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六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將軍,我幫您養家糊口(六十五)字體大小: A+
     
            薛平貴爹的故事其實沒啥特別。一個官位不算高的歸德郎將,家境殷實,沒有什么遠大志向,打仗水平也不高,倒是會疼老婆愛兒子,雖然薛平貴沒好意思直說他爹上戰場總是怯戰劃水,但錢淺從他的話里還是聽出了幾分這樣的意思。

            “我爹那人……”薛平貴猶豫了一陣子,還是厚著臉皮揭了自己老爹的底:“耳根軟,又厚道,其實性子并不適合領軍出征。他也著實沒有掙軍功的本錢,自己武藝一般,又不擅長指揮,征西將軍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哪里放心讓他帶兵打仗?雖然領著軍職,但他從未單獨上過戰場,軍事機要更是接觸不到,這樣的人要如何通敵?我猜他在西北軍幾年,怕是都沒見過幾次西涼人。若是有人說我爹怯戰,我相信,可是通敵,我是萬萬不信的。”

            其實錢淺也有點不信薛平貴的老爹通敵。她不相信薛家老爹通敵,倒不是因為薛平貴形容的薛家老爹的性格,作為一個有經驗的將領,在通敵這樣的大事上,自然不會因為一個人平日的性格行為就隨隨便便下結論。

            錢淺不相信薛家老爹通敵,是因為以他從五品歸德郎將的官位,想要掌握要緊的軍事機密不可能沒有同謀,但薛平貴卻告訴她,這件事的結果是薛家老爹被殺頭,其他人員一概無涉,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怎么看怎么都像找了個性格懦弱的替死鬼。

            錢淺找薛平貴打聽過了,當年的征西將軍和魏家頗為親厚,但前兩年已經身故,征西將軍死后不久,魏尚書升官成了魏太尉,兒子魏虎領了軍職。

            emmm……這就更有趣了!錢淺可沒忘,戲文里,這個魏虎可是真正通敵的人。

            “所以你上東都是來報仇的嗎?”錢淺托著腮望著薛平貴:“找魏家報仇?你說了,有人瞧見你娘進了魏府,之后再無音信。”

            “事情尚未分明,談什么報仇。”薛平貴一臉認真地搖搖頭:“我只想知道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誰通敵。若是我爹,我認,并無怨言,但若不是,那就誰通敵誰來還這個債。”

            倒是清醒……錢淺看了薛平貴一眼沒說話。到底是男主,并沒有熱血上頭,不管不顧的認定一個仇人就叫囂著報仇。說起來,這家伙查家里的舊事,應該也是有些進度的吧?要不怎么一身血的躺在后巷里了呢?

            “你是想問之前我受傷的事吧?”薛平貴偏頭沖錢淺一笑,像是能猜到她心里想什么似的:“不是有心瞞你,只是有些事目前尚未分明,不能細說,等等再慢慢告訴你。”

            “誰要打聽了!”錢淺撇撇嘴站起來看了一眼沸騰的鐵鍋:“水燒好了,我要做飯。”

            “別捏豆餅了,”薛平貴也跟著站起身,戲謔地看著錢淺:“你也小氣太過,存了這樣多的糧食,日日就是吃豆餅。”

            “有備無患不懂嗎?”錢淺理直氣壯的叉著腰:“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今年是豐年,糧價賤,當然要多存糧,誰知來年是什么年景。”

            “是!你說的都有理!”薛平貴笑起來,變戲法似的從懷里掏出個油紙包來:“給你,算我拗不過你。”

            錢淺打開油紙包,里面是整整齊齊五六塊宣軟的蒸糕,細白面制成,看起來很不錯,只是已經涼了。

            “聽雪樓的蒸豆糕挺有名。”薛平貴笑著解釋:“和魏虎他們喝茶時,我順便買了幾塊帶回來。放心,是綠豆混肉的餡兒,不是你不喜歡的紅豆澄沙。”

            “你又知道了?”錢淺回身坐回灶膛口的破木凳上,盯著那幾塊蒸糕看:“我什么時候說過我不喜歡紅豆澄沙,你凈瞎說。”

            “你從太師府帶來的紅豆澄沙葵花酥大半都進了我的肚子。”薛平貴轉頭熟門熟路的到廚房一角,撥開稻草搬出錢淺存糧的陶罐,開始往出舀糧食:“你把日子過成這樣,怕是常年也見不到像樣的細點,就算如此,你吃葵花酥還是慢騰騰的,倒不像吃千層糕,兩三口一塊。”

            “就是因為點心金貴,我舍不得吃,所以才吃的慢。”錢淺瞪著眼分辨:“別瞎猜。”

            薛平貴笑著瞥了錢淺一眼沒說話,繼續低頭忙著舀糧食,看樣子是要準備自己動手做飯。

            “去去去,別搗亂。”被晾在一旁的錢淺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最終還是站起來接過了薛平貴手里的碗:“快出去,別耽誤我做飯。今晚吃黍米粥配蒸糕。”

            薛平貴出去了,小廚房里安安靜靜,灶膛里的火歡騰地燃燒,發出噼里啪啦的響動,錢淺沉默地低著頭,狀似認真的做飯,一言不發的安靜模樣。倒是坐在系統空間的7788忍不住先開了口:“錢串子,他發現你不愛吃豆沙,你就沒啥想說的嗎?”

            “我這回是真的什么都沒注意到。”錢淺將手里的碗放在灶臺上,有些頹喪的坐在了火堆前:“生活壓力太大了,我天天一睜眼就很焦慮地想著要怎樣多攢錢,根本就沒心思關心其他的。他住在這里,我天天就是在算計多養一個人需要多賺多少錢,多一個人吃飯,還要多久才能修窗戶修屋頂,天氣什么時候冷下來,趕不趕得及做棉衣。7788,你說我是不是越來越俗了,就像這武家坡的普通村婦一樣,每天算計的就是手里這幾文錢?”

            “日子太辛苦了呀。”7788倒是一副理解的模樣:“從你到這里以后,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老黃牛一樣做工,一直到天黑,天天躺到床上沒幾秒鐘就能睡熟,我都覺得你累得慌,沒有薛平貴拉來的青磚,你現在還沒修屋頂。最多再過半個月就要下雪了,你沒空惦記其他也是正常啊。”

            “在丞相府做工,”錢淺臉上露出一個自嘲的苦笑:“王寶釧給了我一把小銀珠子當賞錢,足足有二兩,但我明知道天冷了還是不敢花了買磚修炕,手里沒錢極度缺乏安全感。第二次在街上看到他的時候,我頭一個想法居然是,二兩銀子又保不住了,我是不是很蠢?我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真是自己都嫌棄自己。”

            “還是苦日子過得太少了。”7788砸著小嘴毫不留情地評論:“讓你養家糊口,瞧你那副緊張樣子!還是缺少鍛煉。”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
    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