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四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老板,我不負責善后(四十三)字體大小: A+
     
        山神不在家這件事到底有多嚴重,錢淺一直沒概念。直到她隨著大家一起凈目開眼準備開始祭祀,錢淺沒想到,她第一眼見到的居然是灰頭土臉的土地爺。

        錢淺沒見過土地公公,她有些好奇的打量著眼前十分狼狽的老頭子,很顯然,這位老大爺并不是阿飄,但肯定也不是人,給人的感覺有些像城隍大人,但是身上的檀香味道并沒有那么重。誰啊?!

        其他人顯然沒有錢淺這么無知,包迅飛的徒弟立刻就跑過來跟老頭子打招呼,語氣很恭敬:“土地公公,您怎么來了?我們打擾到您了,不好意思。”

        “不打擾!不打擾!”土地公公連連搖頭,又沖錢淺方向靠近兩步:“小老兒神威不夠,不能彈壓那些家伙,山神大人又還沒到任,還好你們及時趕到,好歹安撫一下。”

        “那您在旁邊歇歇,我們就開始路祭。”包迅飛的徒弟立刻沖土地公公拱拱手:“我在那邊給您另設個香位。”

        “不要不要!”土地公公擺擺手,斷然拒絕去受香火,他又往錢淺身邊靠了靠,距離近得似乎貼在了錢淺肩膀上:“我就跟著這孩子,她威煞重,驅邪。”

        這年頭,神都需要驅邪了?錢淺迷惑的眨眨眼,不過老頭子貼著她她也沒啥感覺,似乎聞著老頭身上的檀香味還挺神清氣爽,不像鬼,總是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包迅飛的小徒弟倒是挺理解老土地,他估計土地爺最近是被折騰得不輕,才會想要賴著小將軍。他師父跟他說過,這個小女孩是將軍令的八字,的確威煞很重,一般的小鬼都會對她有些天然畏懼。

        但其實錢淺命里的威煞并沒有那么好使。對于一般小鬼或者是安分守己的阿飄來說,她的確有那么點震懾作用。但是對于真正兇煞的厲鬼來說,她那點命里帶來的隔輩威壓顯然就沒那么好使了。

        這一點在祭祀開始后,錢淺就有了深刻的體驗。她從來都不知道,一座風景秀麗的山峰,居然能夠聚集這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祭祀一開始,周圍的孤魂野鬼、精魅妖物蜂擁而至,將整個道場給擠了個水泄不通。

        包迅飛的小徒弟原本是站在主祭位,但顯然他快要壓不住陣了,剛剛燃上的香燭像是快進一樣,不過兩分鐘就燒成短短一截的殘燭,四周陰風大作,燃起的線香也像是被吃了似的眨眼就剩下個尾巴。

        “小將軍!”阿德在狂風中聲嘶力竭的喊:“過去壓陣!你站主祭位!其他人利索點,香貢不能斷!”

        錢淺不敢耽誤,立刻帶著土地公公竄到主祭位,迅速接過了包迅飛另一個徒弟手里的魂幡。接過魂幡的那一刻,錢淺覺得自己周圍的空氣似乎都有了實際重量,全部壓在了她身上,她在凝實空氣的擠壓中努力站穩,開始祭酒。

        命帶威煞,又練了幾輩子神魂功法的錢淺能量體強度比一般人要高很多,她對于周圍的壓力還算能忍,但是包迅飛的倒霉徒弟很顯然沒那么好受,他一交出魂幡就像個斷線風箏似的向后直飛出去,臉著地摔在地上。后排換香的一個年輕人趕緊把他扶起來,仔細一看,他耳朵和眼睛居然都有細細的血絲滲出來。

        “這么嚴重?!”年輕人憂慮的看了一眼正在主祭位祭酒的錢淺:“你都這么慘了,那小姑娘能撐住嗎?”

        “她比我強。”包迅飛的徒弟胡亂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趕緊爬起來跟著其他人一起換香:“我師父說她命里威煞很重,上輩子一定是個殺人如麻的將軍,那些東西總會畏懼她幾分。”

        錢淺確實覺得還能忍,因此她還是一步一步按照套路將祭祀流程走了下來,唯一的就是,趕來蹭便宜的孤魂野鬼實在是太多,他們帶來的祭品恐怕不夠。好不容易撐過子時,紙錢就先見了底。

        “怎么辦!”負責燒紙錢的幾個年輕人一頭是汗,也不敢大聲,怕被那些東西聽見,只能使勁遞眼色給包迅飛的小徒弟和阿德。

        阿德就著眼前的燭火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才不到半夜兩點而已,就算現在是盛夏,也還得兩個多小時才能天亮,他瞟了一眼還沒用到的香燭紙供,默默計算能夠撐到幾點。

        “師兄,真的不夠了。”包迅飛的小徒弟湊到阿德耳邊悄悄說道:“最多再半個小時。怎么辦啊?!”

        “留出兩份全貢。”阿德悄悄吩咐自己的師弟:“如果他們吃了供肯老老實實的就算了,一旦鬧事,按師父說的,請神,不論哪路神仙,只要有路過的,咱們就請下來。”

        這一切站在最前列的錢淺心里很清楚,7788早就很憂慮的沖她報告過了。

        “我算過了,”7788顯然比阿德還要精確:“雖然你站主祭位香貢耗損慢了一點點,但還是擋不住孤魂野鬼數目太大,你們最多撐到兩點四十分,沒有意外的話。”

        “日出時間?”錢淺站在主祭位扛著魂幡,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密密麻麻的野鬼。其中幾個一看就是厲害的厲鬼,正不懷好意的盯著他們這群人笑,似乎在等著貢品耗盡。

        “這回麻煩大了。看來要像包老說的,必須請神了。”錢淺苦笑:“孤魂野鬼這么多,阿德他們在主祭位堅持不了多久的,我又不會跳請神舞,沒學過這個。”

        “你沒必要自卑。”7788板著一張小臉答道:“在場的人只有阿德會請神,臨走時候包老說的,讓他帶著你們請神。”

        “我說土地公公,”錢淺沒理7788,反而看向一直站在她身旁的土地爺,悄悄問道:“您老人家會跳請神舞嗎?”

        “什么?”土地爺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四周虎視眈眈的厲鬼兇煞,小聲答道:“你不會請神?開什么玩笑!眼下只有你能在這個位置上站得穩!”

        “嗯!我知道。”錢淺一臉抱歉的望著土地爺:“只有阿德會。所以等一會兒,您老人家能跑多遠跑多遠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