修士卻也沒對自己平日作為有所反省,反倒認為自己的仇家是用了不堪的手段才將他困于此處。玉簡中有很多詛咒修士仇家的話,半妖修士絮絮叨叨的列出了種種復仇計劃,看樣子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但就算如此,錢淺他們還是不難從字里行間里讀出,那個殺死半妖修士的人,其實是在為自己的親族復仇。而這半妖修士卻認為仇人的親族是弱者,身為強者,剝奪弱者生存權利沒什么錯誤,他的仇家找他復仇毫無道理。

        玉簡中多半都記錄了半妖修士自傲而又毫無意義的嘮嘮叨叨,只在玉簡的最后,記錄了一部半妖修煉功法,很顯然,那人為自己創造的功法很是自得,自認這部功法天下第一。

        “說是天下第一倒也夸張。”螭焱看過之后很中肯的評論:“但這個九尾狐半妖顯然的確有些天分,這部功法的確非常適合半妖的特殊體質。秋水,玄音,你們要不要看看,跟著學一學。”

        “不!我繼續練劍挺好的,我覺得我當劍修也當的不錯。”錢淺趕緊擺擺手。她是工作人員,到這里來是為了給主角拿金手指,按規定屬于主角的金手指,她是不能動的,雖然像功法這類東西,她就算學了也不會影響游客利益,但規定就是規定,錢淺并沒打算破壞。

        “不!”讓錢淺意外的是,慕秋水居然也很堅定的拒絕了:“我有師父教功法,不要這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