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八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八十四)字體大小: A+
     
    風水輪流轉,以前的鄉村瑪麗蘇錢串子同學嫁人后算是徹底涼了,取而代之的是武家坡新偶像,鄉村杰克蘇薛平貴。
      英俊的小軍爺薛平貴,十里八鄉所有未嫁女的夢中情人。不不不,這樣說不準確,應該說,就憑薛平貴那張臉,還有小軍爺能賺糧餉的身份,足以使他成為十里八鄉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簡直是老幼通吃,嫁了人的媳婦見到他都要紅臉。
      可惜這位小軍爺已經娶了媳婦,而且還是不長眼的娶了個被休的寡婦,這讓許多未嫁女不禁扼腕,暗暗對錢淺羨慕嫉妒恨。薛娘子運氣也太好了,落魄到那個地步,居然還能找到這樣好的夫君。
      不過沒關系!娶了媳婦又咋樣?軍爺嘛,養個妾還是養得起的,沒瞧見西邊李家村的教書先生,窮酸書生一個,長得跟猴兒似的,就這樣還娶了兩個妾呢。
      能給小軍爺當妾,對于武家坡的鄉下姑娘來說,可算是個不錯的出路。人家小軍爺糧餉一定是不少的,沒瞧見往日穿得破破爛爛的薛娘子,成了親之后,頭上戴著沉甸甸的銀簪子嘛!再說了,人家薛小軍爺有個當官的大哥,以后前程似錦,嫁給他做妾,日后就是現成的官家姨奶奶,也許娘家人都能跟著沾光呢,這種好事誰不想?
      薛平貴的行情水漲船高,每次進村,走兩步都能碰到攔路說媒的。只是可惜,薛家娘子似乎挺有本事,能將相公拿捏得死死的,說媒的人雖多,卻始終不見這位英俊的小軍爺松口,這可急壞了村里一群待嫁的大姑娘。
      這些人努力了很久都沒在薛平貴這里找到突破口,終于將腦筋動到錢淺身上來了。小軍爺死活不肯娶妾,那問題一定是他那個不會下蛋的老婆嘍。村里人都覺得,大約是薛家小娘子不肯松口,因此小軍爺才沒有隨意應承旁人的提親。
      怎么能阻著丈夫娶妾呢!這女人真不賢惠!而且一定很潑!否則怎能挾制住小軍爺呢!不過事已至此,還得從薛家娘子身上想辦法,否則小軍爺不肯點頭,旁人急也無用。
      四月里的一天,天氣好得很,薛平貴進城上差了,錢淺端著盆下河洗衣,一群女人積極地湊了上來,對她笑得無比熱情,態度似乎比平常還要諂媚三分。
      薛平貴總是被人攔路說媒,煩的要命,回家當然要抱怨,因此錢淺其實是知道的,只是她沒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想從她這個正妻身上下功夫。其實也不奇怪,勸妻子幫丈夫納妾,仔細想一想,還真像是武家坡村民能干出來的事兒。
      想的倒是挺好,可惜錢淺是誰,“仗勢”橫行鄉里、將軍爺相公拿捏得死死的潑婦,若是不當著媒婆的面好好撒個潑,豈不是有些對不起她如今的名頭。
      對著一群來提親的女人,錢淺是一點沒客氣,當面就懟了回去,而且狠話撂下了,誰敢再當著她給她相公提親,就等著吃不了兜著走。
      錢淺的態度極其強硬,媒婆們瞬間慫了,她們也不敢再勸,一個個灰溜溜的離開了。薛平貴幾日后回家,聽錢淺說了這件事后,倒是樂得夠嗆。
      “我早說過,”薛平貴笑得一臉驕傲:“我娘子,就是要潑辣些才好。”
      頭幾日錢淺當眾撒了潑,緊接著薛平貴又板著臉態度強硬的警告了不屈不撓繼續圍上來的媒婆,武家坡轟轟烈烈的說媒行動這才有所收斂。
      只是,沒人敢硬湊上來說媒,不代表沒人惦記長得俊俏的薛小軍爺。薛平貴還是穩穩霸占住十里八鄉第一杰克蘇的寶座,錢淺常常在想,暗戀她相公的大姑娘小媳婦,怕不是能排到東都城門口?如今說媒行動有所收斂,武家坡的大姑娘們怕不是要集體患上相思病了?
      誰知錢淺還是低估了恨嫁姑娘的魄力,媒人不再攔路,著急的姑娘們干脆挽挽袖子自己上陣,只要聽說薛平貴進村子,大姑娘們忙不迭的圍上來,熱鬧程度甚至比當初媒人說媒有過之而無不及。
      丟個帕子,拋個媚眼算是輕的,假裝崴個腳,站不穩投懷送抱也不算新鮮招式,找了借口端上吃食湊上來的也沒什么了不起,還有那大膽的干脆攔路告白,直接自薦,倒是直白又熱情,上趕著要嫁進薛家來當妾。
      薛平貴被煩得一腦門子官司,錢淺倒是覺得這些大姑娘們很有趣,至少目標明確,肯努力,知道積極爭取,雖然她們的努力對象是旁人家的老公,也沒啥好夸耀的吧……
      這些十足樸實的招式在錢淺看來屬于瞎折騰,反正也不會有什么實際作用,白費功夫而已。但薛平貴卻覺得這是極其煩人的騷擾,嚴詞拒絕對這些女人來說似乎不管用,一個個充耳不聞的模樣。
      時間拖得久了,不僅是薛平貴逐漸失去了耐心,那些急于嫁進薛家當妾的大姑娘們也開始逐漸焦慮,有些人開始動上了歪腦筋,想用極端一些的手段賴上薛平貴,這也恰好讓薛平貴抓住了殺雞儆猴的機會。
      七月里,天氣炎熱,人人都穿著輕薄的夏衫,薛平貴去河邊接洗衣服的錢淺,他剛剛到河邊,有個姑娘就噗通一聲跳了河。錢淺覺得有些好笑,這姑娘離她和薛平貴至少三五米的距離,她倒是想看看這回要鬧什么妖。
      那姑娘在河里撲騰了兩下,雙眼淚汪汪的望向河邊唯一的男人薛平貴,但薛平貴眼皮都不抬,低頭幫錢淺端起自家的木盆,牽著自己媳婦的手準備轉身就走。一看被人相救是沒指望了,那姑娘倒也不糾結,手腳并用自己爬了上來,一把拽住了錢淺的裙擺。
      “姐姐,”姑娘瞧著錢淺,倒是提了個不算過分的要求:“能不能給我家里捎個信,讓我娘過來接我,衣裳濕了。”
      因為錢淺被拽住,薛平貴眉毛一立,親自伸手從姑娘手中扯過了自家媳婦的裙角:“張嬸子跟你家里剛好順路,讓她幫忙帶話更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