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二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各位,請先做完主線任務(二十)字體大小: A+
     
        話雖如此,但錢淺覺得自己這個破龍套,似乎特別的倒霉,因為鳴鸞說過這話的沒兩天,蠱雕真的找來了,而且一來就來了兩只。

        兩只千年修為的蠱雕當然不好對付,但鳴鸞很顯然也不好惹,她囑咐了錢淺好好藏在巢穴,就獨自出門迎戰了。

        外面到底是怎么打的錢淺不知道,根據7788的現場解說版本,鳴鸞化了原形,那兩只蠱雕也化了原形,還有個白狐貍和一條大蛇以及一只似乎是乘黃的異獸在幫著鳴鸞戰斗。

        只是作為普通妖物的白狐貍和大蛇很顯然不是蠱雕的對手,很快就被打傷了,唯一還有一戰之力的乘黃,根據7788的分析,似乎修為不夠。不過還好,鳴鸞似乎還算游刃有余,只不過沒辦法很快將那兩只蠱雕擊退而已。

        不過,形勢很快就不樂觀了,就像鳴鸞之前所說,蠱雕對于食物的執著真是不容小覷,他們很快突破了鳴鸞的防線,將巢穴的入口弄塌了,露出了巖壁背后花草扶疏的小路,和小路盡頭,坐在鳴鸞蒲團上的錢淺。

        第一次見到蠱雕這種上古異獸,錢淺的心情很難形容。這東西的原形……emmm……足夠嚇人。

        錢淺也不知道這玩意兒為啥叫做“雕”,只有嘴巴像雕而已,而且還特別大,似乎能一口吞掉一個成年人。蠱雕的身體長得好像豹子,覆蓋著金色的絨毛,還有原型斑點,頭上長著鹿角一樣的、略略彎曲、帶枝杈的獨角,沒有翅膀,前腳像是巨大的鳥爪,而后腳則像是猛獸的利爪。

        這兩只蠱雕都是有千年修為的大妖,當然不會像是沒開靈智的猛獸一樣愚蠢,它們和化成原形的鳴鸞纏斗在一起,一只蠱雕的腳邊,的確有一只體型不大、長得像狐貍、背上長著角的異獸正露出尖尖的牙,努力撕扯著蠱雕的后腿,蠱雕一時之間竟然無法甩開它。

        巢穴入口被砸塌,鳴鸞迅速扯下一根流光溢彩的尾羽,朝天上一拋,尾羽頓時燃燒起來,發出燦爛奪目的火焰,很快化成青煙,向四周飄去。

        青煙散去沒多久,錢淺看見了青冠突然憑空出現,緊接著,是她的爹娘。明炴立刻也化作原形,周身燃起熊熊烈焰,直接沖蠱雕撞了過去。火光獸的確善馭火靈,但其實并不擅長爭斗,但為了女兒,明炴只能拼勁全力。

        比明炴更廢柴的是流鳶。她是個修為不高的小修士,法術打在蠱雕這樣的千年兇妖身上,只能擦出一道白痕,甚至連皮都打不破。但就算如此,她依然沒有放棄,她抿著唇,一條一條的法訣連續不斷的打在蠱雕身上相同的位置,直到將白痕擴大成傷痕。

        木靈青冠很顯然在遠離本體的地方有些縛手縛腳,這里不是他根系能夠覆蓋到的地方,他的能力受到了限制。但青冠畢竟還是上古棘苓木,就算能力受到限制,但命令附近的樹木植物來幫幫忙還是能做到的。

        一時之間,戰局似乎有所扭轉,畢竟鳴鸞有千年以上的修為,身為瑞獸,對于兇獸又有一定的壓制,兩只蠱雕中,有一只,似乎開始萌生退意,往后悄悄退了幾步。

        錢淺緊緊盯著兩只蠱雕,依舊十分戒備。因為鳴鸞警告過她,蠱雕對于食物非常執著,因為它們需要在有限的清醒時間內,吃到足夠的新鮮血肉,如果能碰到一只香甜而又能提供足夠能量的半妖,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它們不會放棄狩獵。

        錢淺坐在鳴鸞的蒲團上,一動不動,像是被嚇傻了一樣,實際上正在和隱匿在她身側的長空溝通。鳴鸞囑咐過她,絕對不要離開蒲團,這個小小的蒲團就是錢淺的防線。

        她不會離開蒲團,但長空可以。只是來到這個位面已經有兩年,她還沒機會大大方方的修習劍訣,她的新身體還不足以讓她隨意駕馭能力強大的神劍長空,她目前能做到的,也只是提前和長空溝通好,讓它在必要的時候,隨錢淺的心意送出全力一擊。

        目前的錢淺和長空,也只能負擔一擊之力,再要強行操控長空,恐怕對于她這年齡不大又沒經過修煉的身體造成損耗。

        果然如錢淺之前所料,蠱雕的退卻只是暫時,兩只蠱雕很快聯合起來,集中了全部力量,無視身旁的阻攔和攻擊,全力沖錢淺沖過來。看著蠱雕沖著女兒去了明炴眼睛都紅了,他在蠱雕面前用烈焰筑起了防線。

        千年修為的火光獸,用盡全力筑起的離火陣,顯然不是一時半刻能沖過去的,但厲害的離火陣很顯然需要代價,代價就是,作為陣眼的火光獸,不能動!

        同樣有千年修為的蠱雕很顯然非常清楚這一點,他們一轉頭,分工合作,一個拖住鳴鸞和青冠,另一個利齒對準了明炴,直接沖著明炴的要害狠狠咬下去。

        眼見著自家老爸要遭殃,錢淺也急了,她也顧不了許多,直接命令早就埋伏在蠱雕頸側的長空出手。

        長空乍然現形,泛著耀眼的青光,如閃電一般,又狠又準,直接沖著蠱雕的脖頸狠狠扎了下去。長空的全力一擊,其實已經超出了錢淺目前的承受范圍,她臉色煞白大口喘著氣。長空則在一擊之后迅速消散消失,回到了錢淺身邊,有些擔憂的繞著錢淺發出嗡嗡劍鳴。

        本來實力相當的雙方,因為長空的猛力一擊,瞬間扭轉了戰局。一只蠱雕受傷,有一瞬間的行動遲緩,只需這短短一瞬,它迅速被青冠、乘黃,還有一旁重傷的狐妖、蛇妖抓住機會,一起合伙收拾了。而另一只落單的蠱雕,怎么可能是鳴鸞的對手,沒多久就被鳴鸞撕了個粉碎。

        場面很血腥,不過錢淺其實也沒看清楚。遙控長空全力一擊,對于目前的她來說負擔還是太重,她的頭很疼,疼的雙眼模糊,那只蠱雕到底什么下場她壓根沒精神關心,她只知道,最后還是鳴鸞出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治療了她的頭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
    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