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皇上,請您盡快回宮(六十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皇上,請您盡快回宮(六十二)字體大小: A+
     
        好吧,錢淺承認,她確實有些欠考慮,沒想到宮女也是有追求的。 小 說    . 況且在旁人眼中,披著穆熙敬皮的秦霆煜其實是個極其受歡迎的無主標的物,想要力爭上游的宮女大膽爭取沒什么不對。

        以前的崔妃是個美人,先皇長得也器宇軒昂,因此穆熙敬的長相其實很好看的,和花美男秦霆煜完全是兩個風格。實際上,錢淺覺得,單純從顏值角度來講,長相俊朗陽光的穆熙敬大約比精致的秦霆煜更討女孩子喜歡。

        長得帥,又是皇帝,當然很吸引人啊,錢淺分析,大約許多在進宮前并沒有什么特殊計劃的宮女,在看見這么好看的皇帝以后,有些春心萌動也是正常,有機會自然想要爭取一下。

        當然啦,有備而來的也不少,因此這一段時間,秦霆煜偶遇宮女的概率確實陡然增高。但,想方設法勾引單身狗皇帝算罪過嗎?那要看怎么說了。

        秦霆煜將這些新進宮的宮女都看作婢女,自然覺得她們的勾引行為僭越,但實際上,選進宮里的女人理論上都是皇帝的后宮儲備軍,所有秀女進宮前都被告知,皇上看上誰就是誰的福氣,這樣說來,這些宮女的勾引行為也算不上特別出格,為自己爭取出路而已。

        其實秦霆煜也明白這一點,這些女人都是穆熙敬的后宮儲備軍,跟他關系不大,因此路遇心思活泛的女人攔路,他最多也是將人送進浣衣局,并未重罰。

        不過未重罰的不良后果就是,不能殺雞儆猴,接受騷擾的頻率比較高。比如現在,錢淺和秦霆煜用完晚膳,在落鳳閣賞月,夜風清涼,月色正好,伺候的宮人都離得遠遠的不敢打擾,只有錢淺和秦霆煜兩個人對月飲酒,氣氛正旖旎。

        好不容易可以與心儀的姑娘可以坐在一處安安靜靜的說說話,秦霆煜還沒來得及開心幾分鐘呢,就被一陣歌聲吸引了注意力。

        “不是說過不讓人接近嗎?”秦霆煜皺起眉:“怎地又有人過來?!”

        “聲音是從落鳳閣院子外傳來的,隔著兩道墻呢。”錢淺讓7788看過監控之后笑著答道:“離得不近,算不上打擾,就別去管她了,夜風正好,她唱得也好聽,就當樂師獻藝了。”

        “月央,”秦霆煜高聲喚來遠處候命的月央:“去找那墻外唱歌的人,傳朕的話,這么好的嗓子唱歌浪費,進宮都學過規矩,所以就讓她對著墻背宮規,高聲背,朕要聽見,一直背到亥時末刻。”

        月央心里冒出了對那名歌者的同情,這批秀女進宮也有月余,還沒見到誰有本事爬上皇上的龍床呢。宮里多了這么多年輕鮮嫩的女孩子,可是皇上似乎還是跟以前一樣,照樣不開竅,凡是只會找公主,偶爾閑了想賞個月,也只能拉公主陪著。

        “不罰去浣衣局了嗎?”月央離開后,錢淺問道:“從這時候一直背到亥時,怕是嗓子要受不了。”

        “總要拿個人扎筏子,否則我是不堪其擾。讓她背上一夜受受罪,也好長記性。”秦霆煜搖搖頭,伺候的人離得遠,沒人聽到他們說話,他也不再自稱“朕”。

        “一晚上下來,最多嗓子啞上幾日,”錢淺搖搖頭:“我猜沒什么大用處。”

        “浣衣局還是要去的,先背一晚上宮規再說。”秦霆煜一臉正經地答道:“不過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得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換回來。但眼下第一個問題是,要怎樣才能讓他回京,之前在獵場鬧得那一出,若我是他也不會輕易回來。”

        “代天子巡視邊關的圣旨已經下給他了,我想他明白你的意思。”錢淺輕聲安慰秦霆煜:“你放心,他并非心胸狹小之人,為人也精明,審時度勢之下,必然知道怎樣做最合適。”

        “此事錯在我,若他要追究我也無話可說。”秦霆煜低下頭,語氣沉沉:“若是沒有你,我將一條命賠給他毫無怨言。只是我有你,舍不得輕易赴死,是我膽怯自私,終是對不起他。”

        “你是你,你父親是你父親,他一直分得很清楚。”錢淺答道:“就算你們換回來,我想他也不會輕易殺你。邊關沖突不斷,而你又是百年難得的天才將領,他是惜才之人,怎會輕易對你下手。”

        “若他肯原諒,我便是為他守一輩子邊關也是愿意,”秦霆煜轉過臉,一臉認真的望著錢淺:“只是,阿滿,要拖累你同我一起受苦了。你是宮里長大的金枝玉葉,我原想盡我所能給你最好的生活,讓你做人人羨慕的靖國公夫人,然而眼下看來,似乎是做不到了。以后恐怕還要累你同我一起遠赴邊關,是我對不起你。”

        “我在邊關做人人羨慕的靖國公夫人也是一樣,”錢淺笑起來:“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生活。我別無所求。”

        “邊關苦寒,”秦霆煜望著錢淺的臉微微嘆息:“你雖不在意,但我總是舍不得。這樣一張臉,怎禁得住風刀霜劍。”

        “你又怎知我禁不住,”錢淺輕輕挑眉:“人人都說你日日盯著我練劍,怕是想把我這個鎮國長公主培養成鎮國將軍用,我去邊關不是剛好?”

        聽了錢淺的話,秦霆煜也笑了起來:“看來我果然對你過于嚴苛了。只是若不如此,我總是不能放心,除非你日日在我身旁,再也不分開。”

        “對我嚴苛些好,”錢淺笑嘻嘻的補了一句:“左右日后我也是要陪你上戰場的。眼下多吃些苦頭,等上了戰場也多些能耐保命。”

        “阿滿!”秦霆煜完全沒想到錢淺會這樣說,他一臉震驚地望著錢淺,有些張口結舌的模樣:“胡說什么!你……”

        “我日后要陪你上戰場。”錢淺抬起頭,一臉平靜地說道:“和你一樣,讓我眼睜睜看著你獨自上戰場,我也是不能放心,還不如陪著你一起,就算死也是死在一處,這樣我倒安心了。”

        秦霆煜沉默了兩秒,突然笑了。他目光溫柔地盯著錢淺的眼睛,伸出手,像是想要摸摸錢淺的臉,但最終還是放棄了:“你說得對,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