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五十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五十五)字體大小: A+
     
        一定是因為那個奇怪的契約。錢淺覺得自己的判斷沒錯。頭一天,道長送她回家以后就沒走,拎著行李箱大大方方跑到她家,自己挑了一個房間占坑。

        錢淺沒去管他,就像7788說的,住在這里剛好,方便二十四小時監護。而且林宗浩雖然人品很爛,但是業務能力很強,他親手布置的林家老宅,簡直就像銅墻鐵壁,錢淺覺得,這哥倆無論在外面惹了什么禍,只要跑回林家應該都不會有事。

        錢淺是個重病人,沒精神管那么多,直接洗了個澡就睡覺了。第二天一早,依舊低燒的錢淺爬起來想喝水,卻被外面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

        她透過窗戶一看,兇劍正站在大門口,身邊放著個行李箱,看樣子也是準備搬家。然而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兇劍正在指揮一輛敞篷小貨車倒車卸貨,小貨車上,一棵很大的銀杏樹被五花大綁牢牢固定在敞開的車斗,樹根被仔細包裹得嚴嚴實實,帶著新鮮的泥巴,裹著一層又一層的塑料布。

        天哪!這是要干嘛?錢淺的下巴差點掉到地上,兇劍這家伙該不會真的把他本體給挖來了吧?!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他真不怕把自己給挪死。

        錢淺穿著拖鞋吧嗒吧嗒跑到大門口,離近了看她才發現,這顆銀杏真的好大,枝干粗壯,樹葉青蔥,這么大一棵樹,就這么隨隨便便搬進來?好歹也得先挖個坑吧?!

        “你怎么出來了!”老母雞性格的道長一看到錢淺就皺起眉:“病得就剩半條命,還想著出來看熱鬧,你想暑假都在床上過嗎?”

        “喜歡嗎?”兇劍倒是心情很好的模樣,指了指自己的本體,沖錢淺炫耀似的說道:“很好看對吧?”

        “自戀鬼!”道長冷哼一聲,又像是個老母雞似的張開手臂,轟小雞一樣轟趕錢淺:“趕緊回去!要什么我給你拿,趕緊去躺著。”

        “不是,你們就這么把樹弄來了啊?”錢淺依舊呆呆的望著那棵樹:“種哪啊?!”

        “后院啊,”兇劍答道:“我昨天晚上就看好地方了。不僅不會破壞風水局,還能做個定標。”

        “后院?”錢淺一臉敬畏的望著那顆巨大的樹:“這么大的樹,種的下嗎?”

        “坑我都挖好了。”兇劍心不在焉的沖錢淺揮揮手:“快聽話回去養著,別礙事,我還忙著種樹呢。”

        錢淺簡直不知該說啥好,她就睡個覺的功夫,這妖怪就在她家后院刨出個大坑,有這么不見外的房客嘛?!算了算了!游客是上帝,她還是回去睡覺吧,錢淺轉身想往回走。

        “等等。”兇劍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突然回頭拉住了錢淺,十分不客氣的抓住她的手仔細看了看:“剛好該剪指甲了,別浪費,我幫你剪。”

        “為什么啊?!”錢淺一臉驚悚的抱著自己的爪子,望向兇劍的目光像是在看神經病:“謝謝哈!我沒殘廢,不需要別人幫忙剪指甲。”

        “那你趕快剪,現在就剪。”兇劍一臉興致勃勃的沖錢淺伸出手:“剪好都給我,別丟了,腳指甲也順便剪剪。”

        臥槽!莫不是真惹了神經病?!錢淺把自己的爪子藏得結結實實,身子簡直扭成麻花,一臉驚悚的看著兇劍:“變態!要我的指甲干嘛!作法咒我嗎?”

        “行了行了,”原本正拖著兇劍的行李箱往屋里走的道長見狀趕緊丟下箱子過來維持秩序:“宣宣回屋去,有我盯著剪指甲,絕對不會少可以了吧,哥你趕緊指揮工人卸貨。你瞧你那是什么表情,嚇著宣宣了。”

        “你們到底要干嘛?!”錢淺嗓門很大的嚷嚷:“變態!惦記我指甲干嘛!”

        “種樹啊。”兇劍心情很好的答道。

        “趕緊回屋!”道長皺著眉,一把把錢淺扯進屋里:“別站在門口。”

        錢淺最終還是在兇劍的威逼利誘之下,交出了自己的手指甲和腳指甲。這個神經病妖怪喜滋滋的將錢淺的指甲都丟進了提前挖好的樹坑,之后將自己的本體——那顆巨大的銀杏木很仔細的種了下去。

        然而這不算完,兇劍惦記的可不止是錢淺的指甲,他很大方的要求錢淺以后所有的指甲都歸他,而且還想讓錢淺在家剪頭發,剪下來的頭發讓他拿去埋樹坑。

        “憑什么!”錢淺一臉害怕的捂著自己的腦袋:“讓你給我剪頭發,還不得剪得跟狗啃一樣?!我還見不見人了?!”

        “放心,我讓我弟弟去學剪頭。”兇劍十分不要臉的拖出擋箭牌:“放心,他手很巧,學東西特別快,保證能讓你見人。”

        聽到兇劍的建議,錢淺基本已經對于自己今后幾十年的發型不指望了。唉!算了!游客是上帝,錢淺繼續自我催眠,反正抓鬼又不要求顏值,頭發丑就丑吧。

        “還有啊,”兇劍繼續在錢淺血淋淋的傷口上撒鹽:“萬一哪天你在外面不小心摔了跟頭磕掉牙,或者哪天得了蛀牙要拔牙,記得別浪費,把牙給我包回來。”

        “滾!”錢淺氣得臉都綠了:“就不能盼我點好嗎?!”

        巨大的銀杏樹立在錢淺家的后院,在夏日艷陽下遮起一片巨大的樹影,微風吹過,密密的扇形葉片沙沙作響,錢淺站在樹下仰頭看著這顆巨大的樹,覺得兇劍的本體比他討人喜歡多了。她繞著銀杏樹走了一圈,意外在樹干上發現了一個紅色的小牌牌。

        “誒?”錢淺一臉稀奇的指著那個紅色的小鐵牌:“這還是個國家一級保護的古樹,你們怎么弄過來的?!我們不會因為盜竊古樹被相關部門抓起來吧?”

        “他們往我身上訂牌子的時候也沒問過我。”兇劍瞥了那個鐵牌一眼,似乎十分嫌棄的樣子。

        “不會,你放心吧。”道長笑著答道:“這是我哥的本體,他自己會處理好。你也別亂逛了,趕緊回去休息,再這樣下去,你一個暑假都別想好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