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二十六)字體大小: A+
     
        錢淺沒有動,她如果動了,正玄鎖靈劍陣會立刻崩潰。身為陣眼的錢淺很冷靜地左手劍指,右手將長空直直豎起,立在鼻尖前三寸,長空發出嗡嗡劍鳴,沖天劍氣刮得附近的螭焱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遠處的江清明一邊抵擋著涌來的孤魂野鬼,也一邊時刻注意著半妖修士那邊的動靜。劍陣中的半妖修士突然移動到了錢淺旁邊,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江清明覺得自己從頭到腳像是被灌了一桶冰水,連心臟都冷了下來,他直接回身朝著錢淺的方向沖去,手中的赤桑劍直直指向半妖修士心臟的位置。快一點!再快一點!一定趕得及!江清明頭腦一片空白,眼中只能看到劍陣中垂眸而立的錢淺和站在她對面,那一臉惡意微笑,正朝錢淺的額頭伸出手的半妖修士。

        眼看著半妖修士的手就要落在錢淺頭上,江清明覺得自己喉嚨微微泛出腥氣,他不顧一切的超前沖去,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錢淺突然抬起眼,手腕微微一翻,長空快如閃電地朝半妖修士的手腕削去。

        “雕蟲小技!”半妖修士右手撤開,左手又朝錢淺的額頭抓來,但錢淺不急不慌,朝著半妖修士一笑,長空頓時消失。錢淺的長劍突然不見了,倒讓半妖修士愣了一下,警惕地環顧四周。可惜時間實在太段,也就是短短不到半秒,長空已經在他背后出現,一劍透胸而過。

        只是半妖修士是靈體,有形卻又無形,聚散隨心。錢淺這一劍雖然將他傷的不輕,卻無法真正致命,只是讓他的魂魄之力有所損傷而已。

        不過此一擊的意義原本也不在于致命,半妖修士雖然已經盡力接近了陣眼中心的錢淺,但并未完全掙脫正玄鎖靈劍陣的束縛,在陣中,他的魂魄隨著錢淺一劍下去散而重聚,總是要花些時間,而錢淺,也只需要爭取這短短兩秒。

        只需要這一點點的時間而已,玄靖的純陽封靈訣兜頭朝著半妖修士罩了下來,純陽之力對于屬陰的魂魄具有極強的克制之力,半妖修士的魂魄發出尖銳的慘叫,在純陽封靈訣的金光之下瞬間消失不見,一對怪模怪樣,像是大型多角梭鏢一樣的武器落到了地上,發出金屬清脆的響聲。

        錢淺還沒來得及低頭去看那一對奇怪的武器呢,江清明直接撲了上來,摟著她的腰,一下子把她撲到在地,直接壓在了她身上。

        被一下子撲在地上,錢淺的后背一大片都撞得挺疼,而壓在她身上的江清明眼睛都紅了,執劍的手微微發抖。他怒瞪著錢淺,半天沒說出話來,許久之后才發泄一樣的吼出聲:“玄音!你怎么能這樣!你涉險時有沒有想過我!”

        錢淺被突然開始發脾氣的江清明嚇了一大跳,但她也不覺得太奇怪,她老公就不是啥好脾氣,好幾輩子了,她早有體認。錢淺朝江清明笑得眉眼彎彎,安撫似的開了口:“不會有事的,你怎地對玄靖師兄那么沒信心?純陽封靈訣剛好克制屬陰魂魄,所以不會……”

        “你怎么還笑得出來!”錢淺一句話沒說完,就被江清明更大嗓門的怒吼給打斷了。江清明周身漲滿怒氣,看起來好像當時就要動手揍錢淺一頓似的,他這一嗓子將周邊所有小伙伴都嚇愣了,連玄靖在內,大家都呆呆盯著他,似乎有些不習慣日常帶著一臉陽光笑容的江清明,突然變成這幅乖戾兇狠的模樣。

        錢淺沒吭聲,但她也沒敢繼續笑,有些慫的盯著江清明。江清明怒瞪她兩秒,突然很快速度地從地上爬起來,將錢淺扔在原地,扭頭向外走去,連背影都顯得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愣是把主角團一圈人嚇得沒人動彈,也沒人敢跟上去。

        錢淺跟著大家一起發愣,幾秒鐘之后,才想起來自己還在地上躺著呢,她拍拍衣服站起來,低頭去看地上半妖修士魂魄留下的武器。

        “玄音,你……”螭焱這時候才像是剛反應過來似的,結結巴巴地開口:“你不跟上去看看?清明他……”

        “我不去!他正在氣頭上。”錢淺果斷搖頭:“要不你跟上去看看?”

        “我?”螭焱瞠目結舌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最后也很慫的搖搖頭:“我不去!讓他自己呆會兒也好。”

        大家面面相覷半天,錢淺這個慫包女票拒絕去觸霉頭,最后還是身為大師兄的玄靖硬著頭皮出去找江清明了,剩下的一群小伙伴都圍過來,低著頭假裝認真觀察半妖修士的遺物。

        “咳!”螭焱低著頭,假裝清了清嗓子:“別……別擔心,玄靖去追了,清明需要冷靜一下,我們就別打攪他了。”

        “內個……玄音啊……”玄玉低著頭,看似一臉認真的模樣盯著那對怪模怪樣的武器,問得問題卻是風馬牛不相及:“清明平時不這樣啊!他脾氣原來那么大嗎?”

        “是啊!”慕秋水也是低著頭,假裝盯著武器:“我還沒見過清明發脾氣,有點……嗯……我有點吃驚。不過人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也……也不奇怪。”

        遙夜沒說話,很顯然很是不習慣那個慣常一臉陽光笑容的少年突然變成這幅陰郁乖戾的模樣,但她想起了江清明之前跟她說的話,江清明說過,他原本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因為玄音,所以他才能一直笑著。

        也許就是這樣吧!遙夜抬起頭,眼神復雜的看了一眼錢淺,似乎理解了江清明為何如此情緒失控。若是世上沒有了玄音,大約也就沒了江清明吧……

        “沒事!沒事!”錢淺也是一臉假模假式的模樣,頭也不抬地盯著地上的武器,非常生硬地轉移著話題:“清明只是被我嚇壞了,這是小概率事件,別怕,別怕,他脾氣還是很好的。內個……這東西是那個兇魂留下的?能隨便碰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