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九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九十四)字體大小: A+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薛平貴雖然走了,但再也不敢放任自己不省心的小媳婦隨意亂跑,他不顧錢淺的反對,硬是留了一隊士兵陪著她一起回東都,名義上是保護,但是這個套路錢淺懂,不就是監視嘛!

         因此回城一路,錢淺走得很慢,等到她到東都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魏家和王家都下了大獄,很神奇的一點,錢淺原本以為王寶釧大姐嫁去的太師家也會牽涉其中,但沒想到太師居然與宰相和太尉的謀反案無涉。

         錢淺在東都城沒置過宅子,因此,她回到東都之后,先回了一趟武家坡。當著全村人的面,一隊明盔亮甲的士兵護送著錢淺乘坐的豪華寬大的馬車,緩緩走過村子,向山上荒坡駛去。

         武家坡臨近官道,村里人當然知道,東都城里的貴人出行就是這樣大的排場,可是這樣的大人物,那有可能拐下官道特意上他們小小武家坡來呢?

         村民們張著大嘴圍觀這架豪華的馬車,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村長的小兒子,他趕緊扯了扯他爹的袖子,沖他爹使了個眼色。這可是個好機會啊!有貴人來他們武家坡,若是能抓住機會,讓貴人提攜一把,那可多好啊!

         和村民一起盯著馬車發呆的村長被兒子推了一把之后才反應過來,他立刻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湊到馬車前想要搭訕,卻被馬車旁守著的士兵伸手攔住了:“大膽!什么人敢攔住我們將軍夫人的車駕。”

         “小老兒不敢小老兒不敢!”村長嚇得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他忙著連連擺手,沖著身著鎧甲威風凜凜的士兵賠著笑臉:“小老兒是這武家坡的村長,貴人到訪有失遠迎,小老兒這廂有禮了。”

         聽到外面熟悉的聲音,錢淺樂了,難得生出一絲惡趣味。她直接撩開了馬車的車簾,沖外面掃了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村長不必多禮,我原本也無意久留,收拾了東西就走。”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所有圍觀村民都是一愣,不自覺的將目光移到了撩開車簾的馬車上。車里頭坐著的女人頭上簪環玲瓏,打扮得像是城里大戶人家的貴婦,身上穿的衣裳是沒見過的好料子,遠遠望去云霞一般,像是個神仙妃子下凡似的,可是這張臉……怎么看著眼熟呀……

         “哎呦,”混在人群中的張嬸子突然發出一聲驚呼:“這可不就是薛娘子嘛!以前住在山坡上荒屋的……”

         可不是嘛!張嬸子這一嗓子,讓包括村長在內的所有村民都認出了錢淺。這可不就是住在荒屋上的薛娘子,以前老趙家的水根媳婦,后來改嫁了姓薛的漂亮小伙子。怎滴,一年不見怎么成了將軍夫人了?難不成又改嫁了?!

         雖然心里疑惑,但村民們也不敢張嘴問,瞧薛娘子這排場,將軍夫人怕是不假,已經是貴人了,怎好得罪,大家都訥訥的不開口,偏有一個人見不得錢淺好,當時就嚷嚷了起來。這人不是旁人,就是拐了腿的趙全福。

         “我當是誰!”趙全福狠狠往地上一啐:“原來是被我休出門的孫媳婦。不是好本事改嫁了薛平貴嘛!怎么,又攀上高枝兒了!果然是個狐貍精!”

         “大膽!”錢淺還沒說話,跟著她身旁負責護送她的士兵先立起了眉毛:“我們將軍的名諱也是你能提的?”

         怎么個意思?村民們聽到這句話后,更是一臉迷茫,將軍名諱……難不成?那個姓薛的小子成了將軍?!

         心里有疑惑,但誰也不敢貿然開口瞎打聽。畢竟……先開口的前車之鑒大家已經看到了,趙全福那個老家伙,被全副武裝的軍士訓斥之后,村長怕他繼續張嘴胡咧咧得罪了貴人,于是忙不迭的叫村里的后生堵了他的嘴,拖下去了,瞧那副架勢,怕是少不得挨頓打。

         “村長也無需如此。”看到趙全福被拖下去之后,錢淺才開口:“我與相公好歹也在武家坡住過些日子,那里就那樣計較。諸位也不必客氣,都散了吧。”

         錢淺都已經發話,眾人也不敢往上湊,就這樣眼巴巴地看著錢淺回了山坡上的荒屋。等錢淺的馬車都消失了,有幾個村民才一拍大腿哎呦一聲,冷汗滿頭的模樣。他們突然這樣害怕倒也不是沒有原因,錢淺回去發現,她的家幾乎被這些村民洗劫一空,能搬走的幾乎都搬空了,鍋碗瓢勺都沒留下,看樣子是沒法住人了。

         原本錢淺對這個小院子還是挺有感情的,畢竟這屋上的瓦、院墻還有炕,都是薛平貴一磚一瓦親手修起來的。然而看見眼前的情形,錢淺冷笑一聲,也沒再糾結,轉身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吩咐:“既然這屋子都被人搬空了,那也無需再留在這里,直接進城吧。”

         身后的士兵答應了一聲,轉身又護著錢淺的馬車下了山坡,往城里走。錢淺又下山的時候,村長正帶著小兒子守在路口探頭探腦,一看到錢淺的馬車又回來了,他忙忙地迎了上去,躬身作了個揖,陪著笑臉開口:“山坡上的屋子久沒人住,恐怕要拾掇一陣子,貴人若不嫌棄,先上小老兒家里坐坐,小老人差人將屋子收拾出來,不用貴人親自動手。”

         錢淺壓根懶得出聲,坐在馬車里一聲不言語。護送她的小兵倒是眉毛一立,當初就開始訓斥:“你這老頭也好意思開口。你們武家坡人將我們將軍的家都偷空了,眼下倒跑出來做好人,滾滾滾,休要攔路,我們夫人還趕著進城呢!夫人不與你們這些刁民計較已經算好,你倒跳出來討打。”

         “我……這……”村長和他的小兒子嚇得連忙跪在路旁,連頭都不敢抬。而錢淺,早就乘著馬車迅速下山,繼續往東都城方向走去。武家坡的村民遠遠地一臉敬畏地望著她的馬車。而錢淺則在馬車中,雙眸微閉,身后那些人,她真是連回頭看一眼都覺得是浪費時間。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