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三十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三十八)字體大小: A+
     
        “你留著自己吃吧。”錢淺對江清明搖搖頭:“到下一個鎮子還很遠,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有像樣的吃食。而且玄靖師兄那里有干糧的,雖然他日常什么都不吃,但總會常備一些帶著,以應不時之需。”

        “給你。”江清明將油紙包打開,不由分說將一個肉包塞到了錢淺手里:“已經涼了,但也比玄靖的干糧強些。用肉包堵住你的嘴,也省得你又抱怨玄靖沒味覺。”

        江清明話一出口,一群小伙伴都笑起來了,連和大家算不上很熟稔的慕秋水也忍不住翹起了嘴角。玄靖一邊從乾坤袋掏干糧分給江清明和慕秋水,一邊嘆氣:“玄音倒是真跟清虛師叔的好徒弟,成日間惦記的事情都差不多。連清明都知道你慣常什么樣子了,還知道提前買個包子來堵你的嘴。”

        “能一樣嘛!”錢淺一把搶過江清明手里的包子,不忘順便朝玄靖翻個白眼:“我和我師父才是會生活的人。你帶的那些干糧,最多也就是能充饑,吃起來一點樂趣都沒有。”

        “又不是給你吃的。”玄靖不慌不忙的懟了回去:“你一個修士,吃什么東西。這是給清明和慕姑娘的。”

        不肯占人便宜的慕秋水立刻也從口袋里掏出了簡單的干糧:“我也帶了干糧,不用……”

        “慕姑娘就別客氣啦。”錢淺將玄靖的干糧遞到慕秋水手里,又將慕秋水的面餅換回來了一塊:“玄靖師兄不食人間煙火,帶的干糧也好吃不到哪去,你嘗嘗。我們這些俗人的快樂他們才不懂。”

        “真該讓流鳶嬸嬸看看你現在這幅樣子。我哪里管得住你。”玄靖對著錢淺直嘆氣,眉心皺起一個褶。

        “流鳶嬸嬸?”慕秋水似乎有些好奇,她看了錢淺一眼,到底沒好意思問什么。不過一旁的江清明就沒那么客氣了,直接開口問道:“流鳶嬸嬸是誰?玄靖,怎么沒聽你提起過?”

        “是玄音師妹的娘親。”玄玉翹起嘴角,混熟了之后,這位神仙姐姐也沒之前那樣靦腆了:“玄音師妹家就在太清山下的鎮子上,離我們門派不遠的。逢年過節都可以回家看看,真讓人羨慕。”

        “這樣嗎?”慕秋水倒真是羨慕了,去門派修煉還能逢年過節回家?這是什么待遇啊?!修煉無日月,閉個關短了也要三五個月,時間長了十年八年也不算奇怪。普通弟子經年累月不回家是常事,更有甚者,修煉時日長久,歸鄉之時父母親人早已化為塵土,哪里有錢淺這樣時常還能回家的。

        而且大宗門通常都在靈氣環繞的深山,遠離人煙,來去不便,哪能說回家就回啊?難不成太清山下的鎮子,當真離五靈道宗很近?

        慕秋水想著想著,忍不住就將自己的疑惑說出了口。玄靖笑著答道:“哪里很近,五靈道宗距離太清山下最近的鎮子也有三百里之遙。只不過流鳶嬸嬸本身是靈虛門的法修,明炴叔叔是散修,從小到大逢年過節,都是流鳶嬸嬸親自到宗門來,用縮地術或是御劍接她回家,旁人便是羨慕也是無用的。”

        “別人羨慕你也不用羨慕啊,”錢淺眨眨眼:“年夜飯年年都缺不了你的。玄玉師姐也不用羨慕,你今年過年如果在門派,就一起去我家,還有清明,一起去一起去,慕姑娘也去。”

        “你請客倒是大方。”玄靖頭疼地捏了捏鼻梁:“總之不需要你準備年夜飯,你倒是會給流鳶嬸嬸找事做。”

        “是比你閑一點沒錯。”錢淺煞有介事的點頭:“臨去云州之前,你和青冠伯伯把家里的院子弄得爛七八糟,我爹還在生氣呢,你要是不干活,怕是沒有年夜飯吃。”

        “你以為我像你,整日就惦記吃。”玄靖難得孩子氣的爭辯:“明炴叔父和流鳶嬸嬸費盡心思為你鑄劍,你一入門就有靈劍,他們對你期望頗高。可你倒好,成日就是惦記年夜飯,我看你真是被清虛師叔給教歪了。”

        慕秋水靜靜聽著錢淺和玄靖拌嘴,有些出神的樣子。有爹有娘可真好啊……她默默地想,像是玄音這樣,有家有爹娘惦記的人,怕是一輩子都不需要吃苦頭吧?可惜她羨慕也沒用,這樣的日子,注定不會屬于她。慕秋水臉色略微黯淡,伸手摸了摸腰間的雙劍。

        提起過年,另一個滿懷惆悵的人是江清明,他望著拌嘴的錢淺和玄靖微笑,許久都沒開口,直到笑鬧的聲音低了下去,他才低聲開口:“以往過年,總是我和我爹兩人,我爹做飯的手藝真不怎么樣,但就是過年時的燜肥雞和江魚做的特別好吃。我總是想吃完,可我爹總是不讓,他說過年的雞和魚都不能吃完的,這叫做吉慶有余,我……唉!可惜吃不到了。”

        “清明,”玄靖伸出手拍了拍江清明的肩,卻不知該怎樣安慰他。同樣幼時痛失父母的玄靖,其實理解江清明的感受,他知道,旁人的安慰無論有多真誠,其實都沒有什么用,只有等時間流逝,傷口慢慢愈合,他才能慢慢接受失去至親的傷慟。

        “不用安慰我,我就是覺得自己挺沒用的,都不能給我爹報仇。”江清明抬頭沖玄靖一笑,緊接著低下頭,像是躲避這個話題似的,又拿起一個包子直接塞到旁邊錢淺的手里:“玄音,吃包子。”

        錢淺手里其實還拿著個沒吃完的包子呢,但她還是伸手接過了江清明遞過來的包子咬了一大口。

        “別急,”錢淺嘴里咬著包子,有些口齒不清地說道:“回了門派讓清蕪師叔看看你的劍,會有線索的。”

        “果然!”江清明望著兩腮鼓鼓的錢淺突然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么,我一看見你吃東西,心情就會變好。”

        哈?錢淺一手一個包子有些呆滯的模樣,所以江清明這家伙是為了緩解失去親人的傷痛,才像是喂豬一樣一直給她塞東西吃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
    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