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八十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八十三)字體大小: A+
     
        既然厲曜有把握,那錢淺覺得宜早不宜遲。她直接建議厲曜摸進玲瓏閣的宅子,先將蘇瑯玉綁出來。厲梟走到哪里都將蘇瑯玉保護得好好的,足以證明這兩人感情是真的不錯,蘇瑯玉對厲梟來說很重要。把厲梟重要的人綁過來,逼他自己現身,這是各種電視劇反派的常用手段,錢淺覺得又省事效率又高。

        “最好盡快。”錢淺這樣告訴厲曜:“厲梟以五月公子的名義廣發英雄帖,邀請各大門派的掌門前來赴英雄會,說不準是打的什么主意,也許真是沖大人您來的呢。而且……”

        “而且什么?”厲曜眼睛一瞇,眼神危險的看著錢淺,語氣倒還鎮靜。

        “厲梟在玲瓏閣,那真正的五月公子恐怕兇多吉少。”錢淺皺起眉,說出了自己心中早有的懷疑:“前幾日鬼市的枯骨師爺也消失了,不知道這兩件事有沒有關系。鹡鸰書院里,枯骨師爺的人不是莫名消失就是被殺,我總覺得這里面有事。要知道,玲瓏閣在丹霄城的產業離鹡鸰書院可不算遠。”

        “叫邪鬼和惘妖帶人跑一趟。”厲曜立刻下令:“你就不要去了,就在這里等。讓他們客氣些,莫要傷了蘇瑯玉。”

        錢淺笑瞇瞇的應下轉身而去。看不出來哇!她這個老板還真是蠻天真的,被蘇瑯玉和厲梟聯手算計到這個地步,居然還惦記憐香惜玉呢!蘇瑯玉這個瑪麗蘇女配可真不簡單,讓本位面最有本事的兩個男人對她如此死心塌地。

        錢淺找了邪鬼和惘妖,特意囑咐他們帶上隱魈堂最好的高手,最好不要驚動玲瓏閣的人,直接將蘇瑯玉偷出來。緊接著錢淺又將自己暗堂的人手派了出去,讓他們去探查一下,今日玲瓏閣閣主擺了大排場出門,到底去干什么。

        說起來天圣宮隱魈堂的實力真的不俗,天黑之前,邪鬼和惘妖已經帶著人回來了,他們果然將蘇瑯玉帶了回來。

        錢淺是個瞎子,并不知道蘇瑯玉這個瑪麗蘇女配長得什么樣子,但她想,大概是很美很美的,能讓厲曜對她如此死心塌地,為了給她報仇,拼命殺了厲無涯,受了重傷,如喪家之犬一般被天圣宮追捕。

        錢淺不知道厲曜再回想起自己之前的經歷有沒有過后悔,但她知道,厲曜一直沒有放下。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再見到蘇瑯玉,想要親口問個答案。

        “阿曜。”蘇瑯玉見到厲曜時顯得很平靜:“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呵……”厲曜發出一聲粗啞難聽的笑聲:“蘇瑯玉,你會關心我好不好?我死了,不是正如了你的意?”

        “阿曜……”蘇瑯玉閉上眼,將頭偏向一邊卻沒有多解釋什么:“我知道你恨我。是我算計了你,你恨我是應該的。你殺了我,我將命賠給你,好嗎?”

        “為什么!”厲曜死盯著蘇瑯玉,眸中翻滾著莫名的情緒:“我是哪里對不起你?讓你如此算計我。”

        “你從沒有對不起我,一直都是我對不起你啊……”蘇瑯玉的聲音似嘆似怨:“只是阿曜,我們相遇太晚了,我的心已經給了另一個人。而那個人的心又太大,想要的太多,我想要留住他,就只能選擇傷害你。”

        “你從沒有后悔過是嗎?”聽了蘇瑯玉的話,厲曜反倒平靜了下來,語氣又恢復了他平時的冷淡。

        “對!”蘇瑯玉的聲音很輕:“沒有后悔。我為了他,什么都肯做。很可悲對吧?誰叫我愛上這樣一個男人……”

        “燕娘!”厲曜突然高聲吩咐:“叫葉謙送信去玲瓏閣,告訴厲梟蘇瑯玉在這里。蘇瑯玉由你親自看守,少一根汗毛,我唯你是問。”

        特么怎么又是她!!就不能換個人使喚!!錢淺一臉黑線。但她無從爭辯,因為厲曜黑著臉給她下了命令之后,就大步離開了,她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份高危工作。她要看守的可是瑪麗蘇女配蘇瑯玉啊!厲梟和厲曜放在心尖上的人物,厲梟接到信之后會不會直接殺過來把她滅掉救走蘇瑯玉啊?錢淺覺得自己十分惴惴不安。

        但是沒辦法,活還是要干的,錢淺吩咐人去給葉謙傳了話,又將大部分隱魈堂的人調了過來,由邪鬼和惘妖領著守在屋子附近。而她自己則陪著蘇瑯玉坐在屋里,一時半刻不敢放松的盯著這位麻煩的女配大人。

        屋子里很靜,蘇瑯玉不開口,錢淺也沒啥要說的,兩人就這樣靜靜對坐,直到后來,蘇瑯玉輕笑一聲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你。”蘇瑯玉這樣對錢淺說:“你是以前青龍堂主屠毅的娘子。你知道嗎,以前整個天圣宮,我最羨慕的就是你。”

        “你……”錢淺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你認識我相公?”

        蘇瑯玉笑了:“當年相公讓我去接近阿曜,屠堂主就在阿曜手下做事,我之前也做過阿曜的手下,有過交往。以前我總覺得,我相公很愛我,對我很好,但我看到屠堂主才知道,真正疼愛娘子的男人到底是怎樣的。屠堂主當時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燕娘還在家等我’。”

        “我相公自然頂頂好。”錢淺聲音低低地答道。愿屠毅和原主下輩子做一對平平凡凡的小夫妻,相守到老。

        蘇瑯玉嘆了口氣,又開口說道:“有一次,阿曜派青龍堂的人去西域,我跟著去了。屠堂主從出發第一日就開始念叨想娘子,每走到一地,屠堂主都要打聽當地有什么好東西,見到什么稀奇物件都想給你帶回去。我算是見識了,什么才叫把娘子放在心尖上。不像我……我與相公就算久日未見,他也只是淡淡的……”

        “人與人不同。”錢淺想了想之后答道:“相公走后,我在右護法的宅子當過差,那宅子是為了你建的吧?右護法為了保護你也是極盡小心。”

        “是嗎……”蘇瑯玉笑得很苦澀:“那他還要我去接近阿曜。他了解阿曜,知道阿曜喜歡怎樣的女人……我就是他為阿曜量身定做的一個餌而已啊!可我不悔……為了他,什么都愿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