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名廚,我有其他職業規劃(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名廚,我有其他職業規劃(八)字體大小: A+
     
      錢淺的蘋果派,老鄭的老婆張嬸贊不絕口。這是當然的啦,老鄭家里經濟條件一般,張嬸平時也只舍得去超市或者平價連鎖面包店買些甜點零食,并沒有吃過高品質的昂貴甜點。

      錢淺的千層蘋果派雖然是普通的配方,但是下料結實,用品質很好的面粉加進口黃油、由錢淺親手搟的千層派皮,自然比外面普通面包店使用的冷凍成品派皮強多了。

      錢淺雖然在烹飪上算不上有天賦,但勝在肯下功夫,耐得下性子苦練,因此像是刀工、揉面技術、搟派皮之類的硬技術活,她都練得很好。她的蘋果派皮搟得漂亮,分層明顯,薄如蟬翼,張嬸一邊吃一邊贊嘆。

      郝修明當然不會放過這樣好的秀孫女的機會,一臉驕傲地宣布這蘋果派是小孫女親手做的,之后就滔滔不絕的表述小孫女多么多么聰明能干,那副得意樣,連錢淺都看不下去了。

      老鄭夫妻倆倒是很吃驚,他們沒想到,原來常常和爺爺一起來買醬菜的小丫頭,居然真的挺會做飯的!

      “我從小就喜歡做飯。”錢淺笑嘻嘻的答道:“我家都是我做飯,做飯多好玩啊。”

      老鄭哈哈大笑起來:“這么小就喜歡進廚房,以后難道想當個廚子?”

      “也不一定。”錢淺看了看老鄭的小店,笑得一派天真:“像鄭伯伯一樣開個醬菜鋪也很好啊,鄭伯伯教我做醬菜,我以后開醬菜鋪也很好。”

      老鄭和郝修明一起哈哈大笑,又是誰也沒當真。錢淺心塞地暗暗嘆口氣,決定還是另想辦法。

      第二天一大早,郝修明送錢淺去上學,錢淺在學校門口囑咐自家爺爺回去路上順便去趟菜市場買個白蘿卜。郝修明點點頭答應了,原本家里買些什么菜就都是小孫女說了算,小孫女是廚房霸主。郝修明想,大約今天吃蘿卜……

      依照孫女的指示,郝修明去了菜市場,仔仔細細的選了一條白胖的白蘿卜,又買了點牛肉。蘿卜牛肉湯好像挺好吃的,上次孫女做過一回。

      只是這一天的牛肉似乎是白買了。錢淺放學寫完作業一頭鉆進了廚房,在里面也不知鼓搗些啥,郝修明去廚房轉悠了好幾圈,見到孫女又是煮醬油又是燙花椒,盆盆罐罐擺了一大串,也不知在忙些啥,反正一定不是燉牛肉就對了。

      這一天的晚飯并沒有那么豐盛,錢淺簡單炒了青菜,電飯鍋熬了粥,匆匆忙忙的對付了晚飯。

      郝修明很納悶,如此簡單的晚飯也值得孫女忙碌這么久?這樣的飯他也能做啊,用不著小孫女動手。而且,蘿卜呢?!

      幾天以后,正趕上星期六,郝修明才知道蘿卜到底去哪了。一大早起來,錢淺端了個小碟子給郝修明配早餐,碟子上放著一點黑漆漆的蘿卜醬菜,是錢淺按照網上查來的方子制作的。

      郝修明對于小孫女的出品抱有很高的期待,但是醬菜一入口,他就發現,比老鄭家賣的蘿卜醬菜真是差遠了。不過郝修明沒好意思打擊小孫女的積極性,只是一個勁的說好吃。

      錢淺才不相信他的話呢。吃過早飯就拿了個小飯盒裝了一點蘿卜醬菜,直接拉著郝修明去了老鄭家的醬菜鋪。

      “鄭伯伯,”錢淺對著老鄭夫妻倆打開了自己的小飯盒:“這是我做的蘿卜醬菜。看起來和鄭伯伯做得差不多,但是吃起來差的好遠,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鄭伯伯您嘗嘗看。”

      老鄭夫妻對于錢淺做的醬菜很是好奇,想不到這小丫頭行動力還挺強,居然真的在家鼓搗起醬菜來了,而且看起來還像模像樣。

      老鄭捏了一點錢淺的醬蘿卜塞到嘴里嘗了嘗,之后笑了:“第一次做,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來給鄭伯伯說說,你是怎么做的?”

      錢淺仔仔細細地向老鄭匯報了自己做醬菜的經過,有經驗的老鄭一聽就知道她問題在哪里,非常大方的給錢淺提供了指導。

      于是乎,郝修明發現,最近家里買蘿卜的頻率非常高,小孫女似乎對于做醬菜熱情高漲,不屈不撓地實驗蘿卜醬菜。

      雖然有了老鄭的指導,但缺乏經驗的錢淺還是不能一次成功,她孜孜不倦的練習了兩個月,終于做出了像樣的蘿卜醬菜,連老鄭都挑不出毛病,豎起大拇指稱贊,說跟自家出品的蘿卜醬菜味道幾乎一樣。

      早餐吃了兩個月蘿卜醬菜的郝修明想,這下具有鉆研精神的小孫女應該消停了吧?做出的蘿卜醬菜都跟老鄭家的出品一樣了。誰知這小丫頭一轉臉就開始轉戰黃瓜,套路和一開始的蘿卜醬菜一樣,可憐的郝修明跟著自己小孫女又整整吃了三個月的黃瓜。

      六年后,錢淺小學畢業,她靠著勤學苦練學會了鄭家所有品種的醬菜,因為成天上門提問,老鄭夫妻倆幾乎已經把她看做半個家里娃,鄭家的兩個哥哥也跟她熟得很。

      這一年的暑假,老鄭終于開始教錢淺制作黃醬和醬油,他頗為感嘆地看著窩在他家小作坊,一頭熱汗頂著酷暑發豆醬的錢淺,怎樣都想不通,好好一個小姑娘怎么就喜歡學這些。

      “伯伯這些本事全叫你學去了。”老鄭一邊指導錢淺蒸黃豆一邊嘮叨:“這么苦的活,你怎么就要學這個,你看伯伯家的兩個哥哥都不想學。”

      “我覺得很有趣啊,我想學。”錢淺笑嘻嘻地胡說八道,其實她才不愛學,傳統手藝做醬做醬油真是累死人了好嗎!蒸豆子又熱又潮,大太陽底下曬醬翻缸更是辛勞。老鄭夫妻倆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了幾十年,還真是辛苦。

      “也好。”老鄭微微感嘆:“要不是你肯學,我這門家傳手藝就要失傳了。就算你以后不開醬菜店也無所謂,這門手藝不是在我手里失傳的,我也好受點。我老了,干不動了,再過兩年想收了店回鄉,這兩年,能教的,我都教給你。”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