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一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一百一十七)字體大小: A+
     
        云意講述往事時,床上那個男人雖然動不了,但卻歪著脖子努力朝向玄靖的方向求救:“仙長,不要……不要相信她的話。她是妖啊!妖就是要害人的!我……我是個獵戶,沒讀過書,不知道啥叫蝶衣冰蓮。我是在山上挖到了金銀寶貝才發財搬家的,仙長……仙長……我貪了山上無主金銀是我不對,但罪不至死啊!這女妖為了那些財寶纏上我,還殺了我一家,仙長……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玄靖長劍架在云意肩上,皺著眉瞥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對于玄靖來說,他以往的經歷讓他對于妖成見頗深,并不能一時半刻就放下心結,但他很顯然也并沒有輕易相信床上男人的話。

        然而人類殘害妖族一家,這件事很顯然也挺刷新玄靖三觀,讓他一時間難以接受,以往只聽說妖害人,人在大部分妖族面前幾乎無反抗能力,畢竟妖族強悍,人類在妖面前弱勢許多。

        錢淺、遙夜、江清明和慕秋水都站在門邊,沒人上前一步,他們的武器甚至都沒有出手,大家一起望著手執長劍的玄靖,連一出江家村就差點死在妖物手下的江清明也忍不住相勸:“玄靖師兄,不如先把劍放下,這女妖已經重傷,反正也跑不掉,等她和那男人把事情掰扯清楚再做處理也不遲。”

        玄靖猶豫了一秒,終于將手中的長劍放下,不再架在云意肩頭,錢淺他們剛剛松了口氣,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半坐在地上的云意突然動了,她背后透明翅翼突然扇起一陣旋風,直直沖玄靖卷去,而她自己,則直接沖著床上的男人沖了過去。

        云意妖力微末,她造成的旋風自然不能對玄靖造成任何傷害,玄靖一驚之下,反應十分迅速地重新執劍攔住云意的去路:“住手!你……”

        玄靖原意只是想攔住云意,事情未明之前,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放任云意傷害床上的男人,但誰知云意對于他的長劍竟然不閃不避,直接沖著玄靖的劍撞了過去,靈劍透胸而過,云意的身體立刻變得透明,但她還是快如閃電地朝著床上男人靠近。

        云意拼著最后一絲力氣死死扼住床上男人的喉嚨,唇邊溢出一絲微笑:“我就是死……也要……拖你……一起……下地獄……”

        呼吸之間,云意和床上的男人都已經失去了動靜。床上的男人張大嘴,一臉驚恐的模樣,雙手捂著自己的喉嚨,已經失去了呼吸,而云意,整個人已經化成一朵帶著翅翼的透明蓮花,靜靜地掛在玄靖的長劍上。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屋里的幾個人都驚呆了,錢淺雙目有些失神地望著那朵透明的蓮花,喃喃自語:“奇怪……我……我原本來得及救她的……為什么……”

        “她已存死意。”遙夜闔上雙目,似有幾分不忍:“她對我們用了禁錮障術。記得嗎?她剛剛說過,蝶衣冰蓮一族妖力微末,但卻擅長設障。”

        “為什么……”慕秋水的眼淚流下來了,她望著玄靖,臉上的神情既悲傷又迷茫:“師兄,為什么……”

        其實慕秋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問什么,問玄靖為什么要出劍攔住云意?還是在問玄靖為什么對云意的話心存懷疑,還要保護床上那個原本就該付出代價的男人。但這些其實都不是她想問的,她真正想知道的是,是不是在玄靖眼里,生而為妖,就是原罪?是否生而為妖,就不值得信任?

        玄靖也是一副頗受震動的模樣,他回過頭,望著門邊的錢淺幾人,一向冷靜的冰山臉上,難得出現幾分茫然無措:“我……她……我沒想殺她。”

        滿臉是淚的慕秋水倒退幾步出了屋子,轉身向外跑去。錢淺見狀趕緊朝外面追了幾步:“秋水……你去哪?”

        慕秋水出去時,玄玉和螭焱正并肩走進來,玄玉一眼看見滿臉是淚的慕秋水跑了出去,頓時著急了起來:“秋水,秋水,你等等……”

        他回頭追了幾步,不知想起什么似的,又匆匆往回跑,一把扯住錢淺繼續往外追:“秋水怎么了,幫幫忙,安慰她一下,拜托你了。”

        錢淺被玄玉拽著飛奔,只來得及回頭囑咐了江清明一句:“清明你陪著師兄,我去看看秋水……”

        江清明原本看見錢淺被玄玉拽走了,正邁步想去追她,聽到了她的囑咐,又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的螭焱看了看拎著長劍發呆的玄靖,又看了看并肩站在一起的遙夜和江清明,轉頭去追慕秋水和玄玉了。

        “秋水,秋水你等等!”玄玉抓著錢淺一路急奔,好不容易才在巷子口追到了慕秋水。

        “秋水,你要去哪!”玄玉氣喘吁吁的攔在慕秋水面前,來不及調息就一臉著急地問道:“你……你別哭,有什么不開心你跟我說,別哭好嗎?”

        玄玉一邊說著一邊還使勁扯了錢淺一把,以眼神示意,讓她趕緊幫忙。但錢淺很為難啊,慕秋水的身份和玄靖的心結是劇情主要矛盾之一,她一個破龍套有什么本事幫忙解決啊。瞧著玄玉一臉真切的擔憂和焦慮,錢淺更心塞了,這老哥愿意為了自己喜歡的女孩肝腦涂地是好事,可他莫不是忘了,他現在是個女的啊……

        這時候,螭焱也追了上來,他看了看眼眶紅紅的慕秋水,沒有隨便說話,反而一臉詢問地望著錢淺,很顯然和玄玉一樣,都是在等著錢淺開口。錢淺沒辦法只好嘆了口氣,上去挽住了慕秋水的手臂:“秋水,我們陪你走走吧?皓城很熱鬧,我們隨便逛逛。”

        慕秋水大約是怕他們擔心,輕輕點點頭,沉默著朝如意街走去。錢淺、玄玉、螭焱三個人跟在慕秋水身后,慕秋水不開口,玄玉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急得抓耳撓腮。

        “到底怎么回事?”玄玉最后忍不住扯著錢淺打聽:“秋水為什么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