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八十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八十一)字體大小: A+
     
            自從打開了當廚娘的門路,錢淺不再接洗衣服、縫補這樣的零活,開始在東都城千金坊的大戶人家之間游走,做應差廚娘。她的菜精致,點心更是一絕,漸漸地倒是在大戶人家的主婦之間倒是攢了些口碑,平時并不難找差事,工錢賞銀都不算少。

            而薛平貴這個有工作的也是奇怪,并不會天天去神武門衙門,而是要么兩三天不去上班,要不就是好幾天不回家,穿著普通的青布長袍來來去去,也并不見他和仇少春一樣穿神武軍統一的鎧甲。

            錢淺并沒有追問過他差事上的事,還是日日出門做工,薛平貴有薪俸拿回來交給她,她就接著,說起來薛平貴的薪俸其實算不上高,比六品官仇少春少了幾乎一半,錢淺分析,這貨在神武軍衙門大約也沒混到什么像樣的職位,這實在是有些奇怪,不過錢淺并不擔心。

            錢淺是絕對相信自家老公的能力的,這家伙無論換成什么身份,都有本事混到風生水起。而且幾輩子了,錢淺了解這個男人,他并不是那種只求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居家個性,每一世對于事業都挺有追求的,錢淺還沒見過他甘于平淡地做基層工作呢。

            因此看著薛平貴不上差的日子一副宅男的模樣,蹲在家里忙進忙出,錢淺雖然好奇,卻也不著急。她篤定薛平貴一定另有想法,要知道,刨去自家男人的個人特質,薛平貴可是男主啊,主角光環的加成可真不是假的。

            不當差的日子,薛平貴真的挺像個尋常農家小伙子,一早起來上山砍柴,如果運氣好碰到野兔就順手抓一只,沒有就算,早早砍完柴回家再去挑水,之后再吃早飯。如果錢淺要進城,他有時會去送錢淺,有時就自己在家忙活,修修院墻籬笆,整整屋后的坡地什么的。

            趕上錢淺進城,薛平貴會自覺做晚飯,省得媳婦回家以后還要受累,如果錢淺也在家不出門,那兩人就各忙各的。過年前,錢淺家里添置了新的被褥,還找了個木匠重新做了家里的大門,簇新的大門上貼了薛平貴自己寫的春聯和福字,倒是顯得比村里其他人家還熱鬧些。

            臨近過年,薛平貴連續幾天沒回家,錢淺在太師府和丞相府連續接了幾天宴席的活也是忙得很,小兩口好幾日都沒見。

            年前的差事賞錢豐富,但這一次,破天荒的,錢淺的關注點并不在賞錢上,而是惦記著另一件事。她低著頭從丞相府角門出來,仔細思索著剛剛聽來的八卦,甚至都沒現早就等在千金坊后巷的薛平貴。

            “九娘。”薛平貴幾步上前牽住錢淺的手:“在想什么這樣出神。”

            “你怎么來了。”錢淺抬起頭,眉眼彎彎地看著薛平貴:“等很久了吧?”

            “也沒很久。”薛平貴搖搖頭:“前幾日我出門時你就說過了,這幾日在太師府和丞相府連續應承宴席,丞相府午宴,請了不少人,神武軍也有軍官去赴宴,因此我打聽了時間掐著點來接你的。”

            &

            nbsp;“嗯!”錢淺一臉認真地點點頭,迫不及待開始和自家老公分享剛剛聽來的八卦:“我聽說太尉二公子魏虎立了功,被調回京,升任四品忠武將軍。”

            “你也聽說了。”薛平貴點點頭:“他眼下調任神策軍,歸唐王軍衙,跟我們神武軍倒是不相干。”

            “我聽說的不止是這個。”錢淺扯了扯薛平貴的袖子,皺起了眉頭:“今天丞相午宴,魏虎也來了,聽說太尉向丞相提了親,為魏虎求娶丞相家三小姐王寶釧。”

            “與我們有什么相干?”薛平貴有些好笑的捏了捏錢淺的鼻子:“丞相家與太尉家一直交好,魏虎求娶王三小姐不是正常的嗎?”

            這么說可也是……錢淺撓了撓臉,有些無法反駁薛平貴的話。本來按常理來說,王寶釧這樣高門大戶的小姐,是會嫁個門當戶對的夫君,秀樓選親砸繡球之類的才叫真不靠譜。可是這回求親的不是別人呀,而是全劇大反派魏虎,這讓錢淺覺得有些別扭。

            王寶釧這個姑娘,錢淺還是對她挺有好感的,并不希望她跟著魏虎那個坑貨過日子。那家伙如果真的像劇情描述的一樣通敵謀反,那絕壁是沒有好下場的。

            “你爹娘的事……”錢淺猶豫了一下問道:“眼下魏家如日中天,想要知道當年的事兒,怕是更難了。若是魏虎真娶了王寶釧,那就是王丞相的女婿了,就算你日后尋出些蛛絲馬跡,怕是也難扳動魏家。”

            “以后的事以后再說,一日一日的凈操些閑心。”薛平貴像是變戲法似的掏出個做工極其精致的銀簪子,直接插在了錢淺的頭上:“有那功夫,不如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瞧瞧你,這幾日累得眼圈都青了,早就說了不用你這樣辛苦,非不聽。”

            “這簪子這么精致,一定很貴!”錢淺一邊摸著頭上的簪,一邊非常煞風景的指責:“你肯定背著我存私房錢了!”

            “錢都已經花了,你再嚷也是無用。”像是早就猜到錢淺要說什么似的,薛平貴捏了捏她的臉,笑著答道:“走吧,趁著金水坊的商鋪還沒歇業,我們也去辦些年貨。旁的不說,好歹也得有身新衣裳。”

            “有啊。”錢淺眨眨眼答道:“咱家不是有一匹靛青素錦嗎?我這兩天給你做了身新袍子。”

            “我是說你。”薛平貴無奈扶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瞪著錢淺:“你可莫要忘了,你是個嫁人不足三個月的新嫁娘,當初你穿著舊衣成婚,若再讓你穿著舊衣過年,像什么樣子,我這個做相公的是多沒本事,讓娘子過年都買不起新衣。”

            錢淺最終還是拗不過薛平貴,在金水坊的成衣鋪子里買了一身新衣服,散花錦的棉襖,軟緞裙子,遠遠比不上之前她做公主時的云錦衣裙,但對于她這個武家坡農婦來說在,這可算是難得一見的華服了,而且是全新的,非常合身,除了價錢以外,錢淺哪里都很滿意。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