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二十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一千零二十章:護法,我是你的同伙(四十六)字體大小: A+
     
      厲曜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他一接近河灘就被7788發現了,按照7788的指示,錢淺從隱藏的地方出來,主動接近厲曜。

      “看不出,你一個瞎子的感知當真頗為靈敏。”厲曜上下打量了錢淺兩眼,丟出這樣一句評語:“而且你本事當真不小,居然安全回來了。”

      錢淺頓時一噎,沉默了一秒才陪著笑臉答道:“大人,您眼下無人可使喚,我對您還有用處,這樣早早死了豈不浪費?”

      “也對!”厲曜十分不真誠的點點頭:“先回去吧,回去再說。此處不安全。”

      特么哪里都不安全!跟著你最不安全!跟著厲曜身后一路往庇護所趕的錢淺憤憤地翻了個白眼。辛辛苦苦為老板服務,到頭來老板卻覺得她的命不值錢,錢淺簡直不能更憋屈。然而沒辦法,她本來就是個為游客服務的小客服,不管進了多憋屈的位面,她的工作也得做下去,位面管理局的這份工作她還希望能安安穩穩的做下去,她還要攢積分買系統盒子去高級位面呢!

      都一樣不是嗎?在哪里工作都會遇到不順心,哪能一不開心就辭職呢,換一份工作也一樣,誰知道會不會遇到奇葩的甲方、不講理的領導或者是難合作的同事?哪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到哪還不是都得靠自己努力!錢淺一邊趕路一邊自我教育。

      “你以前就是太順了。”7788又在系統空間絮絮叨叨:“我們總是碰到你老公,因為你愛他,所以為他忙前忙后都心甘情愿,也從來不覺得憋屈。而他也算是個省心的游客,大多數時候都還算配合。所以一直以來你的工作都挺順利,猛然到了這種環境才會不適應。但其實咱們啥樣奇葩位面都有,啥樣的奇葩客人都有,以后環境更糟糕的位面也許都能碰到,你得努力適應,只能在條件不錯的位面工作,你算不上合格的好員工。”

      “理智上我知道你說的有道理。”錢淺沖著7788磨牙:“但感情上我非常想把你拽出來暴揍一頓發泄一下!我決定了,預約個員工心理疏導,你幫我排個隊,最好從這個位面出去就能治療。跟這群心理扭曲的變態在一起時間長了,我怕我也變態了。”

      “沒問題!”7788立刻縮成一團,一副乖巧的模樣:“我現在就去給你預約排隊。”

      一直到了差不多三更天,錢淺和厲曜才回到庇護所。厲曜沒有讓她休息,反而直接抓著她進行工作匯報,一整天跑路再加上精神緊張錢淺已經很累了,但是沒辦法,她還是得強打精神為精力充沛的老板服務。

      “我得到的消息就這些。”錢淺一五一十地將穆玖其告訴她的一切都轉達給厲曜:“穆玖其最后讓我給您帶句話,說他穆玖其是友非敵,有機會多多合作。”

      “呵……有趣。”厲曜笑了。他坐在原地沉默了很久都沒說話,最后才抬起頭問了錢淺一句:“你怎么看?”

      錢淺知道這個問題她必須要小心回答,這關系到她在厲曜眼里的存在價值。沒價值的人不需要活著,錢淺沒辦法挑戰厲曜這么頑固的觀念,只能盡量保持自己的價值,以防玩丟自己的小命。

      她偏頭想了想,之后才謹慎的說了一句:“他說的話也許不假,但此人并不可信。”

      聽了錢淺的回答,厲曜半天沒說話,就這樣在不算明亮的油燈下仔細盯著她的臉看,7788不擅長看人臉色判斷情緒,因此錢淺干著急也沒辦法,只能擺出一副乖巧的模樣安安靜靜等宣判。

      “話也許不假,人不可信。”厲曜突然輕笑一聲:“你倒聰明,什么話都讓你說齊了。”

      “大人,我們那日從玄堂順利脫身的確詭異。”錢淺一臉認真的答道:“而且含雪小姐也脫身了,這一定是有人暗中幫忙。右護法精心布了局,沒道理就這樣空手而歸,我們和含雪小姐都走脫了,反倒像是特意給您送藥似的。”

      “那你為何又覺得穆玖其不可信?”厲曜不置可否的模樣,語氣平淡的繼續問道。

      “因為我認為,我們去玄堂取藥那一局,主要目的本來就不是大人您。”錢淺搖搖頭:“就算白虎堂的人及時趕到又如何?他們攔不住您。您重傷無法與他們對戰,但城里地形復雜,您想要走脫還是容易的。但穆玖其來找我,我總覺得不單單是想要個順水人情這么簡單。”

      “你是懷疑他背后的人是厲含雪?”厲曜眉頭微挑,臉色卻無太大變化。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錢淺略一猶豫,又搖了搖頭:“但我不能確定。”

      “他背后的人不是厲含雪。”厲曜的語氣很確定,他從懷里掏出一封信沖錢淺一揚,但緊接著又笑了:“我倒忘了,你看不見。”

      媽蛋!一天不諷刺兩句不舒服嘛!錢淺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表情,力求顯得乖巧無比。

      “我今天恰巧碰到有趣的事。夜影樓在追殺幾個白虎堂的鷂子,我從白虎堂的鷂子手里得到一封信。”厲曜又展開了那封信,攤在自己面前:“之前這信里的消息我還有所懷疑,但你得到的消息,倒坐實了信里的內容。穆玖其背后的人不是厲含雪,他是夜影樓的人。”

      “這……”錢淺臉上露出幾分驚詫:“大人,您確定嗎?”

      “這封信是穆玖其寫給夜影樓宗主夜柒的,穆玖其自稱屬下。”厲曜瞟了一眼桌上的信,到沒打算瞞錢淺:“內容是關于天圣宮宮主令和天圣令的情報。”

      “但也有可能是偽造的。”錢淺眉頭緊鎖:“信件偽造太容易了。這么重要的情報,怎么可能被白虎堂輕易得到。”

      “的確。”厲曜抬起眼仔細上下打量了錢淺一番,問了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所以你說說看,你今日那副打扮進了鎮子,穆玖其是如何認出你的?”

      “他……”錢淺一愣,完全沒想到厲曜會問起這個,但她還是老實的答了:“他說他認人從不看臉,僅憑身形動作就可辨認,只要是見過的人,就算是胖了瘦了身形有變,他還是能認出。”...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