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八十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八十四)字體大小: A+
     
            從那一年開始,兇劍和道長開始輪流進山祭陰泉,年年去的就是錢淺,這倆人不管誰去祭陰泉,都要帶上錢淺,讓她覺得自己很像個吉祥物。什么用都沒有,但必須每年到場。

            幾年過去,錢淺和道長的關系沒有任何改善,那枚戒指,真的被道長纏上了紅線調整大小,戴到了左手小指上。道長從不摘下那枚戒指,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帶著,但這又怎樣,一枚尾戒的意思很清楚,這個人,拒絕和錢淺有任何牽扯。

            與道長相反,兇劍倒是越來越黏錢淺,不論錢淺走到哪他都要跟,不過他倒是對錢淺也沒有任何曖昧的暗示,他還是話不多,就那樣懶洋洋的綴在錢淺身后,踢一腳動一動的憊懶模樣,不使喚他絕不干活。就算是肯干活,也是非常不負責,每次都要留一大堆尾巴讓錢淺善后。

            而兇劍似乎有種奇怪的惡趣味,他好像成心給錢淺找麻煩似的,每次都非常享受于看著錢淺給他善后,讓錢淺煩不勝煩。

            “你就不能把事情做完全嗎?!”錢淺一邊憤憤不平的數落兇劍,一邊在殯儀館擺著祭臺燒香,不斷向周圍被驚動的游魂道歉:“每次都這樣,使喚你做點事,還不夠我收拾爛攤子的呢!干嘛非搞那么大的陣仗,做完事為什么不自己燒香道歉?你這樣下去誰還找我們做生意?”

            “你是我的飼主,這些事本來就該你干。”兇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托著腮懶洋洋的看著錢淺:“怎么能叫收爛攤子。”

            “你還真把自己當寵物了?!”錢淺氣得直想伸腳踹人:“我憑什么要幫你收爛攤子!道長怎么不需要人幫忙?”

            “你又不是他的飼主,”兇劍懶懶的白了錢淺一眼:“他也不需要飼主。而且我比一般寵物強多了,你需要對我好點。”

            “你……”錢淺剛想罵人,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她緊緊盯著兇劍,幾秒之后突然開口問道:“你老實說,當年你咬我一口,那個所謂的同命契約到底是怎么回事?該不會是主從契約形式吧?你該不會是認主了吧?”

            兇劍的臉頓時紅了,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沖著錢淺嚷嚷:“是又怎么樣?!養棵樹又不麻煩,我這么大的樹,天生天養,又不用你澆水施肥,你占大便宜了!要不是我,你怎么能跟植物溝通。”

            “養棵樹是不麻煩,但是養你麻煩!”錢淺憤憤不平的叉著腰,一臉兇悍的嚷嚷:“每月有一個禮拜放血,平時剪個指甲、頭都得小心翼翼給你攢起來。也不知道是誰,一天到晚盼著我在外面摔一跤磕掉牙。我十八歲長智齒,你天天在我背后嘮叨智齒沒用要我拔掉,有你這樣對主人的嗎?”

            “那又怎么樣!”兇劍站起來伸展了一下修長的四肢,還是一臉憊懶的模樣:“都養了那么多年了,反正不能退貨。我平時又沒給你惹麻煩,至于這么嫌棄嗎?”

            “你咬我的時候又沒跟我商量過!”錢淺翻了個白眼,背對著兇劍繼續燒香給四周的游魂道歉。

            “真是的!又不需要養很多年,在堅持一下就好了……我的時間也不多……”兇劍轉過臉去聲音很輕的嘀咕,并沒有讓錢淺聽見他到底說了什么。

            時間如流水,不知不覺,錢淺已經二十八歲,主線劇情里面那些惡俗的鬼故事她都已經陪著兇劍和道長兄弟倆經歷過了一遍,只是她還是沒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因為道長和兇劍兄弟倆的事務所還沒有結業,他們倒是逐漸減少了業務,因為這哥倆突然展出了個共同愛好——旅游。

            作為他們哥倆多年的小伙伴,錢淺總是被抓去陪著哥倆閑逛,簡直不務正業到極點,幸好道長還記得她每逢初二、十六需要到城隍廟燒香,否則錢淺簡直懷疑這倆人壓根就打算一直在外面逛,不回家了。

            短短一年之間,錢淺幾乎逛遍了這個國家大大小小的旅游景點,和哥倆一起留下了許多傻乎乎的標準游客照,被道長一一打印出來,收了整整一大盒。

            錢淺還是沒嫁人,道長和兇劍也再也沒提過讓她早早嫁出去不再做林家人。林家的那些爛攤子,錢淺還是一直在收拾,沒辦法,誰叫她除了道長以外誰都不想嫁。只要她依舊是林家人,林宗浩欠下的那些禍延子孫的因果就需要她獨自承擔。

            這一年,剛好輪到兇劍去祭陰泉,在兇劍生日前的一個月,陰歷十六,錢淺照例去給城隍大人燒香。

            “最近事多,你們都小心一些。”破天荒的,城隍大人交代完任務之后多囑咐了錢淺一句:“今天晚上去查看鬧事的村子,你不要一個人去,和我的乩童一起,實在不行,就讓他請神,我親自去處理。”

            這倒是奇了,這么多年城隍大人從來沒有這樣慎重。他很少降乩,他的乩童幾乎常年都閑著,城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乩童、錢淺和鬼差來處理,很少需要城隍大人親自現身。

            “有這么嚴重?”錢淺皺起眉:“連續跳井的事故而已,受害人都被及時救回來了,并沒有真的出人命,我想應該是不算厲害的厲鬼抓交替吧?至于驚動您老人家?”

            “難說。”城隍大人一臉凝重的搖搖頭:“最近城里那些家伙怨氣重的很,比平時更難彈壓。不光是咱們這里,附近城市都開始不太平,上頭下了文書,讓這些日子注意一些。”

            “我知道了。”錢淺點點頭,很慎重的答應了下來。

            事實證明,城隍大人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錢淺和乩童到了出事的村子,現根本就不是什么厲鬼抓交替,而是村民用了很多年的那口普通的水井突然變成了陰井。

            通陰的陰井,會吸引那些時運比較低的人,影響他們的意志,如果這人剛好情緒低落,會傾向于主動往井里跳,成為填井的靈魂。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