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一十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一十九)字體大小: A+
     
        錢淺和螭焱誰都沒回答慕秋水的問話,兩人一前一后出了城,真的找了個地方氣勢洶洶的打了一架。

        7788很是得意,它覺得它家龍套君真是有出息,跟千年修為的螭龍螭焱一對一PK,居然也能堅持很久,要知道,螭焱可是光環加身的男主啊,主角團中實力最強的一個,雖然傷勢尚未痊愈,但在霜燼的盡心治療下,也恢復得不錯了。

        螭焱對付一般的妖物精怪,都都用不著用兵器,當初在流霞峪對付那只修為頗高的封豨,螭焱也僅僅是用法術應對而已,根本無需動用本命法器紫電凝霜槍。事實上,同行已經這么久了,錢淺很少看到螭焱動用自己的本命法器,這回跟她打架,螭焱倒是不留后手,手里帶著隱隱紫色電芒的長槍揮舞得虎虎生風,一招一招往錢淺身上招呼,毫不留情的模樣。

        但是!會使槍了不起哦,錢淺撇撇嘴,她好歹也是一桿長槍聞名天下的武成王,長槍那也算是她的看家本事之一,就這樣隨隨便便被螭焱掀翻了,像話嗎?

        螭焱也是沒想到,祭出了本命法器居然也沒有輕易打敗錢淺。錢淺很厲害,他當然知道,五靈道宗最優秀的三個劍修玄靖、玄音和江清明,都在這里,玄靖和錢淺對招螭焱不是沒見過。這一對師兄妹有個討人嫌的習慣,隔三差五要對招切磋,一切磋就容易打急眼,一急眼上頭就下手沒輕重,每次都是拆房子搬山的節奏,光憑螭焱一個人很難拉得住,他一個人可沒辦法一次制住兩個優秀的劍修。

        后來時間久了,同行的小伙伴都知道他倆這個討厭的毛病,不許他們隨便對招。還好江清明是個真的天才,雖然入門晚,但修習劍訣的速度一點都不慢。到了后來,天才江清明已經差不多追上了錢淺和玄靖的進度,也開始承擔拉架的角色,這兩只一打架上頭不分輕重,就由江清明和螭焱聯合上去拉架,一人拖住一只,分開為止。

        到了今天,螭焱終于明白為什么玄靖一個那么冷靜自持的人,一和錢淺打架就容易著急上頭不知輕重。玄音這家伙,簡直太太太!!討人嫌了!每一次他都覺得,他很快就要贏了,玄音已經顯現頹勢,她的實力分明是不如自己,但每一次這家伙都有辦法翻盤。

        總是差一點點就能贏,可是就是贏不了,這種感覺多煩躁,螭焱這一次可算是體驗到了。到了最后,螭焱終于也體驗了一把什么叫做打急眼。錢淺浮在半空,無數條靈劍虛影包圍著她周身,她頭頂虛空顯現出一個巨大的、泛著淡淡青光的圓形法陣,她左手畫圈,執劍的右手朝螭焱狠狠揮去,無數劍影帶著沖天劍意毫不留情的朝著螭焱飛墜。

        螭焱左手掐訣,默念咒術,紫電凝霜槍的電芒猛然升起三丈高,像是蛇一樣朝著那些劍影卷去,直接卷著劍影朝錢淺的劍陣撞去。錢淺被他撞得倒著飛出去幾米,但很快穩住身形,繼續掐訣起劍陣。

        媽蛋!這都第幾回了!玄音特么就像個打不死的小老鼠似的沒完沒了了呢!螭焱長槍橫在胸前,上來就是殺招,一槍沖著錢淺刺去,槍頭隱隱浮現紫色的騰龍虛影。錢淺直接往旁邊一閃長空直接飛出,朝著螭焱執槍的右手狠狠一刺。一刺不中卻逼得螭焱向右閃去,一槍落空。

        螭焱終于忍不住急了,他雙目隱隱閃出金光,原本漆黑的瞳孔瞬間變為金色豎瞳,臉上浮起片片鱗片,頭上的黑發全都變成了火紅的顏色。他右手持槍,左手化成爪,身后浮現出巨大的騰龍虛影。他一爪子朝錢淺抓去,騰龍虛影巨大的利爪也隨著他的動作朝著錢淺頭頂的劍陣拍去。前后左右的退路都被封住,錢淺沒辦法,只能向后一跳,狼狽落地,差點不小心摔倒。

        “你輸了!”騰龍虛影落在錢淺頭上的一刻驟然消失,螭焱隱隱帶著幾分得意的模樣宣布:“你欠我一匹火烷布。”

        “呸!”錢淺一下子從地上跳起,指著螭焱就開始罵:“你也好意思!瞧瞧你那是什么模樣,你咋不直接化為真身?跟我打架你也好意思用妖力!”

        “哼!”依舊保持著金色豎瞳,一臉都是鱗片,一頭紅發的螭焱毫不在乎的模樣:“贏了就是贏了,無論用何種方式。”

        “好了不起哦。”錢淺一臉諷刺:“和一個被封住血脈的半妖打架用妖力,你本事大。你不回頭看看身后玄玉和秋水的臉色,好像你這一頭紅毛多好看似的。”

        打架上頭的螭焱這才想起身后還有兩個人呢,他急急忙忙地回頭,恰好看見玄玉和慕秋水兩張震驚的臉。

        “玄玉。”螭焱立刻恢復了之前那副帥帥的模樣,急急忙忙走到玄玉身旁:“你……你放心,我平時不會是那副樣子。我雖然是妖,但修成人形已久,而且……而且……我本無意瞞你,早想找個機會與你說個分明。你……”

        螭焱的確是想要借這個機會告知玄玉自己身為妖族的身份,上一世,他未曾與自己的伙伴們坦誠以待,直到在魔域之門前化真身戰斗,他的朋友們才知覺他妖族的身份。這一次,他并不想這樣,并不希望因為人與妖的隔閡,讓朋友之間再生齟齬。

        螭焱有些小心翼翼地關注著玄玉的表情,他雖然不愿意再隱瞞自己的身份,但卻沒有把握玄玉能輕易接受他妖族的身份,原諒他之前的不坦誠。

        然而誰知,玄玉大約根本沒注意到螭焱到底說了什么,他雙眼放空,一副失神的模樣看著眼前一地狼藉,喃喃自語:“幸虧沒在城里打起來。這怎么比和玄靖打起來破壞性還強……玄音,你這個破壞王……可千萬別找我打架。”

        關她什么事啊!錢淺一臉冤枉地翻翻白眼。她明明是個具有先進環保理念的好龍套啊!搞破壞的明明是螭焱,憑什么她背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