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四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四十三)字體大小: A+
     
        錢淺也不知道被她丟下的主角團回了門派都在干嘛,她只知道自己這個龍套很苦逼,回了山就要練劍,三套劍訣挨個練一遍,月亮都上了樹梢了。

        “哼!”清虛十分不滿的樣子,有些孩子氣的鼓著嘴:“看看!都是被清淵那家伙教壞了,好好一個孩子,年紀小小就被他教的刻板有余靈動不足,耽誤了我徒弟,還白瞎了一柄好劍。”

        “哈?”錢淺忍不住吐槽:“師父您這樣說合適嘛。你三天兩頭不在門派,都沒人管我,要不是清淵師伯悉心教導,我現在怕是連入門的五靈劍訣都沒修完。”

        “胡說!胡說!”清虛大搖其頭:“套路一樣的劍訣,學會了又能花幾天。”

        “學會是用不了太久。”錢淺一臉淡定地說道:“但要練熟,做到以劍入道,那可不就得日日勤練不輟。”

        “聽聽!”清虛聽了錢淺的話似乎更為不滿:“都是被清淵教壞了,說話的口氣都跟那家伙一模一樣。不開竅,便是日日苦練又有什么用。”

        “有用啊,”錢淺眨眨眼:“明明就是有用。現在玄字輩的劍修師兄弟姐妹,除了玄靖師兄,沒人打得過我。”

        “你做個劍修難道就是為了打架嗎?”清虛氣得跳腳:“去!給我面壁思過,把《倉元敘劍篇》背兩百遍,好好想一想,什么叫做劍隨心意,以劍入法。”

        嗯,挺好!回門派第一天,主角團小伙伴們都好好休息睡覺了,龍套錢串子,面壁兼背書,待遇差距就是這么大。

        第二天,一晚上沒睡的錢淺直接跟著師兄弟們做早課,當然碰到了一起做早課的玄靖。他們這些大弟子,當然不用像剛入門時一樣,早課結束吃早飯,吃完早飯在鶴舞坪等著師父來指導,因此玄靖一看到錢淺,就來邀她一起去劍閣。

        “清明在我房間等著。”玄靖這樣告訴錢淺:“等下我帶他去膳堂吃早膳,之后一起去劍閣,你等下傳訊給玄玉,叫上慕姑娘,讓她們一起在劍閣等我們吧?”

        “不行,”錢淺喪著一張臉沖玄靖擺擺手:“我師父在鶴舞坪等著我呢。昨晚上罰了我面壁,還讓我背了一晚上《倉元敘劍篇》,說是今天指導我練劍,我可不敢亂跑。”

        聽了錢淺的話,玄靖顯得很吃驚,一臉懷疑清虛吃錯藥的表情:“清虛師叔……罰你背《倉元敘劍篇》?怎么回事啊。”

        錢淺才沒自己師父臉皮厚,并不好意思當著玄靖的面說清虛吐槽了清淵的教學水平。她只好含含糊糊地答道:“嫌棄我不長進吧?說我刻板有余、靈動不足,白瞎了我的劍。說了今天要指導我練劍的,我哪都不能去。”

        玄靖一臉懵逼的被錢淺打發走了,錢淺猜,他大概想不通,為啥放養徒弟十幾年的清虛,突然想起抓教育來了。其實錢淺也想不通,不過她那個師父,慣常想一出是一出,她早習慣了。

        而且劍閣不去就不去吧,劇情她都知道,不就是清蕪分析江清明一出生就擁有赤桑劍,很可能是赤桑族人嘛,然后清蕪給主角團指個路,讓他們去流霞峪。這個主線重要劇情節點應該是跑偏不了的,錢淺不太操心。

        果然,錢淺在鶴舞坪挨訓的時候,7788收到了提示,立刻報告給了錢淺:“錢串子,劍閣主線任務達成,這里顯示下一個主線節點流霞峪,任務重點一:六主角匯合;任務重點二:見到赤桑族寒濤長老。”

        “知道了。”錢淺垂頭喪氣的抬起眼皮來看了一眼正盯著她練劍的清虛:“不知道我師父這次抽風啥時候才能好。”

        “沒辦法,”7788頗為同情的望著錢淺:“這個大叔也不選個好日子抽風,剛好趕上我們最近比較忙。你只能自己想辦法,如果主角團決定出發,你無論如何都的跟上去盯著點。”

        一切都得等主角團有決議了再說,錢淺決定先不操心那么多,把眼前難得認真的師父應付過去是正經。她老老實實的在鶴舞坪練劍,這一練,就練到太陽西斜。

        傍晚時分,其余的師兄師弟都散了,就清虛和錢淺還留在鶴舞坪,清虛依舊對錢淺一臉嫌棄的挑挑揀揀,絲毫不見疲倦:“都說了劍隨心動,不要那么刻板,招式都是虛的,你好不容易修出的劍意就這樣死死板板,不覺得浪費嗎?”

        清虛說著神情一凜,周身突然張揚起鋒銳的劍氣,他背著手,輕輕松松的邁步,但所到之處,地板上堅硬的青石磚竟然被劍氣劃出一道道白痕。

        我靠!!錢淺的眼珠子都快瞪脫窗了,她突然發現,自己這個成天喝酒吃雞的師父……挺厲害啊!!好像不比清淵師伯差。

        “你個死孩子,這是什么表情!”清虛正經不過三秒,看到錢淺張著大嘴的傻樣,忍不住又是一巴掌巴在她后腦勺上:“這點劍氣都能讓你看呆?出去別說是我清虛的徒弟,這么眼皮子淺,丟死人了。”

        “不是啊師父,”錢淺一副眼冒星星的模樣,好像看見肉骨頭的狗:“原來師父您這么厲害啊!”

        “廢話!”清虛氣得跳腳:“你以為你師父是個只會吃雞喝酒的廢物嗎?”

        是誒~~師父您老人家猜對了。錢淺縮了縮脖子,不過她決定不要實話實說,還是老老實實的抄起自己手中的長空繼續練劍。

        錢淺這邊還在繼續練劍,遠遠的,鶴舞坪出現了兩個人影,在夕陽的照射下,影子被拉得長長的。

        “那是誰?”清虛瞇了瞇眼睛:“一個是玄靖那小子,另一個呢?好像沒見過。不是你們玄字輩的小混蛋吧?”

        “那是江清明。”錢淺回頭看了一眼過來的兩個人,轉過頭解答清虛的疑問:“我們在云州除妖時候碰到的。他以前就住在云州附近的村里,不過他很有天賦的,學劍簡直一點就透,連玄靖師兄都稱贊他是難得一見的天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
    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重生之我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